99uu优优 > 小无赖的超能人生 > 第57章 孤狼的恩仇
一个山洞,一个被荒草掩盖很难寻觅到的山洞,比以前郑玉成睡觉的那个熊洞要大太多了,山洞门口的杂草是带有药性的,应该是白狼王用来隔绝他们的气味特意寻来的。
  
  一个风干了还带着毛的雪鼠被扔在郑玉成的面前,这是白狼王目前能拿得出最好的礼物了。
  
  郑玉成苦笑了一下,看来刚才没有吃那些狼肉是对的,不然白狼王也没有必要给自己一个死老鼠了。
  
  少年在洞外用雪洗了脸,郑玉成才注意到这个少年的样貌,他是标准的高原人的相貌,眼睛不大鼻梁却坚挺,瘦弱脸颊被风霜皴得粗糙且黝黑,配上尖尖的下巴勉强算有个人样子。
  
  简单给白獒包扎了一下,却没有去碰白狼王,因为连少年都看得出来,它应该不行了。
  
  为了吊住最后一口气,郑玉成把肾上腺素都用在了它的身上,虽然那是给人用的,不过没关系,反正它也活不成了。
  
  少年哭得很恶心,是一种狼叫,紧接着连白獒也跟着学起狼嗥来了。
  
  郑玉成不知道这是不是狼族的礼仪,但他真的不会叫唤,所以还是保持沉默的好,不然叫错了人家还以为他幸灾乐祸呢!
  
  似乎肾上腺素并没起什么作用,白狼王身子依旧倒了下去,只是它还不甘心就这么死去,强撑着最后一口气,用脑袋把少年朝着郑玉成这边拱。
  
  郑玉成没想到这匹白狼如此通灵,竟然养大了人类的孩子,不忍让它死不瞑目,便把少年拉扯了过来,紧紧揽着少年的肩膀。
  
  虽然自己也才十四岁多一点,但肩膀比少年壮实太多,郑玉成把少年揽在怀里才知道,他已经瘦弱的不成人样子了。
  
  不用说,白獒也是在靠着一身毛在撑面子,估计也是个皮包骨头的可怜货。
  
  不敢想象白獒平日里被白狼王欺负成什么样子,一个饥饿的獒犬饿红了眼是连主人都吃的,郑玉成不相信这个白獒就能是个例外,除非它被白狼王特殊对待过。
  
  白狼王见郑玉成把少年揽在怀里,还摸着少年的脑袋,她便仰起脑袋,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嗥了很久。
  
  终于,白狼王的脑袋朝着后方重重的倒了下去。
  
  郑玉成在洞外找了一处地方,烧了很大的一堆火,火光冲天,他并不害怕有饥饿的野兽靠近这里,如果那一堆狼尸还不够那些野兽饱餐一顿的话。
  
  地表的冻土坚硬异常,就算此时开个挖掘机来都不可能挖得动,甚至挖机的炮头都能给炮断掉,只有让大火不断的烧,才能撼动这坚硬的地表。
  
  少年不明白,但也不去阻止郑玉成做的任何事情,此时的郑玉成在他眼里已经是神一般的存在了,这个和自己一样可以直立行走的家伙,居然一个人干掉了二十多匹狼。
  
  你,我,他,白獒,狼,郑玉成教着少年一个一个的单词,希望自己在休整的这两日时间里,能让他多学一点儿东西,好尽可能的在这雪原活下去。
  
  郑玉成没有办法带着他离开这,自己都不一定能逃过集团的魔爪,怎么能再连累这个家伙。
  
  把少年留在他熟悉的这个环境或许他还能活下来,如果让他这个毫无经验连枪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家伙跟自己去冒险,还不如直接把他掐死得了。
  
  少年学的很快,只是眼睛始终不离郑玉成的疯狗刀,还有上面电刻的‘鬼刀’二字。
  
  “这鬼刀是我的绰号,这把刀其实叫疯狗。”郑玉成一边比划着一边解释给少年听。
  
  “不行,你得有个名字,不然咱们交流太麻烦了,你也是个没妈的可怜孩子,连狼妈都死了,哎~!以后你就叫孤狼吧!”
  
  郑玉成指着自己说道:“我~鬼刀,”又指着少年:“你~孤狼,你的名字,孤狼……”
  
  “孤狼?我,孤狼。”少年指着自己,似乎很不可思议。
  
  “对,你,孤狼。”
  
  少年大喜,趴在已经死去多时的白狼王的耳边喊道:“呜~~我,孤狼,孤狼……”他在告诉狼妈,他有名字了。
  
  看着少年喜悦的模样,郑玉成却是一脸的泪水,少年可能还在欺骗自己他狼妈还活着,只是这样一来,自己都不忍心埋它了。
  
  白獒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只要稍微一动他就会惨呼几声,身上的伤口已经凝固成了血痂,只要不再继续作死,应该就不会死了。
  
  野兽在分食狼群尸体的时候产生了分歧,又厮杀了起来,郑玉成在它们战斗过后,用枪逼散了它们。
  
  从失败的野兽里捡了两只猞猁回来,放在大火里给烤了,一只给孤狼和白獒补身子,一只自己得带在路上当干粮。
  
  孤狼刚刚还又哭了一阵子,这才一转脸的工夫,吃相就如此难看,也不怪,估计他们是饿了有段时间了,那只死老鼠估计是不够分吃的,所以谁都没吃。
  
  郑玉成一把夺过猞猁腿,对着孤狼的脑门子拍了一巴掌,“饿这么狠不能这么吃,会死人的。”
  
  孤狼看着白獒趴在地上享受着烤肉的滋味,他就有些不理解了。
  
  不敢不给白獒吃,万一自己头脚走,后脚白獒就把孤狼给吃了可不好,白獒很冤枉,不过它即便是能听明白郑玉成的意思,也甘心再被冤枉几次,只要还有这种烤肉吃的话。
  
  郑玉成把班克留给他的铁壶里塞些肉丝,放在火上烤了一阵,闻着壶里有肉香飘出来,这算是简易的肉汤了。
  
  这么难喝的肉汤郑玉成是指定不喝的,不过后来据孤狼说,这是他喝过的最美味的一壶汤。
  
  白狼王被埋上土,孤狼用手又给扒开了,郑玉成好生解释道:“如果不埋,别的野兽就会把它吃掉,到时候骨头都剩不下。”
  
  孤狼准许郑玉成再次埋掉白狼王,他该是明白郑玉成的意思的。可是当白狼王的脑袋被土掩盖掉之后,孤狼又给扒拉了出来,抱着狼头哭得死去活来的。
  
  郑玉成只好把孤狼绑在旁边的树上,再把白狼王给埋了。
  
  松开孤狼,郑玉成把手里刻着‘鬼刀’字样的疯狗刀给了他,“我得走了,这匕首你留着保命吧!”
  
  这两日孤狼的眼睛很少离开那把刀,郑玉成知道他喜欢,也是鼓了两天才忍痛割爱的给了他,不给不行,自己良心过不去,不想看着前脚刚走,后脚他就被野兽给吃了。
  
  “孤狼,你以后来华夏找我,如果我还没死,华夏还有我这个人,我就带着你一起过日子,还有白獒。”
  
  郑玉成摸着白獒的脑袋,只是相处两日,他就由衷的喜欢上了白獒,谁让这狗东西那么有灵性。
  
  孤狼怔怔的望着郑玉成的背影,看着他一步步的走远,顿觉自己莫名的孤单起来,这种情绪他以前从未有过。
  
  看着郑玉成的背影,他有种说不出的情愫,像是兄弟,又像是父子。这两日的种种开始在孤狼的脑海中回荡,自己学会了说很多话,学会了生火,吃熟食,甚至还有了自己的名字。
  
  那个人就那样走了?他一个人能打死一群狼,有吃不完的食物,他为什么不留下来,难道有吃不完的食物还不够他留下来的理由吗?他又要去哪里,去干什么呢?
  
  孤狼蹲下来问白獒道:“他……走哪?”
  
  白獒扯着嗓子吼了几声,它也不想那个人离开,因为烤肉实在太好吃,而那个人说话也很好听,不是狼嗥也不是狗吠。
  
  郑玉成只吃了一半的猞猁腿就给扔了,他用突击步枪射杀了那么多狼,那些野兽不可能把子弹都给吃到肚子里去,再加上扔掉的烤肉,即便烤肉也被野兽捡食了去,还有他丢掉的其它东西呢!
  
  只要还有人走到自己走过的踪迹上,只要那个人是当过兵的,就一定能发现并跟着自己留下的痕迹找到基地,除非那些人是白痴。
  
  暴露将军的基地也不一定会引来其它势力的打击,所以郑玉成才让班克先行一步做两手打算,是将军不仁义在先,他这么做也是为了保命,为了能回到华夏去过自己正常的小日子。
  
  其实他甚至还想过要鼓动狐组的人一起叛变,后来想想还是算了,雪狐那家伙的脑袋被立白洗衣粉洗得一片空白,除了誓死效忠集团,郑玉成似乎没看到有其它的意思。
  
  郑玉成不知道,他留下的踪迹固然多,但是那只吃剩了一半的猞猁腿被孤狼捡起来吃了,连骨头都赏给白獒了。
  
  其它丢掉的一些零星的东西,孤狼也没有放过,论追踪,孤狼跟白狼王学着嗅了那么久的鼻子还是很灵的,想追踪他的踪迹,很有自己的一番手段,就算孤狼感冒了鼻子不灵了,不还有白獒的嘛!
  
  郑玉成发现了一个废旧的木头房子,房子里有两具尸体,一男一女,看着装该是一对猎人夫妇。尸体的相貌依旧栩栩如生,是因为在这种特殊环境下,猎人夫妇早已被风干成了腊人。
  
  郑玉成原本就猜想这猎人夫妇是不是孤狼的父母,再看到尸体周围有很多狼粪,他便明白了,应该是白狼王经常来照看他们的尸体,用狼粪当作信息告诉其它的小兽,这两具尸体是有主的。
  
  很戏剧的是,白狼王就是杀死孤狼父母的仇人。这一点郑玉成是从尸体上的伤口判断出来的,尸体的脖子上还都有被狼牙咬过的印子,白狼王就有那个习惯,只有咬断脖子才确定对方死亡。
  
  有狼粪在尸体周围,一般的小食肉动物也不敢靠近有雪原狼气息的地方,再饿也不会把自己往狼嘴里面送的。
  
  在房间里的炕上,郑玉成还找到了用貂皮缝制的婴孩的衣服,这就再没有疑虑了,这是孤狼曾经的家。
  
  尸体已经成了腊人,郑玉成便没有把他们入土为安的意思,埋了反而会腐烂。再者时间也有些紧,他只能把门关上,用几根布条子给系成了死结,没有了白狼王的看护,希望他们还能继续安详的躺在这里。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