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神君追妻录 > 第97章、扑天是个女子吧
    临行在即,两人一起拜访了杨简在武州的故交好友。
  
      这一天,达姬和她的夫君杨简一起,或并肩而立,或站在他的身后,或坐在他身旁。
  
      夫唱妇随,夫贵妻荣,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矜贵和尊荣。
  
      原来,一个女人最大的依仗不是美貌,不是家世,不是才华,也不是生儿子,而是夫君的深情不移。
  
      回家后,杨简去查看晚上的辞行宴准备的如何,达姬回观江院歇息。
  
      刚进院门,朱妈妈上前说:“夫人,两位侧夫人从午饭后就在这里等你和将军。”
  
      达姬心想,这大概就叫自作自受吧,人是自己纳进门的,还是自己安抚吧。
  
      看着两位如花似玉的小美人,达姬心想,说离她们近一点就犯恶心的,她家二郎是独一份吧。
  
      “两位妹妹辛苦了,我和将军去向一些故交好友和州府官员辞行去了。”
  
      甄宓和息妫忽然离座跪下,泪汪汪地说:
  
      “将军不但警告我们要安分守己,还说不许我们跟着回京,他,他好嫌弃我们。”
  
      想到杨简说他视别的女人如粪土,达姬忍住笑,心中有了主意。
  
      “两位夫人都是绝色美人,我见犹怜,将军怎么会嫌弃呢?
  
      只是他这个人特别守规矩,坚持成亲满一年方能纳妾。
  
      说人虽然纳进门,但必须等一年后才能圆房,你们不必在意。
  
      如果你们想早点与将军圆房,我倒有个主意。
  
      明天你们不必跟着回京了,还是留在这里吧,我走后,你们就是大帅府的主子。
  
      也是武州城最尊贵的女人,以后不知有多风光,你们的亲人也都在这里,可免去思乡之苦。
  
      等开春后,将军就要返回武州,我肯定不会跟来,以后只有你们陪在身边,如何?
  
      如果你们回了京,将军如果不肯再带你们过来,从此大半年不得相见,说不定他在武州就另有新欢了!”
  
      甄宓和息妫相视一眼,连连点头:“夫人说的对,我们俩就留在武州吧。
  
      夫人放心,我们俩一定看好将军,不让她被狐媚子勾引了去!”
  
      达姬忍住笑:“两位妹妹有心了,我会交待杨管家,以后你们的份例翻倍。
  
      今天晚上府里设辞行宴,你们一起参加吧。”
  
      两人大喜过望,高高兴兴地下去梳妆打扮了。
  
      达姬已经打算好了,她和杨简赴死之后,她们俩未曾和杨简圆房,亲人什么的也都在武州。
  
      留在这里或许还有一条出路,留在京城只能终身守节了。
  
      “你又做什么妖?”
  
      杨简大步踏了进来,想是在院子里碰上了那两个吧。
  
      达姬眼睛亮闪闪的:“将军说视她们如粪土,你说我们大老远的带着粪土进京干嘛呀?
  
      我只好说服她们不要一起回京,可是费了半天的口舌呢。
  
      为了安抚她们,还请她们参加今晚的辞行宴,到时你可不要板着脸吓坏了美人。”
  
      杨简板起脸:“嗯,夫人有心了,老让她们在武州也不好,总要回去见见府上的人。
  
      这次不带她们了,等明天开春我从京城过来时,夫人与我同行,就让她们回京替我们在母亲面前尽孝吧。”
  
      达姬心中柔情涌动,面上却仍是嘻嘻哈哈的:“只要将军舍得,怎么都行。
  
      晚上的辞行宴我已经答应人家,你可不要让我食言,也不要板着脸吓坏了美人。”
  
      将军和她,还有甄宓、息妫,还有与他们息息相关的人,命运已经注定,就一切顺其自然吧。
  
      杨简一语不发地盯着她看,也不知是不是想看出什么端倪。
  
      达姬很自然地岔开话题:“有件事我早就怀疑了,扑天是个女子吧?”
  
      她不但是个女子,还是深深爱慕你的女子,甚至已经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这一点你肯定早就感觉到了。
  
      她心里也隐隐妒忌,他们有过美好的童年和少年时光,有一起同甘共苦出生入死多年的情份,她是比不上的。
  
      这冷面玉郎君,也是该死的招桃花的命!
  
      杨简一愣,点点头:“你居然这么快就看出来了?”
  
      终于承认了,我不问你还打算一辈子装糊涂!
  
      达姬冷哼一声:“且不说她做的那些事和生的那付模样,看你的眼神根本就是女人看情郎的眼神!
  
      你身边的人是有多眼瞎才看不出来!”
  
      杨简哈哈大笑:“原来是吃醋了,我就说呢!
  
      我还以为你只会一昧装贤惠,这样子才对嘛!
  
      我把扑天救回来以后,师父给她治伤,我们才知道她是个女子。
  
      扑天那时才六岁,她说娘亲就是被人欺负的受不了跳河自尽的。
  
      她如果不是扮作小男孩讨饭,也早被卖到妓院去了。
  
      所以她一辈子都不想恢复女儿打扮,还要学的一身高强的武艺。
  
      我和师父就答应了,这么多年,我已经习惯了她这付样子,也几乎忘记她是个女子。
  
      孝天那个大马虎,和扑天在一起超过十年了,小时候还睡在一张床上,一起下河游泳,他愣是没看出来。
  
      扑天做过的事我都知道了,也郑重警告过她,如若再犯,自此逐出护**,逐出杨家,从此生死两讫。
  
      我还让孝天以后盯紧她,你就放心吧。”
  
      达姬想到刚才扑天妒恨难耐的眼神,心想,如果扑天就此收敛才怪呢。
  
      李靖和那个黄国师能那么快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说不定也是她搞的鬼。
  
      可是她对将军的忠心却不容置疑,真的逐走她,将军心里也会难受的。
  
      只剩这么几个月,还是给将军多留一个忠心的人吧。
  
      孝天也能多个助力,说起来她也是不幸之人,还是不要赶尽杀绝了。
  
      “我相信扑天只是一时犯糊涂,她最终会明白的,过去的事就不要计较了。”
  
      第二天,两人被帅府诸人簇拥着出了门,门口却被围的水泄不通。
  
      几乎全城的人都赶来送行了,坚持要把他们送到城外。
  
      他们本来准备在帅府门口乘车,无奈一直骑马到城外才告别众人登上车。
  
      “天寒地冻,将军和夫人路上千万小心!”
  
      “将军!回去替我们问候老夫人,祝她老人家长命百岁!”
  
      “过完年后,将军一定要及时回西北,如果舍不得夫人就带上!”
  
      “哈哈哈,夫人来年一定会生个大胖小子,不,生两个!”
  
      ……
  
      达姬和杨简并肩而立,享受着万民景仰的感觉,心中无比激荡又愧疚满心。
  
      她拭去眼泪,对不起,你们的将军回不来了。
  
      希望你们饶恕我的罪过,希望有人接替他守护你们的安宁。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