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野蛮小农女 > 三十四,小雨随师傅走了
    苏老爷子玩性大发,不仅推了几把,还跑开几步,用身子狠狠撞去,那个气泡依然稳如泰山,没有丝毫的变化,苏老爷子被一股大力弹了回来,不是相云天及时扶住,老爷子非摔倒不可。
  
      等身形站稳,苏老爷子见身边一个美妇头上带着凤钗,顾不得礼仪,上前拔下美妇凤钗就朝气泡扎去,气泡如金刚般坚固,连一个痕迹都未留下。
  
      被突然拔下凤钗的美妇,捂着乱了的发髻大惊失色,吱哩哇啦的叫着,气氛更加的闹腾。
  
      苏老爷子恍然大悟道:“这气泡原来是用来隔绝声音的,真是宝物啊。”
  
      众人看着这闻所未闻,匪夷所思的一幕,每个人都浮想联翩,目不转睛的盯着气泡,就怕自己一个眨眼会拉下点什么。
  
      气泡内老和尚看着燕曼舒道:“你是无根之水,又似牢笼中的浮萍。”
  
      燕曼舒疑惑的问道:“大师,此话怎解?”
  
      老和尚道:“解铃还须系铃人,千锤百炼方可生根,历经磨练可破牢笼。”
  
      燕曼舒听的云里雾里,待要再问,老和尚开口道:“你不必纠结于此,种因结果,你与小雨有缘,我也送你份机缘,助你化蛹为蝶,破茧而出。”
  
      燕曼舒心中大喜,只见老和尚拿出一个精致的白色玉瓶,说:“这是送给你师傅的了结丸。”
  
      燕曼舒不解的问道:“大师,这明明是给我师傅的,哪里是我的机缘?”
  
      老和尚笑道:“小丫头,这份机缘与外面看着的人有关,日后你就明白了。”
  
      与看着的人有关?那还是我的机缘?燕曼舒虽是满腹狐疑,但也不再多问,施礼道:“我带师傅谢过大师。”
  
      老和尚又道:“小丫头,你师傅开了小雨的灵智,让老衲终于等得到徒儿,临走送你师傅一言: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见面不相识。”
  
      燕曼舒点头答是。
  
      小雨拿出两本书,交给燕曼舒道:“姐姐,这两本书,一本是爷爷给我的,我以后用不上了,一本是夏家的医术秘籍,我默写下来给你,你记得要好好学哦,姐姐还要照顾好我娘。”
  
      燕曼舒强忍住泪水,含笑点头答应,接了两本书,刚放进口袋,就见白色气泡瞬间开了一条缝隙,六两已到老和尚手中,燕曼舒惊奇的看着这一幕,老和尚笑着说:“你这小猫,到是可爱的紧,今日帮小雨救了众多性命,老衲也送你一份机缘。”说完,手指在六两的小脑袋上一点,六两瞬间就睡着了。一会打起了鼾声。
  
      燕曼舒大惊,急忙问道:“大师,六两没事吧?”
  
      老和尚笑道:“无妨,两日后即醒。”
  
      燕曼舒接过六两,抱在怀中,小雨摸摸六两的头,说道:“姐姐,我和师傅去了,你保重。”说完,白色气泡没了影踪,再看二人也已无影无踪。
  
      燕曼舒慌忙问道:“何时才能相见?”
  
      远处飘来声音:“有缘自会相见!”
  
      众人惊讶的看着这一幕,王百万率先跪倒在地,扣头道:“老夫叩谢小神医,叩送大师。”
  
      众人呼啦啦跪倒了一片。
  
      三丫柱子李浩志分别站在燕曼舒两侧,早已泪流满面,泣不成声,蓝鹰也过来凑热闹,站在燕曼舒前面,呱呱的说着什么。
  
      苏老爷子,相云天站在门口仰望着漆黑的夜空,惊得不知所措,苏老爷子喃喃自语道:“今日运气这么好,还真遇到了活神仙?”
  
      相云天也是半信半疑的琢磨着,难道世间真有神仙存在?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啊。
  
      众人趴在地上,久久没有站起来,各个心潮澎湃,内心起伏着,被活神仙震得七荤八素的。
  
      知府暗道:那老神仙送给小丫头的瓷瓶是何宝物?小神医送给小丫头的难道就是夏家医术秘籍?
  
      在众人心潮起伏间,苏老爷子见事已了解,便没有兴趣继续待下去,对燕曼舒道:“孙儿,咱们走吧。”
  
      王老太太忙上前挽留。
  
      燕曼舒施礼婉言谢绝。
  
      王百万忙让下人备车相送,燕曼舒等人离开后,众人再寻四皇子,发现他早已不见。
  
      在回家的路上,一日连坐了两次马车的三丫,兴奋不已,在车内跳来跳去,东摸摸西摸摸的,高兴的对燕曼舒说道:“二姐,咱家也置办一辆马车吧,里面也这样装饰起来,多漂亮呀。”
  
      燕曼舒笑道:“好,等过几日,咱家就买一辆马车,让你坐个够。”
  
      三丫一听,高兴的对柱子和李浩志说:“咱家要有马车了,你们高兴不?”
  
      李浩志自信满满的说:“咱家以后啥都会有,马车算什么。”
  
      几个孩子一路有说有笑热闹着,一会到了村口,马车却停了下来,燕曼舒掀开窗帘往外一看,见相云天站在前面,便跳下了马车。
  
      相云天笑着说:“想去你家住几日,可否?”
  
      燕曼舒爽快的说道:“当然可以。”
  
      心道:还是奶奶有眼光,知道我喜欢往家里领人,做了好多的新被褥,这下可用的上了。
  
      没多久一行人进了钟家大院,燕曼舒让柱子安排爷爷等人去后院休息,她走到放老头的门前,还没等敲门,门就打开了,放老头笑着说:“那老和尚的东西,拿来吧。”
  
      燕曼舒心道:这些老神仙们,啥事也逃不过他们的法眼。
  
      放老头接过玉瓶,看了看又递给了燕曼舒说道:“这个宝物对你更适和,拿去用吧。”
  
      燕曼舒先是惊喜,后又问道:“里面的了结丸您不用吗?”
  
      放老头笑道:“为师已经用过了。”
  
      燕曼舒睁大了双眼诧异的望着师傅,放老头接着道:“那老和尚与我有些渊源,他是在告诉为师,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为师着相了,真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啊。”
  
      燕曼舒还是不解,放老头又说道:“你年纪尚小,等历练一段时日,自会明白。这个玉瓶是空的,你拿去装些山上的灵泉水,平日里都用此水,对你练功大有好处。”
  
      燕曼舒又问道:“师傅,为什么大师说我是无根之水,牢笼中的浮萍呢?水怎么会有根呢?”
  
      放老头一听便道:“天道使然,水当然有根,这一切都要靠你自己去悟。那老和尚也说了,让你千锤百炼方可生根,历经磨难可破牢笼。”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