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无相妖君 > 第十四章 小院子

  星空学院的院子都有着讲究一般都是依山傍水,修建再灵气充沛之处,财侣法地其中的地说的就是修士洞府,而现在媚言他们的院子就是就相当于这个地,虽然没有洞府可以减缓时空,夺取造化,抵御外敌这些多种神奇能力但是起码的聚集灵气加快修炼的灵阵法门还是有的。
  媚言和上官雪的院子就是建在一座小山的旁边,院子旁边还有一个小的瀑布山泉,也算是一个风水宝地,而这个院子中也有聚拢灵气的聚灵阵还有静人心脾的宁心阵还有驱除邪灵的驱邪阵等等,这些阵法使得媚言和上官雪在这个院子里修炼的速度可以提升为平常的两到三倍。
  “好累啊,今天一天都没有休息。”上官雪推开院子对着媚言说道,“今天身体都好疲惫,我得去洗个澡”媚言听后也深有同感的点点头,两人从灵泉中出来后到现在衣服都还没有干,湿答答的粘在身上不免难受的很,加上女孩子本来就比较爱干净爱美,这种感觉肯定更为突出,“幸好这个院子里面什么都有,要不然泡不了热水澡那就不好了。”上官雪也是大家族的弟子,家族底蕴深的很,在家里那肯定也是锦衣玉食,天材地宝,宝丹良药这些肯定是少不了的,更不要说是一个简单的热水澡,星空学院虽说也是模仿普通朝廷的学院制度来教修士但毕竟和普通的学院不一样,所教之人是修士,所以这规格肯定也是按修仙的规格来的。
  一到院子里两人很快就脱下了自己刚刚因为训练打湿的衣服,迅速的跑去洗澡去了,温泉花瓣不管对什么样的女性都有着很大的吸引力,对上官雪和第六媚言来说也是一样的两人很快就在泡了起来,这其中的场面就不必多说
  “恩,好舒服啊”林琅伸了伸懒腰从琴音铃的床上爬了起来,看了看琴音铃的大软床又抬头看了看天花板,在房间里转了一圈,林琅一拍手“我还没有一个院子呢?不行我现在就去找,要不然我睡在哪?”说完这句话林琅立即从房间里跑了出去,迎门还碰到了刚刚从后山回来的琴音铃,越发跑的快了不知道是怕找不到自己的院子还是怕琴音铃发现了什么,连琴音铃和林琅打招呼林琅都只是拜了拜手就跑开了。
  林琅跑到后山看见了暴渊立马跑上前去问到“那个导师我记得我们学员是有一个院子的,我的院子是哪个啊?”经过了这两天的训练林琅的身体好了何止十几倍,一路跑到后山来竟然还气息悠长,没有一丝一毫的气息不稳呼吸不畅的感觉。
  这个样子暴渊自然是看在眼里的很不自觉的点点头心里说了声不错,但是一听到林琅的问题才猛地想起来,光顾着教这家伙训练了,怎么把这个事给忘了,看着暴渊这个先是一愣紧接着恍然大悟的样子林琅怎么还不明白他是把这个事给忘了,但是林琅也不点破,就这样直愣愣的看着他,其实这个自己的院子是入学的时候就安排好的,但是林琅的入学和一般人还不太一样,所以这个事情就没有安排好,暴渊一时间还真想不起有什么院子比较适合他就随口一说:“恩,你就去哪个半山腰上的乾坤洞吧,那个蛮适合你的,”说完扔给林琅一个玉符,你靠着这个玉符就可以打开这个乾坤洞,里面的布置非常简约正好适合你,是一个非常适合修炼的好地方,林琅刚想开口说话,暴渊就说到“好了时间也不早了,你快去收拾一下,早点休息吧”说完转身就想他自己的院子走去一点也没有林琅反驳与选择的机会。
  这个乾坤洞其实是什么呢?其实他就是一个普通的山洞之前用来让犯了错误的学员来面壁思过用的,所以还下了个禁制,刚刚给林琅的玉符就是打开那个禁制的玉符。
  林琅感觉刚刚好想有点不太对,但具体哪里不对他也不知道所以也就没有多问,拿了玉符就向暴渊刚刚指的山洞走去,一边走还在一边想暴渊刚刚说的话。
  林琅一边走还在一边运转着自己的心法,其实现在心法对于还在练体期的修士来说作用不是那么的大但是一旦踏入通灵境,心法的作用就完全体现出来了所以现在林琅也在不断的熟悉自己的心法。
  此时的暴渊看到林琅真的向那个落瀑山的乾坤洞去了心里顿时放心了很多,“老柴你说这个家伙会不会知道我给他安排的那个乾坤洞其实是一个面壁思过的洞啊”,“一般的正常的人应该都看的出来那不是让他们住的院子吧。”一个高高瘦瘦颇为文静的男子答道,
  如果说暴渊是个暴躁如雷的人那么柴焰就是一个寂静如水的人,两个人正好互补,并且这个柴焰一看就给人一种睿智和运筹帷幄的感觉,和暴渊这种单纯的武将不一样,柴焰绝对是一个儒将,一个拥有着强大实力与智慧的我高手。
  “老柴你说皇朝的那些老家伙都是怎么想的啊,我怎么一点都没有弄懂他们的意思啊,连花家的小家伙都派出来了,你说他们究竟是要干什么,他们到底准备选择哪个?这我已经完全的看不懂了。”暴渊摸了摸自己的头一脸迷惑的对着柴焰说到。
  “鸡蛋永远是不会放在一个篮子里的,再说了这些事情都是扣云和不灭皇城的那般老家伙的事,我们现在只要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就行了,操心那么多干什么?再说了你怎么看的懂他们的想法,还是到操心怎么提高自己的我实力吧,万物皆虚幻,只有实力真。太平日子已经不远了,各方都已经蠢蠢欲动了,我们也要提早做好准备才是。”
  “这个你说的也对,上一次的战斗我还历历在目,我可不想埋骨他乡成为炮灰。放心吧,就算天变了,我们肯定也会站稳脚跟的,说着拍了拍柴焰的肩膀,就转身修炼去了。”
  柴焰原地想了想也转身走了,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倒是林琅不知道当他看见乾坤洞里面的场景时会是一个什么样的表情。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