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绝世才女,皇子强势霸占 > 第一章 我这种高手也能...
第一章
  
  午后雾霾散去露出A市这座历史悠久如今挤身世界名都的华丽都城,高楼大厦车水马龙,阳光折射玻璃偶尔的一闪光能晃的人眼晕。
  有钱也难买到的别墅区里一辆全黑的迈巴赫滑进车道驶进一栋占地不小的豪华别墅,保安队长强哥迎上去打开车门,管家刘叔凑了上来。
  出差三天的王勐长腿跨出车门,一张本就棱角分明的脸形因唇角微抿越发显的气势不凡,再加上185以上的身高更是让人望而生畏。“人呢?”
  腿长远远不够的刘叔只得小快步跟着回道:“两位小少爷还在学校,杨总在房间里休息。说是晚上有个慈善晚会。”
  “什么慈善晚会?”
  “据吴秘说是‘星光慈善晚会’。”
  王勐抿抿唇,脱下剪裁合身的定制西装外套露出里面同色三点式修身马夹。原本就壮硕的男人被收腰的马夹一衬越发显的肩宽腰窄。
  就这身材分分种霸屏男□□站妥妥的!
  新来的保镖情不自禁的星星眼,暗自吞口水想有这样的BOSS就算待遇不怎么样养养眼也成呀!毕竟男色难寻,顶级的男色又自带实力光环的就更难寻了!
  可下一刻他眼中吊炸天的BOSS端着一张强者脸三步并作两步跨上楼梯什么的反差让他恨不得自插双目!
  190的保镖队长强哥一脸我懂的神情拍拍他肩道:“放心,你很快就会习惯的。”BOSS时不时会崩坏什么的,久了也就习惯了。
  新来的保镖维持着龟裂的脸木愣问:“我现在毁约还来得及不?”
  强哥一脸沉痛的看着他:“小伙子看着挺壮的怎么就受不得一点打击呢?要知道身为职业保镖的职业操守第一条就是‘BOSS虐我千万遍我待BOSS如初恋’,既然进了这门就要抱着生是BOSS的人死是BOSS的鬼这种想法知不知道?!”
  旁边刘叔惨不忍睹的轻咳声。
  强哥秒变危险脸:“签了约还想毁?你当我强哥属猴子的?!”
  新来的保镖懵了:“这跟猴子有什么关系?”
  “想逗就逗?”
  被这神回复泼了一脸血的新来保镖搓了把脸,认错道:“强哥我错了。”并且拍胸脯保证道:“强哥放心,我会认真负责的旅行‘BOSS虐我千万遍我待BOSS如初恋’这条职业操守的!生是BOSS的人死是BOSS的鬼!绝不坠我们职业保镖的名声!”
  “约稀~你的棒棒哒!”强哥竖拇指,露出个自认萌萌哒的迷之表情。
  刘叔惨不忍睹的捂脸。190的汉子放着好好的刚强路线不走偏要走什么奇葩萌萌哒路线,这个世界已经无药可救了,他还是带着两位小少爷回火星吧。
  强哥卖完萌沉着新来的保镖挺上道,欣慰的拍拍他肩道:“小伙子不错,好好干!强哥罩你!”
  新来保镖一脸激萌:“谢谢强哥!”
  “不用谢!做为好兄弟好老大,来,我告诉你一些小窍门。一、偶尔窥视一下BOSS没关系,意、淫下也没人会读心术;二、面对杨总的时候要目不斜视眼神绝不能飘,面对杨总的问话能用简单的肢体语言回答就绝不多说一个字,能用一个字绝不用两个字,能用两个字绝不用三个字,懂?”
  “..好像懂了。”
  “儒子可教也!”
  已经什么都不想说的刘叔:“.......”
  自己的保安队长把新来本不是很直的保镖彻底教歪什么的王勐当然不会再意,因为在他的眼里除了他的宝贝其他什么人的都是浮云,特别是分开三天的宝贝又毫无反抗意识熟睡在床上的时候。
  是以杨辰自睡梦中醒来时,衬衫下摆已经从西装裤里抽了出来,一双大手钻进衣里开始搅风搅雨。晚上睡的不是很好的杨辰一脚踩上王勐那张男人味十足的帅脸,忍无可忍道:“你这壳子里就不能装点别的?”
  王勐握住脸上脚腕顺势脱了袜子,含住脚趾冲其挑眉:“不是装了宝贝你吗?”
  脚趾被含在男人嘴里,脚趾跟脚趾间的敏感处被灵巧的舌头□□顶戳,立时杨辰的腰都软了,觉着呼吸都软了两分。
  把这些变化瞧在眼里的王勐特有成就感,立时越发卖弄技巧直把人勾的欲罢不能。
  自十五岁就被男人□□,连自渎都有男人帮其代劳的杨辰面对□□永远适应不能,更不能像男人这样面不改色的调情、逗弄、勾引,但往往只要他来个不经意间抬脚都能把男人勾的目光发直。就像这样。
  另一只还穿着袜子的脚在男人腰间蹭了蹭,王勐眼神立时变了,一手抓着腰间的脚嘴里啃了口脚趾吐出来道:“宝贝可不能犯规。”
  “不是说我就是规矩?”
  “床上不行。”王勐伏下身示意杨辰给自己解扣子一边道:“宝贝一到床上不是‘不要了’‘够了’就是‘不行了’‘累了’,要按你的办那你男人非得憋死不可!”说着嫌杨辰解扣子太慢扯着衣角就是一把撕,崩的扣子到处都是。
  本就恼怒的杨辰气的打他:“你个败家老流氓!扣子就不能好好解非得用撕的?!”
  “不就是件衣服么,你男人我撕的起。”撕了自己的不说还压着杨辰把他的给撕了,气的杨辰冲他又打又踢可惜比力气两人根本不是对方,肺活量更是不能比,一个舌吻下来杨辰只剩喘气的份了。
  王勐舔舔舌开始解裤子。裤子系了皮带撕不开,手忙脚乱找不对方法还只会越扯越紧,气的男人恨恨道:“还是初中时的校服好!衣摆宽大一伸手能摸个遍,裤子是松筋的,一扯能退到腿弯。不能再赞!”
  扬辰恼羞成怒:“王勐你个老流氓...”
  把裤子跟内裤一把扒下丢出老远的王勐舔舔舌,露出抹恶劣笑意:“流氓自家宝贝那是天经地义的事。”
  已经赤条条的杨辰以手遮眼:“.....滚!”
  这时候能滚的不是男人!王勐是男人中的男人,所以不滚直接把人往身上一罩,开啃!
  啃完都一个小时之后了。王勐起身先到洗浴间放好热水滴两滴精油,转身把手脚发软的杨辰抱进水里让其靠着自已,给清理后又给揉腰:“李神医的方子真心不错,宝贝的体质敏感的连润滑措施都不用了。”
  杨辰瞪他。
  王勐一脸无辜:“是挺好的呀,宝贝是不知道,第一次时用的那支润滑膏用了我整一个月的工资!我怕国内的不健康又怕伤着宝贝所以就找国外的,结果国外的这种东西那叫一个眼花缭乱,挑的我眼都花了最后就挑了支最贵的。好在花的值,宝贝那天没出血也没伤着,还爽了好几次....可惜用了那么一次就不见了。”
  杨辰起身围上浴巾,跨出豪华浴缸后反首一脚把王勐踩进水里。
  措不及防的王勐呛了两口洗澡水,爬起来抹把脸:“宝贝恼羞成怒了?”
  忍无可忍的杨辰再次把人踹进水里,咬牙切齿:“你个蠢货!”第一次就给他用催情的润滑膏,人是没伤到但他在床上躺了整整两天!见人扑腾着又呛了口水这才解气的杨辰转身去到更衣室。
  王勐跟进来,手抱胸靠着门瞧杨辰换上西裤衬衫。常人都说脱衣比穿衣好看,但他觉着他的宝贝穿衣跟脱衣一样好看!脱了他分分种化身为狼,穿上让他想扒了分分种化身为狼,结果是一样但过程挺带感的!
  杨辰扣上衬衫袖扣,见王勐要给他挑腕表,拒了道:“不戴表吧,慈善晚会原本就是讲慈善的,到时我一腕表比好几栋学校都要贵,新闻媒体又能挖好几天了。”
  王勐拧眉把挑好的那块手工石英表放回去,转尔把整个表柜抽出来挑了块几万的旧表,一脸嫌弃的调好时间往扬辰手上一边戴一边道:“要不戴明儿新闻媒体又说你做作了,众口难调,没道理我们出了钱还要受委屈。你男人我拼命赚钱可不是让你受委屈而是让你出风头的。”所谓的旧表就是古董表,十多年前的几万到现在已经是有价无市只能放到陈列展示的那种。
  扬辰哭笑不得:“按理这种出风头的机会该是你这董事长的。”
  扣好表带又把袖子给撸顺,恨道:“免了,瞧那些男男女女一个劲往你身边挤又不能揍人什么的能憋坏我了,不若眼不见为尽。横竖家庭作业我刚才都收缴了,量你一时半伙也生不出新的来。”
  说没两句就崩坏的王勐让杨辰嘴角抽搐的把浴巾拍他脸上。
  王勐顶着浴巾也不揭,就这么冲杨辰挥手:“宝贝慢走,晚会完了我去接你。”
  杨辰理都懒得理他,啪一声关了门。
  傍晚六点两位小少爷放学回来,七点准时开饭,爷们仨各自占据一方就着直播的‘星光慈善之夜’用饭。众星云集咖位满满,活妥妥把个慈善晚会弄成了明星秀。
  杨勐辰嫌弃脸:“有些人的审美观真心要不得,长的歪瓜例枣的,有点爆光率就喊‘男神’,这让那些真男神该怎么活?女的也是,一张脸就跟七巧板似的折腾,用来用去还是原装配件最好这点他们不知道?”
  王辰勐点头:“就是,我有个七巧板原先的配件丢了后来刘叔给找人配了个,结果没多久就给全崩了。”
  直播红地毯中好几个女明星穿的花枝招展的,宝石项链真皮手包,高腰勒紧脚踩恨天高,杨勐辰又乐了:“这几妞真逗,好好的慈善晚会弄的跟个颁奖典礼似的,一条裙子抵一间学校还只穿一次,这是参加慈善晚会的款?啧,情商低成这样怪不得一天到晚招黑粉。”
  “为了爆光率为了给自己攒名声也是蛮拼的。”
  哥俩冲着电视嘴毒还不过瘾,纷纷掏出平板给直播刷评论。
  王勐手撑着下巴把整个红毯直播都看完了发现没扬辰立时拧眉:“怎么没宝贝?”
  杨勐辰鄙视他大爸:“是谁上次喷主办方让商界赞助人士走红毯的?”
  王辰勐叹气:“打电话把M娱总监骂成狗这事大爸你不会忘了吧?”对方好歹也是圈子内名声赫赫的人物了,结果就因为显摆主持着给商界赞助人士走了红毯这事被骂成狗,心里阴影面积估计能绕地球两圈。前车之鉴太惨,谁还敢摸他王董虎须?
  “那次是影视界的盛会,跟慈善盛会完全是两个概念好吧?再说了把你们小爸跟个女明星配一起谁给他的狗胆?不让他残都是你们小爸回头给求的情好吧?”
  杨勐辰呵呵脸:“身体力行求的情?”
  王辰勐再次叹气:“哥你还记得自己是九岁的小屁孩么?每天把隐晦的词汇含沙射影的挂在嘴边真的好?”
  “老师告诉我们要诚实。”
  被儿子点破夫夫间小情趣的王勐一点都不害臊,大方承认:“是这么求的情。你们小爸就是这样总爱玩口是心非这套,做为个疼小受的好老攻我要满足他不是?”
  王辰勐冷笑瞥眼父子俩:“要是小爸知道你们背着他这么讨论,呵呵。书房那张沙发估计大爸你要睡到天荒地老了。”
  “书房那张沙发早被我丢了。”王勐心里给自己点赞。
  王辰勐怜惜看他:“那估计只能睡地毯了。当然,做为新世纪好儿子,我会给大爸你赞助一条毛毯的。不用谢,这是儿子应该的。”
  王勐:“...我真后悔当年脑袋一抽生了你们。”
  啊呜一口咬了口牛肉的杨辰勐抬眼:“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我们再不是你随便浪费的小蝌蚪了。”
  王辰勐点头:“还有我们明明是代孕姐妹花生的。大爸的小学老师没告诉你‘不是自己的功劳不能领?’”
  王勐,卒。
  插入书签
  (本章完)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