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绝世才女,皇子强势霸占 > 第七章 我的前世 2
第七章
  
  自那天一顿午饭过后王勐越发粘杨辰了,杨辰好像也不似之前那般排斥他,有时也会说说笑笑好像朋友一般。瞧在眼里的刘晓萤挺紧张的,趁王勐不在把杨辰约到天台再次给普及了遍王勐的种种恶绩。
  不说杨辰听进去多少但两人在天□□处的事却被人传了出去,十五六岁的少男少女正是情窦初开的时候,你传我传你,三人成虎,两人正在交往的事好像真的了。没两天连班主任都惊动了,特意把两人叫到办公室好好的劝了番。
  刘晓萤被说的满脸通红,出了办公室门讷讷的跟杨辰道歉:“抱歉,都是因为我害你都被老师说了。”
  杨辰恼怒是有,但历来的教养不准许把过错归于一个出于好心的女同学身上,是以只是耐着性子劝道:“错不在你,你也是好心,老师误会解释清楚就好了。”
  原本是最简单的一句劝慰在王勐眼里却是极为刺眼,勉强按奈住怒气拉开杨辰冲刘虹萤扯出抹恶劣笑意道:“既然知道自己错了就该回避才是,偏偏还不知脸的凑上来,莫不是班长心里真有想法?”
  刘晓萤气的满脸通红:“王勐你少血口喷人!”
  “我是不是血口喷人只有班长自己最清楚。”王勐睨眼刘晓萤,眼里满满都是厌恶。
  同样刘晓萤也瞧不惯王勐:“你接近杨辰同学莫不是想带坏他?”
  “与你何干?”
  杨辰揉额,拉了王勐一把:“少说两句。”随即冲刘晓萤示意了下拉着王勐转身走了。
  王勐打蛇随棍上牵上杨辰手,杨辰觉的不对劲可甩都甩不开只得作罢冲他道:“班长是女孩子你不知道让着他点?”
  “我凭什么让着她?”王勐反驳的理直气壮。
  杨辰没法子,只得丢开转而问别的:“昨天你怎么没来上课?初三是关键时刻,考不好到时就没办法上好的学校了。”
  王勐抿了抿唇,还是没把自己不想上高中的想法说出去,敷衍了几句便把这事揭了过去。
  现在是初三上学期,虽然还没到下学期最严肃的时候但老师布置下来的作业已经不轻了,杨辰做为优等生被老师付于重望,每每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后还要提点几句,回家杨爸杨妈又频频耳提面命,弄的杨辰每日压力极大反到是与王勐在一起时最为轻松。
  自己累成狗别人闲成狗,每每瞧着杨辰也挺无语的。“你到底怎么打算的?就不想高中上个好点的学校?”
  “然后跟你一样忙的午饭都不记得吃?”王勐也挺郁闷的,刚知道自己抱的是何种感情可惜连培养的时间都没有,回头还得操心心上人的吃食问题还得注意别让对方累着了。
  被说了一句的杨辰眼里闪过一丝窘态。
  王勐暗自叹息声丢过手上的便当:“刚去学校外买的,趁热吃。”
  “我吃了东西。”杨辰抱着便当觉的挺丢脸的。
  “吃了什么?不会告诉我是昨天给你买的那个面包吧?”一瞧对方脸上表情王勐就知道自己猜对了。“那家的面包是现做的,保质期只有两天,我昨天买的时候就是第二天了。”所以说杨辰吃了过了保质期的面包,想到这点王勐觉的整个人都不好了,顺手摸上对方肚子:“肚子有感觉难受不?”
  杨辰到没想别的,只把对方手挥开道:“两三天的东西而已,我没那么娇贵。”
  “这不是娇贵不娇贵的问题,”
  杨辰不为所动王勐也没法子,暴燥的抓了把头发道:“一难受就要说别忍着,算了回头我给买点助消化的药来。”催促人吃了半份便当回头王勐真给买的药回来,盯着人吃了粒转头又出了校门。
  王勐频繁逃课一事老师都见怪不怪了,班上同学也当没看见,刘晓萤凑到杨辰面前点点王勐的位置:“王勐同学逃课是常有的事,每个星期能有一半的时候在就算不错了。听学校的人说是跟街上的地痞流氓在外面收保护费,有时候为了争夺地盘还会打架。”
  杨辰下意识的反驳:“或许是别的事也不一定,毕竟王勐现在是一个人,总要挣些钱做生活费。”
  “...你是不是不相信我说的,认为我是在抹黑王勐?”想到这点刘晓萤觉的挺不得劲的。“好心当成驴肝肺!当我没说!”
  十五六岁的年纪正是冲动的时候,刘晓萤摆出划清界线的势头,以她为首的班干不知不觉抱成团颇有点疏远的意思,其他尖子生觉着没必要去迎合个外来者,成绩垫底的那些差生迫于王勐威名也不敢凑上来,一时杨辰到被整个班上同学给孤立了。
  好在杨辰并不再乎这些,反到觉的没人凑上来问功课挺轻松的。
  这日王勐再次逃课,杨辰拧眉想了想跟老师请了一下午假想到县城繁华区试试运气。或许他运气满点到真被他找到了,但他宁愿没有找到。
  因为当时的王勐正在打架,正确的说是领着一群地痞流氓打群架。长刀木棍砖头拳头什么都有,抓着什么就是什么,近三十个男人分成两组一片混战,而王勐则是其中手拿木棍的一员猛将。
  一米五的木棍舞的虎虎生威烈烈作响,干净利落的动作凶狠阴暗的眼神,就像噬人的野兽挣脱了锁链,所到之处人声哀哀鲜血长流。
  这是鲜为人知的王勐,也是最真实的王勐,不同于差等生跟收取保护费的传言,而是更为血腥更为骇人也更为让人惧怕。
  杨辰吓的抱紧背包转身而逃。
  混战中王勐瞧着杨辰落荒而逃的背影,阴沉沉的眯了眯眼。
  一场近三十人的斗殴混战在警察来时的前两分钟散去,打输的一方只得黯然舔着伤口让出场子,打赢的一方自然是喜形于色的结伴回去拿钱。按照惯例每次打架过后不管输赢都有点钱拿,这次也是,王勐拿到属于他那份,比一些资格老的人还要拿的多。
  这么久下来不服的人都被王勐用实力震住了,是以对他多拿不即没异议反到哈哈笑道:“有小勐哥在我们就没输的份!”
  王勐把钱团巴团巴塞裤子口袋,丢开烟蹄踩灭冲领头老大点点头:“刘哥,我走了。”
  领头老大姓刘道上称声刘哥,是个四十多岁的壮硕男人,凭着几个兄弟收取保护费跟看场子渡日,几年下来到是祁东县一霸了。
  刘哥早年过的不平静,脸上被仇家砍了一刀毁了容,因为治疗不当伤疤恢复的不佳,打眼瞧去只觉恐怖第一印象直觉不是个善的。事实上刘哥的确不是个善的,否则也不会四十好几的人了还在街上混了。
  “嗯,注意安全。”
  王勐点头表示知道,出了屋子没走多远从小卖铺买了盒口香糖放嘴里嚼着。一边慢悠悠嚼着口香糖一边迎着夕阳渡步,直到杨辰一家居住的小区旁边。
  杨辰转身而逃时想也不想便奔上刚刚靠站的公交,精神恍惚的在上面坐了一个来回,直到被公交司机撵了下来,尔后被王勐堵了个正着。
  “下午你怎么会去东街?我记得你应该有课。”
  傍晚晕暗的光线打在王勐脸上形成一片阴影,区别于平时的神情让杨辰下意识退缩了两步。“..有点事请假了。”
  查觉杨辰退缩王勐选择毫不迟疑逼近,杨辰强忍转身而逃的冲动紧了紧手道:“你怎么过来了?这几天逃课的事刘老师都打算去你家找你了。”
  王勐不答,欺上杨辰面前拿手强硬挑起他下颚盯着他表情没放过一丁点变化。半晌,肯定道:“你在怕我。”
  杨辰挥开他手:“我没有。”
  王勐嗤笑声任他挥开自己。“撒谎。”
  “我没必要撒谎。”
  “让我猜猜你为什么要撒谎,”王勐盯着杨辰,眼里不见笑意:“觉的我是个坏人,又不想一下子撕破脸皮,所以想把今天敷衍过去以后慢慢疏远我?哈,看你表情看来我是猜对了。”
  “难道你不觉的你不是个坏人?”
  “不,我承认我是个坏人。”王勐从不标榜自己是个好人,事实上他也不屑成为个好人,因为从小到大的经历让他深刻的明白做一个好人就注定吃亏。如果他是个好人他就会成为家里的出气筒,被想攀高枝的妈妈毒打,被控制不住老婆的王爸转移怒气,甚至被不喜欢儿媳妇的王奶奶讨厌,还会被单位收回房子成为无家可归的,会因为没有经济来源饿肚子,会因成绩不好被同学欺负被学校劝退,所以他打小就知道不能做个好人。
  王勐膛而惶之承认自己是个坏人反到让杨辰一怔,转而是一股被欺骗的极至愤怒!“那你为什么接近我?”一想到往日的种种都是对方故意为之的假象杨辰就气的抓狂!
  “为什么?”
  王勐眼神闪过疯狂,杨辰直觉危险要逃,跟跟跄跄跑进小区公园慌张间被后面一股力道扑倒在草丛。
  “你不是问我为什么么?”王勐压着杨辰,嘴角勾起抹弧度凑近对方耳根舔了下道:“当然是为了得到你。”
  □□的□□让杨辰眼眶瞪大到极致,抖着唇无法理解:“..我是.男的.”
  “那又如何?”
  王勐说的云淡风清,原本他想慢慢接近慢慢软化温水煮青蛙式把人圈在身边,今天这出是意外,不过这意外到也正中他下怀。因为软的那套太废时间效果太微弱了,不若来硬的,简单粗暴直接。结果都是一样,但过程却会缩短好几年。
  插入书签
  (本章完)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