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暗界之光影传说 > 第二十章 花灵血脉!

  百年修的同船渡,这世间的巧合多,因缘也多。
  阿茶继续说着他和郁金香的种种,花娘在一旁听的很仔细,时不时的点点头,额头上的印记已经大都显现出来,是一朵深红色的郁金香,散发着魔性,阿茶也注意到了花娘额头上的那个印记,指着花娘的额头说“花娘!你额头上怎么有一朵郁金香啊,还是红色的,我从来没有见过红色的唉,你是怎么弄上去的啊?”
  花娘用手摸了摸那朵深红色郁金香印记,脸色微微一凝,“这个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可以感觉到,我快要消失了。”
  “什么意思?”阿茶听着花娘的话很是迷惑,阿茶把那本花海经拿了出来,翻开了最后一页给花娘看。
  “这是?”花娘看着花海经。
  “这个是一本画册,记载了很多的花,这一页就是郁金香的。你看,是不是很美啊~”阿茶笑着说。
  “万物通灵,死亦是重生。”花娘看着这句话,额头的印记由深红色变成了血红色,眼中出现了一红花,头发瞬间变成了血红色,就如同一个绽放的血花。
  “花娘!你....你的....头发...!”阿茶看到花娘的样子,被吓得一下子摔倒在地,出于本能阿茶往后退缩。但是血红色的魔气,已经把阿茶包裹,里面有很多血色枝蔓,缠绕着。
  这时阿茶看着眼前的景象,终于明白了什么东西,对着花娘说“花娘!你是不是那朵郁金香!我是阿茶啊!不记得我了吗?”
  此时的花娘已经魔化,衣服已经变成了枝叶,碧绿色的枝叶和血色的花瓣,整个人看起来很是妩媚,但是花娘似乎不是之前的那个花娘,因为眼睛里是一朵郁金香,而不是人的眼睛,或者说,花娘已经消失了,又或者说花娘隐藏起来了。
  此时阿茶想起了花海经的一句话“花灵嗜杀。”阿茶也意识到之前的那朵食人花也是花娘,只不过那个没有完全变成花灵。“花娘!是我!我是阿茶!你不记得我对你说过的种种了么?”
  说着说着,花娘的头对着阿茶看了过来,“阿茶,我记得你,我记得一切,我都想了起来,但是我不想只回忆起之前的种种,我是花灵,我本性嗜杀,我自己的也不想这样,但是我血脉里流淌这花灵血,之前有花祖镇压,可是如今没人可以压制我,快走!逃离这里,快走啊!”花娘似乎没有消失,而是变成了花灵,回忆起了之前的种种,花娘挣扎着,枝蔓被一股力量给弹开,花幕被打散。“快走!阿茶!”
  阿茶被一股力量给弹开,冲出了那个血色区域。
  看着花娘变成了这个样子,阿茶也不知道怎么做,心里焦急却帮不上什么忙,“花娘,我该怎么做?”
  此时的花娘已经全身都是被花枝包裹,一半脸庞也是被花瓣给围起来了,很是魅惑,但是有种杀气弥漫。“阿茶,你先走,我自己会有办法解决的,这是我花灵血的问题,今天觉醒了,其实我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我从出现在这个世界,我就有一个人我需要去寻找,他对我很重要,他给我说古很多的故事,是他仔细的栽育我,让我可以培育出最完美的花灵,那时候我就说过,如果有一天我可以再现,我希望我可以成为可以陪伴他的女人。阿茶,真的谢谢,谢谢这么多年的陪伴是让我知道了我自己存在的意义,快离开这里,花灵血觉醒,你根本无法抵抗的。”
  “花娘,其实我早也可以感受到,郁金香它没有死,它还存在着,一直在我身边,没想到是花娘你,从你看见你的那天起,我就知道我们之前似乎见过,你身上的郁金香味道和那棵郁金香的味道一样,但是我不敢相信真的,万物有灵,没想到你没死,而且变成了人形,我会想办法去除你的花灵血的,等着我!说好的一起走下去,你不能说走就走的。”阿茶想起了花海经里的话“死亦是重生”
  拿着花海经去自己的乐坊,连续几天的寻找,也是没有结果,阿茶一下子把花海经扔到了一边,拍着桌子,竟是趴在桌子上哭了起来“我连你都没法保护,你被风刮断我都不知道,如今你又被花灵血给魔化,我还是没法办法帮助你,我真的白痴,我真的无能!我真的...”阿茶说着哽咽了起来“我该怎么办啊,怎么办啊,花娘...”身体太过于疲劳,已经好几天不吃不喝了,一下子昏了过去。
  笠日
  已经过去了九天
  “吱吱吱吱吱...”一群鸟儿在庭院里叽叫,阿茶在阳光的照射下慢慢的睁开了眼,看着周围的环境,走到庭院里,看着阳光,自己的脸庞慢慢的红润了起来,只是在阿茶看不到的脖子后面有一个圆形印记突然闪烁了一下,那一下,把庭院里的鸟儿都给惊走了,似乎那个印记有个抽离力,阳光形成一股暖流直接冲进了那个印记中,不一会,阿茶神色慢慢的恢复了过来。此时,从远处飞来一个白鹤,轻拍着羽翅,在空中驻留。
  “这...好像在哪见过这个仙鹤。”阿茶脑海里回忆着,这个鹤好像在哪见过。“哦!这是那个仙人的啊!”阿茶连忙行礼,只见那仙鹤一声鸣叫,从空中掉下了一个卷轴,阿茶抬头,只见那仙鹤早就消失不见,只留下了地上的一个卷轴。阿茶走过去,这个卷轴没有什么奇特之处,但是可以感受到这个不是一般的卷轴,似乎有什么灵力在其中隐藏,虽然阿茶不是高阶的修灵者,但是依稀可以感受到灵力的存在。
  阿茶回到屋子里,轻轻的打开了它,一震金光闪烁过后,卷轴上写着几行字:
  光之所在
  万物俱赴
  灵力所现
  花开有灵
  灵力出
  血脉现
  解之仍须光
  阿茶看着,不是很明白,但是这一定是高人指点,阿茶向刚才仙鹤停落的地方行了一个礼,拿着卷轴去花房,虽然花房破碎,花圃依旧在。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