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步剑庭 > 卷八 第一百一十九章 魔由心生 五
琴曲方休,波澜又生,蛇窟隧道中脚步声再度响起,两道身影从前后两个方向同时而至。
  
  一者是清雅秀丽,气质出尘的女仙,一者是身形高挑,神情桀骜的青年,但此刻身上都涂抹了摩呼罗迦的血用以驱蛇,正是天女凌心和血万戮。
  
  天女凌心这几日藏身在蛇窟之内疗养伤势,如今已伤势痊愈,听闻交战声后便来此观视,入眼先看到的就是倒在血泊中的许听弦,顿时美眸圆睁,“许公子,怎会?”
  
  而血万戮亦是同样,他与天女皆知晓对方在蛇窟中,你躲我藏了几日,正觉憋闷,不够利落,听闻声响传来后也便即刻赶来,却见到意外之喜,“那是,佛心舍利?”
  
  血万戮目光被夜叉王手中舍利吸引,虽不曾见过,但靠着它散发的圣洁佛辉,已推测出它的来历。
  
  “给我!”修罗道主做事从来简单利落,知晓佛心舍利的重要,血万戮话不多言,劈手便夺,欲抢佛心舍利。
  
  “休想!”夜叉王岂容他得逞,旋步避开血万戮抢夺,左手紧握舍利不放,右手长剑狠戾而出,直刺血万戮。
  
  “来得好!”血万戮亦不甘示弱,血枪应声化现,以强撼强。
  
  “碰!”双刃交并,气流暴动,四溢的劲力在岩壁割出斑驳裂痕。
  
  血万戮退身半步,借力化退,而夜叉王方才硬闯许听弦剑气杀阵,此时身上正是血肉淋漓,与血万戮硬碰硬的一招立时扯动伤势,周身疼痛让他难以凝聚精神,足下也随之松动。
  
  就在夜叉王心神分散,足下不稳的瞬间,一道长绫纵飞而来,卷住了夜叉王的左手手腕。
  
  天女亦知佛心舍利重要,此时也加入争夺,雄浑真元一提,拉动十丈轻尘,夜叉王只觉手臂被一股巨力绞扯,又不愿撒手,僵持之际,又觉一股雷电之力狂暴而至,沿着白绫冲入五脏六腑,正是天众的“御雷”神通,夜叉王遍体酥麻,随即身形失衡,连人带舍利一起飞向天女凌心方向。
  
  “那是我的!”血万戮制造出的破绽,岂能容忍被天女凌心坐收渔利,随即足下一点,又气势汹汹的挺枪来“截胡”。
  
  天女凌心早有准备,一手仍拉扯十丈轻尘,一手结莲花印,素手轻轻一推,便是佛门名招“梵莲圣法印”。
  
  佛门名招沛然而出,招未至,气压已有须弥山倾般的压迫力,血万戮自是不敢大意,不再理会舍利,全神应招,修罗战气猛提,十数道赤红枪芒一瞬暴射而出,直迎梵莲法印。
  
  “轰!”
  
  两招相击,又是一阵地震山摇,但就在二人交手瞬间,却见人影飞纵,夜叉王抓住这短暂时机,身子凌空一旋,解开了腕上“十丈轻尘”的纠缠,随即脱逸而出。
  
  “碍事!”血万戮怒视天女凌心一眼,气恼道。
  
  “彼此彼此!”天女亦不甘示弱得回瞪。
  
  对视的视线一瞬间在空气擦出无形火花,随后两人同时出手,再度攻上。
  
  而夜叉王方才虽吃了些闷亏,但此时对敌手实力已有所估量,亦毫不畏惧,剑一驻地,黑色剑气透地而出。
  
  三人彼此皆是敌手,此时各逞威能,开启一场三方混战。
  
  白绫气劲雄浑,变化莫测,黑剑迅疾无匹,诡谲刁钻,赤枪狠辣狂猛,嗜血霸道。
  
  三人间时而时而各自为战,时而两两联手,方才还是天女凌心与血万戮齐战夜叉王,转眼便成了夜叉王和天女齐攻血万戮,交战至紧要关头,夜叉王忽又掉转剑锋,和血万戮一道夹杀天女凌心……简直走马灯一样不断轮转变化,让人看得眼花缭乱,而蛇窟遭受战火波及,更是千疮百孔。
  
  战了有片刻,虽尚未分胜负,血万戮却惊觉一个让他难以接受的事实,“开什么玩笑?我是最弱的一环?”
  
  天女凌心身怀累世根基,真元源源不绝,已是劲敌,而夜叉王剑法卓绝,又有诸多神通轮番使出,更是难缠,随着战局的焦灼,血万戮已濒临极限,接招越加吃力,而天女凌心和夜叉王竟似还游刃有余。
  
  尤其是夜叉王,出招更加凌厉,避闪总能料敌机先,似乎还在战中不断提升……
  
  此时听闻天女凌心呼道:“他的伤势,正在愈合!”
  
  血万戮受到提点,目光也转移到夜叉王身上,果然见他身上淋漓伤口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点点愈合。
  
  “这算怎么回事!”血万戮不解。
  
  而天女凌心却推测出端倪,“是紧那罗神通被他渐渐融合了!”
  
  他们在此界的身躯源自天书之力,随着天书之力转移,肉身伤势也会加速恢复,但比之伤势的疗愈,更为棘手的是夜叉王渐渐掌握了紧那罗神通。
  
  有了迦楼罗的视力,如今又得了紧那罗的听觉,夜叉王感知能力已达到异常灵敏的水平,无论是避闪还是招架,都越来越轻松,而且有了出众感知力的配合,速度的优势也被完全发挥出来,剑法越行越快,越走越急,却是丝毫不乱,反而更加的稳准。
  
  “这样下去可不行!”天女心中暗道,看了下血万戮,恰见血万戮亦同时看来。
  
  眼神交接只一瞬,随后二人如有默契一般,战法再变。
  
  修罗道主遇强则强,争胜心起,每一枪都是灌注意念,灌注灵魂,原本他的枪如毒蛇吐信,往来倏忽,但自知快不过夜叉王后,出枪越来越慢,平平实实,但每刺一枪,空气中噼里啪啦只剩都不绝于耳,犹如雷鸣霹雳,凌厉至极,刺出的不只是枪,更是霸道不屈的无边战意。
  
  而天女凌心亦将长绫凝聚成束,化作枪形,同样使出枪招,若血万戮的枪招是刚猛的极致,她的枪便是刚柔并济,时而直如线,时而曲如弦,恍若有生命一般招招直指要害。
  
  原本攻势对两名敌人是五五分数,如今天女和血万戮只有三成在防备对方,剩余七成攻势悉数落在了夜叉王身上。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