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降妖捉鬼术 > 第五十八章 大年初一,欧阳家

  转念脑海中浮现出这样的一件事儿,东汉末年,皇城之内有一叫做公子羽的算命先生,在偶然一次得到过一块封有幽族魂魄的煞玉,算命先生刚开始没太意义,就把得到的那块儿玉石放在随身所带的锦囊里。
  傍晚回家之后,见妻子已经做好了饭菜等着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回来看见家中妻子的时候心里有种莫名其妙的慌乱感,脚下的步伐不由自主的就慢了下来,走到妻子面前的时候正看见妻子对自己笑,公子羽问道:“你为何笑?”
  他的妻子说:“看你今天回家早,高兴。”公子羽心里咯噔一下,感觉到不妙,眼前之人绝非自己的妻子,心中就想起一卦,奈何不管怎么起就是起不出来,顿时大怒道,“你究竟是何人,为何假扮我家妻子?”
  妻子李氏一听愣了一下,嘴角微微露出一抹邪笑说道:“我是你囊中东西里的一物,你若是把我放出我保你全家此生荣华富贵,如若不然我定让你永远见不到你的妻子。”假扮公子羽妻子的人咋眼之间消失不见。
  公子羽眼前一黑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自己还在自己的摊位上,不过是趴着的,心中想到,“难道自己刚刚做了一个梦,这也太蹊跷了吧!”不敢确定的给自己起了一卦,卦象显示,得玉石之必有横祸,看到此卦象公子羽就从自己的锦囊中拿出那块儿煞玉。
  立刻去屠夫家买了一条猪舌头,把玉石包在其中用装盐巴用的罐子装在其中,还在里边留了张字条,上面写了些什么那就无人得知了,自此之后公子羽再也没有做过算命先生。
  这个倒是提醒了王垒怎么处理那块儿煞玉,可是他个儿偏偏不信这个邪,那里边的的东西自己都出不来又怎么能害人呢,想到这也就先把这件事情给撩在一边了。
  这时间呐真的就像说中所说,看不见摸不着的,过的还挺快,转眼间过年了,村子里家家户户张灯结彩,鞭炮声响了好一会儿才停下,王垒家里放着中央电视台的春晚,家里的气氛也是喜气洋洋的。
  今年这个年对王垒的父母来说意义非凡,过年不在像往常那样孤单,多了几分欢乐笑声的年才有年味儿。
  父母的手机接起一个有一个都是一些亲朋好友的祝福,王垒也接了王队长和罗队长的祝福电话,正在大家都沉静在欢声笑语中,欧阳紫萱一个人收拾着桌上的饭菜,虽然嘴上挂着微笑,可是还是被王垒看出了异样。
  等到欧阳紫萱把碗盘洗碗的时候王垒拿着父亲的羊毛大衣拉着欧阳紫萱出去了,院子的那块青石板上王垒略先坐下,把羊毛大衣铺在自己旁边说道:“紫萱,坐这儿和我说会儿话吧!”欧阳紫萱很是乖巧的点了点头。
  王垒说道:“紫萱今天怎么不给你爸爸打电话?”
  欧阳紫萱依靠在王垒的肩膀上说道:“我和我爸爸闹矛盾了。”
  王垒有些奇怪的问:“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儿吗?”
  欧阳紫萱微红着眼眶说道:“我爸爸逼我和他商业合作伙伴的儿子结婚,我一气之下就离家出走了。”
  王垒单手抱着欧阳紫萱,说道:“紫萱,明天咱们去你家,当面和你爸爸说清楚好吗?”
  “嗯。”欧阳紫萱轻轻点头,这天晚上是大年三十,一年当中的最后一天,两个人看着天上泛着白光的月亮,谁也没有说一句话,只是静悄悄的看着。
  一缕阳光悄悄的照射在这个不知名的小山村,由于今天是一个特殊的日子,大年初一,村里的每一户人家摸着点放鞭炮,王垒此刻被轰隆隆的鞭炮声吵醒了,怀里的欧阳紫萱当然不例外,懒洋洋的在王垒怀里伸了个懒腰,嘴中呢喃道:“村里现在就放鞭炮了,好早。”
  王垒抱着怀中娇滴滴的美人浅浅一笑,双眼注视着,说道:“紫萱,咱们赶紧起床吧!一会儿还要去你家。”
  欧阳紫萱嘟嘟嘴说道:“再让我睡一会儿,昨天睡的好晚。”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响起冯慧的声音,“垒子,你们起来了么,要是起来了就过来吃早饭。”王垒小声的对欧阳紫萱说道,“起吧,我妈都叫咱们了。”欧阳紫萱满是不情愿的点点头,富家子弟一般都有赖床的毛病,包括欧阳紫萱在内。
  王垒和欧阳紫萱现在住隔壁,也就是以前王垒二伯住的地儿,微语和寒也在这里住,只不过微雨在里边的床上睡,寒背对着他们直愣愣的站在门口跟个门神似的,王垒和欧阳紫萱自然睡在炕上了。
  和微语呆的这段时间,王垒发现微语每天早上5点左右的时候都会坐在床上打坐,也就是入定,而寒一动不动的杵在门口也不知道是睡觉呢还是干啥,总之微语和寒每一个是正常的。
  王垒带着寒出了屋,先过去帮父母做些啥,没多长时间欧阳紫萱和微语就来了,几个人坐下吃了早饭,也到了九点多,跟父母说了一声四个人开车驶向欧阳紫萱的家。
  (在这里重点声明,这一章就写个不到两千字出头,下一章会抛弃好多人物,作者打算从新洗牌然后继续写,希望大家不要因为这个原因就开骂,本书作者前段时间不服责任,好几天才一更,一是忙,二是想写出更想的作品,酝酿嘛对吧,谢谢支持本书的所有书友,希望以后还有机会得到大家的支持!谢谢!!!)
  车子行驶在路上,王垒是坐在后排的,僵尸寒坐在副驾驶上,王垒想尽早处理掉那块儿煞玉,坐在后边也好商量,上车的时候欧阳紫萱也没有反对,不过脸上看上去有些不太高兴,王垒也没太注意。
  王垒用了一道黄符把玉封住,因为接下来的谈话事关这块儿玉,他可不想让煞玉里边的东西知道自己现在正琢磨咋地消灭或是处理掉它,昨晚这一切开口了。
  “微语,昨天我突然想起在东汉末年时期有关于煞玉的事儿,”
  微语表现的很冷漠,就说两字,“你说。”
  接下来王垒便把所知道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全都告诉了微语,微语听完以后也不咋说话,依旧是冷漠的表情,不过多了些思考问题的样子,王垒也静悄悄的等候微语。
  一个多小时以后,微语开口说道:“王垒,你可以用其他东西试试,不一定非要故事里所说的方法,如果是埋在土里难免会有个什么意外。”
  王垒皱了皱眉,看向微语,“那还有什么方法吗?”
  “暂时没有。”王垒听了有些小小的失望,不过也没啥,最起码微语告诉他用古人的方法会有一定的弊端,比如说你照着公子羽的方法找块猪舌头包裹住玉石,然后埋了,时间一长猪舌头肯定会腐烂,那玉石不就没个东西镇压了么,还有一个顾虑,万一有人把这块玉再给挖出来那麻烦更大,这方法还是有所欠缺。
  唉声叹气一会儿,看着缠绕上黄符的煞玉好一阵的头疼,不知该如何是好,干脆把玉放在随身的背包里闭眼啥也不想了。
  距离榆林市的路程不算远,三个来小时就已经开到市区的边缘地带,欧阳紫萱有些犯困了,打着哈哈!说道:“垒,要不要给我爸妈买点东西?”
  正在梦周公的王垒一听到有人喊他的名字立刻起身,只听嘭的一声,头撞在车顶了,微语捂嘴偷笑,欧阳紫萱也在笑,王垒脸红的跟个猴屁股似的说道:“到了吗?”
  欧阳紫萱边笑边说:“到市里了,要不要给我爸妈买点东西。”
  王垒也不管欧阳紫萱和微语想成啥样,揉了揉脑袋说道:“买东西你家里啥也不缺啊,要不然我送一打符怎么样。”
  “净说些没用的,符纸能长时间保存吗,你有什么厉害的法器什么的给我父母也行。”欧阳紫萱制止笑声没好气回答,把王垒说的脸上心疼的直抽抽。
  见王垒没说话欧阳紫萱有些恼了,“怎么,让你给我爸妈送个你的宝贝就心疼了,那我爸妈要是不同意咱俩在一起怎么办。”
  “法器有什么好心疼的,送就送呗,这样也能保护伯父伯母对不对。”某人这时候正心疼自己随身背包里头的东西,手钻的老紧了,生怕谁抢走似的。
  这一幕完全被微语看到了,微语开口说道:“王垒你不心疼干嘛一直抱着包呢?”
  这话一出惹的车内两个女孩儿笑得上气儿不接下气儿,王垒干脆不说话了,红着脸尴尬的不能再尴尬了。
  去欧阳紫萱的家一路上的车辆很少,造不成交通拥堵,时间也就是个20多分钟,一个小区的路上,一辆红色小轿车缓缓行驶着,此时欧阳紫萱内心非常的忐忑,当初因为傲气而离家出走,现在一声不响的又回来,也不知道面对父母的时候该怎样。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