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炼身 > 第五十五节 杰尔夫服了

  高攀回回神,算了,管他王肖有多强的实力,自己也不差,唐熬不比王肖更加惊艳凌厉吗?不还是提前退场了,未来的事情谁能知道,只要坚守本心,把握当下,不断的冲击自身极限,总有一日会让王肖他们臣服在自己脚下。
  
  “走了,走了,该吃饭了”林凌催促,他已经感觉到高攀魂不守舍的神态,但没有瞎问,他相信高攀要是想说,自然会主动告诉自己。
  
  “走吧”高攀抻着肩膀,另一只手拍拍衣服上的灰尘,任由林凌扶着走开。
  
  商量完军事部署,凛烈和王波涛打个招呼就急忙去审讯金发青年去了,嘿嘿,西方天人亲自过来要人,等查清楚他的身份,可能卖一比好价钱。
  
  其实以凛烈的身份地位也不用亲自干这些,不过这家伙不同于常人,再说,这是高攀逮回来的野生俘虏,万一有价值,不能便宜了将军府的人。
  
  王肖其实也在操心此事,因为他和金发青年一战,暴露了很多秘密,如果说高攀只能靠猜测来分析王肖的实力,那杰尔夫则是肯定知道了王肖的底牌,王肖并不想这么早就被人关注,万一被有心人惦记上,他可没有足够的信心应对各种暗杀。
  
  谁也不会拿敌人的人品去赌自己的性命。王肖还是喜欢自己掌控自己的命运,所以他想去偷偷杀了杰尔夫。
  
  “别白废心思了,我什么都不会说”杰尔夫说的很镇定,他能感受到凛烈的实力绝对不低,但面对凛烈他没有表现出一点害怕的情绪。
  
  “你就不怕我让人杀了你?”
  
  “杀了我,你也活不了,就连你的师门,也逃脱不了”
  
  “嘿嘿,你应该是出自骑士神殿吧?敢这么大言不惭,看来你对自己的身份很有信心,能让骑士神殿大动干戈,我开始对你的身份更有兴趣了。”
  
  杰尔夫开始闭口不言,他猛然想起来言多必失,一旦谈的多了,容易被眼前的这个天人推敲出别的事情。
  
  “你不说话也没用,想必你在骑士神殿没少接触天人吧……”
  
  “你好歹是天人身份,岂能做如此卑劣之事?东方的强者大人,你不怕以后修为止步不前?”
  
  “你小子知道的倒是挺多,不过你在王朝是敌人,我对你如何残忍都心安理得,不会影响我的道心”凛烈微微一笑。
  
  可这个笑容在杰尔夫眼中却很残忍,他被吓的不敢说话,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现在可不是装逼的时候,他也不想拿凛烈的人性去赌自己的性命。
  
  “哈哈,我吓唬你的”凛烈起身走开,他已经决定要拿金毛换一点有用的东西。
  
  杰尔夫松了一口气,他思绪转的很快,一下就想到了很多可能,不管凛烈是畏惧他的背景还是不想自降身份,总算逃过一劫,起码免遭折磨,这是好事。
  
  不对,他们一定是想拿自己换取利益,杰尔夫觉的这才是自己能活命的最大可能,这么想到这里,杰尔夫心里也在催促自己的长辈快些赶来,这种人在屋檐下的滋味真不好受。
  
  
  “去吧,别弄死就行”凛烈突然出现在王肖面前。
  
  “你早就发现我了?”
  
  “这点小伎俩还想瞒过我,你是不是太瞧不起天人了?”凛烈笑笑。
  
  王肖一愣,自己还真没小瞧天人,只不过他对自己太有信心了,这种习惯让他有些夜郎自大。
  
  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王肖没有在意,他知道自己和天人差的只是境界和时间,终有一日,他也会成就天人。
  
  “他真的不能死吗?”
  
  “先留着,要是没价值再杀”
  
  王肖有些犹豫,他第一次和凛烈的想法不一样,他不知道该听凛烈的还是为自己争取,凛烈看到王肖站着没动,就知道他心里有别的想法。
  
  “你担心的那些也不用紧张,大战在即,你想藏也藏不住的。再说,若是害怕有心人算计,你还如何成长?”
  
  “你连这些都知道?天人真的有这么可怕?”王肖不相信自己在天人面前毫无秘密,这太可怕了。
  
  “不对,是那个小子跟你说的?”王肖咬牙说道,他最担心的就是杰尔夫说出自己的秘密,看来自己来的晚了,那么杰尔夫非死不可了。
  
  “看你这表情,算了,这都是老师跟我说的,以后有时间跟你说,记得留他一命”
  
  王肖稍微一考虑就释然了,他也明白凛烈的意思了,是金子,就是为了发亮的。若是一直披着猪皮,可能还没吃老虎呢,就被别人当猪一样宰了。
  
  而且过些天大军将要慢慢合并,大人物越多,凛烈的话语权只会越来越小,绿岛的学员都习惯隐忍可不行,确实需要站出来一个强势的人。
  
  既然全都想通了,王肖便不再纠结这些事,反正决定了木秀于林,那就让暴风吹得更猛烈一些吧!
  
  “去吧”凛烈拍拍王肖,自己走开。
  
  杰尔夫看到王肖前来,脸色又变的很不自然,他本来视王肖为猎物,想要磨练自己借机突破。不想现在自己成了王肖的猎物,困在这里。
  
  杰尔夫虽然不知道王肖的性格,但是在战场上王肖对他的杀意太强了,他有些心有余悸。
  
  杰尔夫猜不透王肖此行的目的,盯着王肖不说话,他想看看王肖过来是干什么。
  
  可王肖也是惜言之人,他来了就坐在杰尔夫面前,只是盯着他上下打量,同样一句话也不说,一点没有审讯的意思,反而让杰尔夫更加不安。
  
  “你叫什么名字?”问话的居然是杰尔夫,他之前自报姓名,可还不知道王肖的名字。尤其他被王肖看的头皮发麻,这种眼神让他很不自然。
  
  王肖面无表情,一声不吭。
  
  “你来这不是就为了盯着看我吧”杰尔夫强自镇定。
  
  王肖还是不吭声,似乎在考虑什么事情。
  
  “喂,你到底想要干什么,你想趁人之危吗?”
  
  王肖突然伸手扒拉开杰尔夫的衣服,又momo杰尔夫的胸口。
  
  “喂,你别乱动手啊,住手,停下,你是不是bian态啊。”杰尔夫反抗不了,但他被这一通乱(米)摸弄的毛骨悚然。
  
  
  杰尔夫的伤口已经在愈合了,从昨天开始到现在没有人为他治疗过,这种速度,要比非凡恢复的还快。
  
  这让王肖很感兴趣,因为接连两个审判者,都会这种瞬间治愈的手段,那么这就不是破境领悟的宝术,很可能是可以共享的秘术。
  
  王肖临时起意,他想得到这种秘术,但这很难,因为他知道,如果有人要他传授凌波微步或者折梅手法,他断然不会考虑,宁死不屈。所以他想先挫挫杰尔夫的锐气,磨掉他的耐性,找到他的弱点。
  
  王肖灵光一闪,这里四下无人,何不趁此机会近距离观看杰尔夫到底如何恢复伤势,所以他决定再把这个家伙打伤一次,好好看个明白,这刚好和此行的目的一致。
  
  “噌”王肖的手指刺穿伤口,没入杰尔夫xiong口,鲜血顺着手心滴落。
  
  杰尔夫吃痛,一个炮拳轰向王肖,他面对凛烈不敢反抗,但不会任由王肖蹂躏,王肖没有躲闪,只是用小臂挡了一下,就这一下,王肖被一拳轰砸在墙上。
  
  “力气还挺大”王肖夸奖了一句,他终于说话了。
  
  “你到底想干嘛?你是不是有病,你们的上将军没告诉你不能动我吗?”杰尔夫气急败坏的骂道,妈蛋,刚才那个天人不是想拿自己换取利益吗?难道自己想错了?
  
  “我就想来折磨你,报这一剑之仇”王肖抬抬手臂,这里被“剑刃风暴”的剑锋擦过,承受着这种疼痛,他的心情不可能会好。
  
  “我不是也被你重伤了吗?再说打仗哪有不受伤的,你这个借口太拙劣了,你太小心眼了吧?”杰尔夫的表情很吃惊也很无奈,难道就因为这点事就单独过来折磨自己一趟?这种天才不是都自负自傲吗?
  
  杰尔夫的表情很是委屈,像个被镇压的小孩,王肖居然有些想笑,但是他还能忍得住,他其实对杰尔夫没有恨意,杀杰尔夫只是怕底牌暴露出去,这是不得不杀他的理由,但现在反而有些欣赏杰尔夫,同年龄同境界能够把自己逼成那样的人,不由得他不高看。
  
  不过二人再怎么看都不像朋友,王肖立场坚定该出手就决不会手软,这狭窄的房间里足够他大显身手,不过几个呼吸,杰尔夫就没了还手之力。
  
  “你能不能有点风度?我告诉你啊,男人应该有男人的尊严,你不能趁人之危,这不是君子所为”
  
  王肖继续。
  
  “你想从我这得到什么,只要我有的我一定给你。”杰尔夫不想这么被动接受摧残,他认为王肖此举一定另有所图。
  
  王肖果然停手了,他站在一边盯着杰尔夫的xiong口,但是没有得到预期的答案,因为杰尔夫的胸口还在渗血,根本没有愈合,这让王肖有些失望,他想要偷学杰尔夫的自愈能力。
  
  这种眼神,杰尔夫猛然想到了什么,西方贵族不乏男风,难道这也是个弯的?
  
  “你能不能别老是这么看我?你到底是干嘛的?”杰尔夫一说话,脑袋上的金发也跟着晃动起来,他到底是西方的贵族公子,他害怕王肖万一真是个变态,自己今天要失了贞节啊?这绝对是一件比死亡更加可怕的事情,想到这里他不由的用手挡挡胸部,屁股坐着往后面缩缩。
  
  王肖不知道杰尔夫的想法,他认为杰尔夫不使用秘术自愈伤口一定是伤的不重,所以他准备再次出手。
  
  刚刚接了没几招,杰尔夫就大吼大叫起来
  “大哥,我服了,你到底想干嘛?你想要什么你说话,别老是让我猜行不?”
  “大哥,咱俩和解吧,我向约翰大帝保证,以后绝对不找你的麻烦。轻点轻点,再扣就死人了”
  
  “嗷,停停停,我告诉你,刚才你们的天人跟我说了,我还有用,我不能死,你不怕上将军责罚吗?”
  
  王肖不理会杰尔夫的碎碎念,非凡经常一边打架一边哔哔的,他早就习惯了。
  杰尔夫突然闭嘴,一口咬住王肖的胳膊,却很快被甩开。
  
  王肖盯着被咬的伤口一时无语,看来这家伙真被自己逼急了,决定暂时收手,而且他要给杰尔夫喘息的时间,真弄死了,在凛烈那里没法交代。
  
  他又开始仔细盯着杰尔夫,仿佛要把他看透一样,任何地方都不想错过。杰尔夫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可惜杰尔夫还是没有使用秘术,他现在紧紧靠墙躺在地上,衣服被王肖che掉了好多,一头金发被蹂(米字)躏的像个鸡窝一样,脸上的表情十分复杂,除了愤怒不甘,夹杂着无奈,委屈和一丝恐惧。
  
  王肖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结果自然还要出手,他刚抬起左脚,杰尔夫就又开始哭丧了。
  
  “你,你这家伙,你,大哥,手下留情啊,我服你了还不行?你说话,你到底要干嘛……”杰尔夫说了一大堆,甚至保证只要凛烈以后要的,都可以让人给王肖单独拿一份。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