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闪婚99分:王牌贵妻 > 第330章、作弄
    1月13号下午,南天要回来了,苏北城亲自去机场接他,这个弟弟,被扔出去工作一段时间,还是没个成熟稳重,一见苏北城,就飞扑了过去,这激动的样子,就像小孩子一样。
  
      苏北城嫌弃了道,“早知道不来了。”
  
      “怎么能呢!你可是我亲哥,你不来接我,谁来接我呢。”
  
      苏南天死赖着的靠着他不松开,难得的亲哥来接自己,可不是要缠他一会儿,以往都是自己去接他的。
  
      “好了,别丢人了。”
  
      苏北城推开他,快步的向外面走去,这两个大男人的抱在一起,着实很辣眼睛。
  
      苏南天瞄了眼四周,果然有些人在指指点点,可素,亲哥和自己都带了口罩,路人又认不出来到底是谁?亲哥干嘛还不好意思的呢!
  
      他脸皮,什么时候这么薄了?
  
      “亲哥!”
  
      苏南天喊了一声,小跑的追上去,“亲哥你等等我……你等等我……”
  
      苏南天刚在副驾驶上坐稳,苏北城就车子开出去了,真是一点儿的不给时间让苏南天磨叽。
  
      苏南天有意见了!
  
      用力的拍车,“亲哥,我这么久没回来了,你能不能对我温柔一点!”
  
      苏北城哧了声,“你又不是小夏!”
  
      “你……”
  
      “苏北城!你这个重色轻弟的人。”
  
      没个温柔的话就算了,还说出扎心的话来,真是操心。
  
      苏南天摇下车窗,看外面的风景,这亲哥,被爱情滋润了这么久,面对自己的时候还是这样一副无情的样子,白费自己喊了他那么久的亲哥了。
  
      只是,这路,走着走着怎么就偏了呢,这是回苏宅的路,这是去苏林的路。
  
      “哥!去苏林?”
  
      苏北城恩了声,踩下油门加快了速度,这边的路,因为过年之际,人少了很多,空旷了许多。
  
      “哥,木枝他……”
  
      乔木枝的事情,苏南天知道后是几天之后了,原本是想回来看他的,但离姨说,木枝不想见任何人,让自己以后再来看他,故而,自乔木枝出事以来,苏南天还未见过他。
  
      “他状态好了一些,但,心伤太重,难愈合,一会儿你跟他说话时语气好些,要分个轻重!”
  
      “我知道,我也一直很担心他,打了离姨几次电话,木枝他都没跟我说话。他……太可惜了,失去后才发觉深爱一个人,那跟他领证结婚的曲妮妮呢?”
  
      乔木枝的八卦消息,全是苏曦曦说的,她瞒不住话,一五一十的告诉苏南天了。
  
      “其实,曲妮妮和木枝离婚了!”
  
      “离婚?不是才领的证么?听曦曦说,那个叫曲妮妮的非常喜欢乔木枝呢,和乔木枝领证后,还去医院喜糖了。”
  
      而如今,乔木枝为罗络络伤心而搬到苏林里,也终会有回去的一天,她不至于吃一个过世人的醋而放弃与乔木枝的感情吧。
  
      不过,苏南天靠在背垫上,乔木枝瞒了自己瞒多事情的,那个罗络络,自己也就见过一两次而已,还以为只是同班同学那样简单的关系呢。
  
      唉!现在这样,挺让人觉得无奈的,离开得太迅速了。
  
      “哥!你说木枝会不会像离姨一样?”
  
      一样的待在苏林里不出来了?
  
      苏南天突然担忧起来,有其母必有其子,虽不是亲生的,到底喊离姨妈妈,难免会有影响。
  
      当年离姨因为母亲离世的事情,伤透了心,在年纪轻轻的时候就住在苏林里,从此都少有出来。
  
      离姨进苏林的时候,比乔木枝现在的岁数还小了很多呢。
  
      这事情,越想越可怕!
  
      苏南天害怕得有抓住苏北城握着方向盘的手,若木枝也住在苏林里过一辈子,那可怎么办?
  
      “你还是这么不稳重。”
  
      苏北城责备了他一句,却握住他的手,“等过段时间,我们再劝他出来,现在先留时间给他养伤。”
  
      “恩,亲哥,听你的!”
  
      苏南天点头,亲哥有办法就好,木枝会听亲哥的话。
  
      虽然,木枝是跟自己一起长大的,但他有什么事情,是更喜欢和亲哥说的,他的心理话,都没和自己说过。
  
      到达苏林里,苏南天冷得打了个抖索。
  
      这从暖暖的车里出来,但冷冷的山里,这温差,酸爽爆了。
  
      苏北城从车上拿了副保暖手套,扔给苏南天,“戴上,别冻死了。”
  
      “亲哥,你最好了!”
  
      苏南天戴好手套后要凑过去给他一个么么哒,直接被某人一脚踹开了。
  
      苏南天埋怨了几句,又屁颠屁颠跟上了,“亲哥,你等等我、你等等我……”
  
      离姨在木屋里,一听到这说话声和这脚步声,就知道是苏南天来了。
  
      这孩子被派出去一段时间了,不知道长进了没?苏老爷子就是觉得他稚嫩,缺少大的担当之气才让他出去历练的,也不知道这次回来,有没有达成苏老爷子要求的样子。
  
      “离姨,离姨!”
  
      一看见离姨出来,苏南天就跑了过去,想恋着母亲一样的抱着离姨,撒娇道离姨,离姨我可想你了,听说今年的A市市区的冬天更冷,不知道你是不是也这样觉得?
  
      “你这孩子,一回来就是这些唠叨的话,老爷子又要说你没长近了。”
  
      “离姨,我哥这么厉害呢,一切事情都有他,我不需要长近什么!”
  
      “你啊!”
  
      离姨慈爱的笑着,摸了摸他的肩膀、背部和腰间,想看看他长肉了没。
  
      “南天,老爷子对你有期待,你啊,得学会说些话,不然他会赶你出去的。”
  
      “不会的不会的!”
  
      苏南天嘿嘿笑着,“他才舍不得赶我出去呢。”
  
      “离姨,木枝呢?”
  
      “他住在山腰里,要现在过去看他?”
  
      离姨问苏南天,同时向苏北城看去,询问他们两个人的意思。
  
      苏北城点点头,脸色有些凝重,“过去吧。”
  
      “那你们把他的饭菜送过去,我就不过去,我最近捡了几只伤了骨头的兔子,我得照顾照顾它们。”
  
      苏南天,“……”
  
      离姨这母爱都照耀到小白兔身上了。
  
      乔木枝睡着了,他卧在床上,看得时间久了,就倦了得睡着了。
  
      苏北城和苏南天便在他房间门口坐着等他醒来,想来他最近睡眠质量差,怕是一地丁儿的动作都能惹醒他,他难得睡着,就不吵闹他了。
  
      苏北城凝着眉头,脸色不大好,像是被一个糟糕的问题给捆绑住了一起,心情重重的。
  
      苏南天呢,到底是乐天派的性子,忧伤的神情现了十几分钟,就拿出手机聊天了。
  
      他与池小鱼聊天,好久没见她了,聊几句话都很开心,好像在同一个市聊天,那距离亲近了许多。
  
      [小鱼,我不知道木枝什么时候醒来,也不知道我哥要在这里待多久,我等他一起回来,要是很晚,你先睡。]
  
      池小鱼抚摸了一下小肚子,小宝宝,你爸爸要回来了哟,好久没见他了,一定也和我一样想他了吧。
  
      只是,池小鱼撩起外衣看了腹部,这隆起的并不明显,这娃子,要长大,还真不容易。
  
      它长得这样慢,应该会是一个小女儿吧,说不定也是娇小玲珑的。
  
      [二少,我今天午休了,睡了两个小时,不困,我等你回来再睡,现在,也还早。]
  
      [那你看情况,若困了,就早些休息。]
  
      [好!]
  
      池小鱼放下手机,走到摇椅上坐下,拿了本画册,欣赏画册。
  
      养身体的日子,养久了,就有些无聊,苏曦曦便给她找来了一些书本,有故事书啊、画册啊、书法集啊……种类很齐全。
  
      手机和电脑对胎儿有辐射作用,池小鱼不通过这两样来娱乐,便是回归到用最初的消遣的书本来一些打发日子,昨天,她还很李姨学织围巾,和小夏一起学习的,学了半天,把路子给摸清楚了,但处女座的围巾,丑得,还真是惨不忍睹。
  
      翻到一张画,绘的是一家三口在一起玩乐,画中的背景是草坪,草坪上放了一个很古老的播放机,有乐符涌出来,妈妈和爸爸在跳舞,小鬼在弹吉他,草坪中放了一些水果、食物,画面很简单,是素描画,但即将为人母的池小鱼看了,就很有感触,等宝宝出生后,那样小开心的日子,也天天拥有了。
  
      真庆幸,当初抱住了孩子,退出光艳的娱乐圈固然可惜,可能生下二少的孩子,开心不已。
  
      “二少,我很喜欢你的,孩子,妈妈也很期待你的出生,我们一家人,会很幸福的。”
  
      池小鱼自言自语着,闪过几丝小开心,又翻阅下一张画了。
  
      木屋里,乔木枝说了些梦话,苏南天玩手机,没注意听。
  
      苏北城听得一清二楚,担忧的望了眼房间里的人,木枝,一定要撑过这个忧伤期。
  
      终是放心不下他,苏北城走到他房间里,轻放了一张椅子,坐在他床头。
  
      还记得那个不受约束、潇洒傲然的乔木枝,现在呢,他的眼睛,暗了很多,眼角,化不开的忧伤。
  
      “络络!”
  
      睡梦中,乔木枝急急的喊出声,脸上浮满焦急,手紧抓着被子,下一秒的惊醒,猛然的坐起来。
  
      这系列加速的动作,亏得是苏北城坐在旁边,不然换成苏南天的话,他是要啊啊啊啊的出声了,这和诈尸差不多的吓人,乔木枝情绪波动太大了。
  
      看是苏北城坐在这里,乔木枝抓着被子的手松开了,大口大口的呼气,脸色的红胀和焦急,渐渐消退。
  
      “还做噩梦?”
  
      “大哥!”
  
      乔木枝掀开被子,拥抱住他,“大哥,那丫头,应该活得比我长的,她走了,我睡不好。”
  
      “当时要是你在,肯定不会这样的,你功夫好,身手敏捷,一定能使她避免那致命的一刀的。”
  
      “木枝!”
  
      苏北城第一次没拒绝他的撒娇,伸手轻拍他的肩膀,像哄着一个小孩子一样,语气温柔起来,是我没有保护好你。
  
      乔木枝垂下双手,“我应该像你一样的,学着手脚功夫,这样……”
  
      “木枝!”
  
      苏北城打断她的话,“劝你忘记,很残忍,但你不要沉浸在她的去世中,想想离姨,她是个可怜的人,她很牵挂你。”
  
      “以前我不知道,为何妈妈那样年轻就不想出来了,以为时间会淡忘一切。可我错了,记在心里的人,从来不会因为时间而淡忘,只是,藏起来而已,某刻的想起,依然能够如临当境。”
  
      “别想了,以后我会保护你的!”
  
      苏南天站在门口,现在进去好像有些尴尬,索性的就杵在门口了。
  
      换成以前,非要嘲笑乔木枝这样矫情,但现在,嘲笑不起来,只愿他早些好起来。
  
      想起乔木枝的事情,就不可避免的想起了离姨,想起了离姨,就想起了刚才是有提东西来的。
  
      离姨给乔木枝准备的饭菜,呀!不知道冷了没!
  
      赶紧的打开那饭盒,苏南天吃了一口,这盒子有些保温的效果,还挺热的,现在吃刚刚好,等过一会儿怕是要冷掉了。
  
      便提着饭盒进来了,道,“乔木枝,吃饭了。”
  
      乔木枝抬起眼皮,“你怎么来了?”
  
      苏南天回来了?
  
      “我来看你呗,我刚下飞机就过来了,连苏宅还没来得及回去呢。不说了,你快吃饭。”
  
      苏南天把放在床上的一个简易折叠木桌打开了,架在床上,体贴的把饭盒也打开了,把饭盒中的隔层端出来,两个肉,一个素,一叠饭。
  
      勺子上留了一点葱,乔木枝举起那勺子,“你用过?”
  
      苏南天恩了声,“我给你试试温度,看冷了没?”
  
      乔木枝横眉的冷了他一眼,把勺子扔了过去,“给我洗干净。”
  
      苏南天,“……”
  
      这死乔木,这死洁癖什么时候能改改,也就用了一下而已,就要洗干净。
  
      苏南天举着勺子,“死乔木,就知道欺负我,以后,我可不帮你试温度了。”
  
      清洗勺子的时候,苏南天滴满了一勺子的洗洁精,然后那泡泡,就像小桥流水一样,源源不断,洗得水都要麻掉了,还有泡泡冒出来。
  
      哎喂!
  
      苏南天拿起洗洁精,不会自己用错东西了吧,怎么会一直有泡泡呢,拿到鼻子前一闻,超级重的洗洁精的味道。
  
      这洗勺子的布条,也是满满的洗洁精的味道。
  
      靠!
  
      苏南天再拿起洗洁精,一定是这洗洁精的问题,研究洗洁精,看这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作用?
  
      细看了那标签,只见那标签写道:浓缩洗洁精,一顿碗筷只需半滴,乔木枝独家配方,不起泡不要钱!
  
      靠!乔木枝,我上辈子跟你有仇吗?
  
      这个你自配的洗洁精干嘛不说,半滴能洗一餐的碗筷你早说啊,我洗了一把勺子就挤了一勺子的洗洁精,你还要怎样,要怎样……
  
      这玩意,一定是乔木枝之前配置的,大概是用来坑亲哥和嫂子的,这会,自己中奖了。
  
      盛了一盆水,苏南天把勺子扔了进去,泡一泡吧,这样,洗洁精的味道能消散一些。
  
      换了几次水,苏南天闻了闻勺子,洗洁精的味道淡了很多,这样不会把乔木枝毒死了。
  
      苏南天把勺子举在乔木枝眼皮前,恶狠狠的语气,“看,洗干净了,没有细菌了。”
  
      “洗个勺子洗了十五分钟,苏南天,你个极品。”
  
      乔木枝嫌弃的摇摇头,“买个勺子都要回来了。”
  
      苏南天,“……”
  
      给我一把刀,一定要砍了他。
  
      一有机会,就知道欺负自己。
  
      苏南天戳苏北城,“亲哥,以后你别用他的洗洁精,有毒。”
  
      “洗洁精?”
  
      乔木枝一口饭噎在喉咙里,“你用了洗洁精清洗?”
  
      “对啊,我搞了一勺子的洗洁精,那个泡沫,冲都冲不走,我最后用水泡,还换了好几盆水。”
  
      乔木枝,“……”
  
      差点反胃,那个东西,是一年前做实验用过的,那个小广告,是用来玩的,那洗洁精,装的是来清洗实验器材的,有些器材做了实验后会留下非常难清洗的印子,所以需要用特质的溶剂清洗。
  
      和萝卜头一起做实验,自己就贴了那标签,一次游玩的时候,意外的带来了小木屋里,为此特意告诉了妈妈,那东西,不能用来清洗碗筷。
  
      而现在……
  
      看乔木枝的脸憋屈的跟吃了一斤翔一样,苏南天小声问,你不会还闻到了洗洁精的味道了吧?
  
      乔木枝,“……苏南天,你最好别说话了,免得被我打残了!”
  
      ------题外话------
  
      ps:二骨回来了,谢谢亲爱们的等待,今天6更哦,希望接下来,66大顺,以后没特殊事情,不会请假了,连续更,直到完结。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