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凤囚凰 > 惺相惜--容止与意之
    发表人:称称2
  
      看了八十一章的惺惺遥相惜,里面的两位相惜之态让我很是感慨,不禁在此草书一番。
  
      容止,谦逊了!!一直以来,到目前为止,在书中都是云淡风轻,淡眼旁观,运筹为握,神秘内敛之人。虽然天衣在现阶段还把他处理得有点压抑状态,不过联想他之前与天如镜师傅之约,可见他正处于韬光养晦的阶段不争彩不出风头,悄悄地打磨自己,部署事宜,把自己隐藏起来,不受人注目自然也不受人打压。这个状态比较安全。但即便这样,以容止的才干和性格,他是傲气的,是自信满满的。看他对事情的处理,对人说话的态度:刺客事件的时点把握、对楚玉的必理揣摩和提点、小香包的安排等等,无不体现他对自己做事看人的自信,即便有那么些判断失误或发现些出乎意料的事,但他也很快在惊讶之余就平复了。从未见他向谁谦逊过。www.】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但这次,容止谦逊了。在置办外宅的事宜上,他向楚玉谦逊说是意之的功劳。初看这段,让我很有点别扭,觉得容止怎么这么虚情假意的,不太象他干净利落的性格,还给人以虚伪之嫌。不过再看第二遍时,联想意之的反应,突然有点明白了。所谓惺惺相惜,意之会相惜于容止的才干,容止何尝又不会呢?正因为互相惜,因为容止也很佩服很欣赏意之的为人、才情和风骨,所以才由心底愿意相敬,因此在两人共同合作的事宜上,大力推崇意之之功了,其实相信也确是主要为意之之功,容止主要是商谈接洽及接出细节要求吧。正如容止会欣赏桓远的天赋,欣赏柳色之才,同样容止也会欣赏意之。前两者与他暂时还不是同一水平线上的,故这欣赏还有点居高临下的;但后者定是有与他比肩的思想和眼光,就连看法都很是相谐,故此愿意平视甚至心理视为兄台。www.小说“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想容止到现在能佩服,能视为对手的也没几人吧。天如镜的师傅应该算一个,天如镜也算,但他们是死对头,自然,容止就直接定位在恨上了,直接干脆,什么敬佩,忽略,不用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而意之现在是可能成为朋友的人,起码不是敌人,所以敬佩之情自然就抒张。同样是有才的两方面人,但容止的情感定位也是很直接的,只是容止一直表现委婉,这直接于委婉中,很微妙地表现出来。
  
      容止与意之两个人在很多方面颇为相象,两人坐在一起,定是把酒言欢的知己好友。只是两人出身不同,经历不同,处境不同,也就造成两人在现在的行为方式的不同了。
  
      意之也是相惜于容止的,在本章直接就可以看出来了。这种相惜是发自内心的欣赏惜才。想千金公子多响的名号,众多风流都极尽追捧,但意之对“楚玉动了他”一说却不以为意,有点看热闹看好戏之态,并没有相惜之情。然对于容止这只谋数面之人,对真正的相惜他屈于面首的身份,惟唯他受委屈受压抑有才不能申,爱惜欣赏之情张然而显。看来是英才遇英才,半斤遇八两,棋逢对手酒遇知己了。
  
      另一方面,看意之对容止这样的人愿意屈居面首身份而不解,可也明白,意之对面首还是介怀的。虽之前对楚玉养面首之事不以为然,对楚玉说把他抢去成面首之说不以为意,那是因为他压根就不认为这与他有何相关。相信他家里也养着些歌姬,风流人物他本也是其中之一。成为面首,这世界本就是强者天下,只有弱者才干不足的人才会被委为面首,这与他天纵英才、身世高贵、多金贵公子有何相干。因此,他对楚玉之面首一说是轻描淡写,不认真的。但当他遇上了个才干风骨与他相若之人,他就会真的思考面首一事,为容止不值,希望搭救容止了。还好容止是借这个身份和容身之地,并非只是面首的面首。
  
      两个自信的人、两个气度高广之人、两个淡泊至性之人,一个表现为洒脱不羁,如风穿林;一个轻松委婉,如水过石。相信两者的相集必定精彩纷呈。微妙微妙,不论是天衣有意的铺陈,还是称称我自作多情,但在文中让我有此感应,实是妙哉妙哉。故不说不能解心头之喜。盼望天衣后面的给我们带来的更多两人的精彩桥段。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