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凤囚凰 > 也来说一下小说中的山阴公主刘楚玉

  发表人:Miumiucute
    作者从头至今没有对刘楚玉(山阴公主本人)进行过正面描写。我们在不经意中忽略了刘的生平事迹之外,也刻意排斥了她的出现。
    因为隐隐觉得,楚玉真正的情敌可能是她——真正的山阴公主。
    除了留给楚玉一副颠倒众生的皮囊外,山阴公主在文中其实是形神兼备的——虽然只是作者的寥寥数笔。
    1)荒淫奢靡可能是山阴公主的最大罪状,但不作为她可以被憎恶的理由。
    先撇开小说看历史,三国时儒家婚姻观念即被摈弃,两晋时期妇女已任情而动,没有汉代礼法之家的拘束和禁忌,“不耻淫佚之过,不拘妒忌之恶”,父兄并不因此怪罪她们,天下人也不认为有什么过错,这些都在正史中有记录。说到山阴公主,她可能是第一个公开要男人的,但她绝对不是第一个建男色后宫的,恐怕世人只觉得她公然索要有点惊世骇俗,但把她钉上耻辱柱的恐怕是几百年后的人们,以程朱理学的诞生为标志。
    再说一下男色的问题,“面首”这个词的确是山阴公主的皇帝弟弟首创的,但男色作为玩物,从战国时期的龙阳君就早有听说,东西汉两代更比比皆是,断袖之癖作为家族优良传统从汉高祖到汉武帝一直传到汉哀帝——况且,这些男色都是为同性提供的,那为什么作为一个性取向正常的山阴公主不可以养男色呢?为什么人们可以在这个问题上放过百年之后的武则天却唯独唾骂一个山阴公主呢?
    所以我觉得,作为小说人物的容止,作为那个时代的一位优秀男性,完全不会因为刘楚玉的床上除了他还有别的男人而不去真心喜爱她。何况,容止应该已经发现,同一具躯体里的楚玉不是原来的刘楚玉,尽管他似乎开始喜欢这个新灵魂,但是我不觉得楚玉可以超越刘楚玉。不想用“明月夜,短松岗”来亵du对于亡妻的念念不忘,但容止对于一个曾经无比信任他(事无俱细都交给容止管理)且非常依赖他(就算是NP,看第一章也会发现容止侍寝率很高)的女子,他不会轻易忘却那份感情,但那个灵魂却消失了……死去的人永远比活着的更有可爱之处——古今皆是。
    2)可能更多读者会觉得山阴公主心狠手辣,智慧才情远比不上千年之后的楚玉。
    但我觉得,这两个人是没有可比性的——不同时代的一位贵族和一位庶民。楚玉的优势在于她性格坚韧,善于运用千年人类智慧的积淀来抗衡穿越的力不从心;而山阴公主却绝不是一个只会睡美男的绣花枕头,至少小说中已有交待。除去她那被形容为“狠辣”的手腕可以“震慑群雄”外,她更是一个知情识趣,才情绝代的女子。
    先来看山阴公主如何把江淹给弄进后宫的,山阴第一眼看中的不是江郎的风华绝代,而是他在狱中所写后几经辗转的陈情书,刘楚玉为此“动了心思”,把江郎从狱中救出是因为“辞气飞扬精美绝伦,字里行间不卑不亢”,注意了!不是因为貌美而强抢的。同样,这就可以解释她为什么没有强抢“千金公子”萧别。刘楚玉仅用“琴心”二字道破——对于一个世人仰慕的英俊琴师,她根本没有放在眼里,只是随便打了个赌,只待这琴技提高后才有资格来服侍于她——山阴公主不屑去强迫一个没有多少内在的人。当然,读者会问,为什么柳色墨香之流可以入府,呵呵,他们可都是自愿的——对于绝色男子,若能主动献身,公主当然笑纳咯。所以,对于容止来说,如果他迷恋公主,绝对不是因为她外貌倾国倾城,也不是报恩那么浅薄,应该说他们之间除了床第间的交流外,还有精神上深层次的相互爱慕。这是千年之后胸无点墨的楚玉做不到的,楚玉到现在能做的除了模仿只能是抄袭。
    说到这里,我也为玉止恋担心。
    不过还好这只是一篇让我比较上心的小说,要怎么让两人过上王子与公主的生活全仗作者的妙笔生花。当然,不可以唐突和急躁就让两人走到一起——因为容止爱过山阴公主,也不可以让两人形单影只——因为我不喜欢悲剧。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