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凤囚凰 > 第十章 绿竹伴疏桐


    该走的都走了长几锦垫什么的都撤得差不多了只是没动她公主大人面前的这张。

    人也几乎走得干干净净但是越捷飞却一直守在她身后的不远处楚玉扭过头看着越捷飞挺拔的身姿道:“越捷飞你到前面守着不要看我。”

    越捷飞的神情一下子变得有些奇怪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他脸上微微一红便依言向前走了十多步。

    看见越捷飞脸红楚玉脸有点绿他刚才那个表情该不会是以为她要做什么下流事吧?其实她之所以让人先走只不过是因为……

    楚玉一下子垮下脸挣扎着挪动身体双手撑着地面将两条已经麻木得失去知觉的小腿从身下解放出来坐得太久她腿麻了。

    手攥成拳敲打没有感觉的双腿针刺般的痛感一寸寸卷入肌理揉了一下双腿舒活被压迫久了的血脉再站起来摇晃的走几步楚玉才堪堪恢复过来打定主意今后要在公主府内大力推行座椅。

    在来回走动一会行走才完全自如楚玉轻轻的吐了口气叫唤越捷飞:“跟我过来我想走一走。”她还没有好好看过公主府。

    越捷飞道:“是我这就命人将轿子抬过来。”从前若是走得远一些山阴公主总是以轿子代步的。

    楚玉摇头道:“不必你陪着我步行就好。”

    “是。”越捷飞嘴上应着眼神却左右漂移躲躲闪闪的不敢看楚玉好像楚玉是什么吃人的野兽一样过了片刻他犹豫的问道:“公主是否需要多叫上几人作陪?”

    楚玉先是一愣看着他的神情忽然反应过来敢情这小子是怕她趁着两人独处时兽性大非礼良家帅哥把他给糟蹋了才这么的不清不愿。

    以公主府上那么多美貌男子为参照标准越捷飞这样的容貌简直就是在及格线之下这样他还能如此自恋也让楚玉不由有些佩服。

    楚玉好气又好笑想要解释两句转念一想又觉得没必要便先行朝杏花林外走去:“得了别罗嗦随我来。”

    一边走着楚玉一边默记府内的地形路线慢慢的在脑海中勾画出一副公主府局部地形图之所以说是局部主要是因为公主府占地面积太广阔楚玉足足走了三十多分钟走走停停偶尔看看风景才将内苑走了一半。

    整个公主府分为外府和内苑简单的说就是内外两层这两层之间的等级界限十分的严格有资格住进内苑的都是公主信得过的侍女部下以及所有男宠外稍带俊美驸马一名而外府的部分除了修葺来游玩享乐的地方外还居住着一些门客府上的官吏以及卫队私兵最开始楚玉听说自己府中有私人武装时十分的惊讶暗道这难道不会被皇帝咔嚓掉么?后来才知道原来这时候皇亲贵族的权利还是很大的甚至可以在府上私人任命官吏。

    既然不会被咔嚓加上这些事有专人去管理不须她多操劳楚玉也就不再理会。

    虽然路上不时的停下来但是半个多小时站着走着楚玉还是觉得累了对于这个身体的娇贵她有些不满但是这个问题不是一天能改变的现在只有忍着。

    靠在一株梧桐树下休息楚玉拿袖子轻轻擦拭额角的薄汗四周种植着绿竹疏桐环境极为清雅怡人风吹过树叶出的轻微声响细细碎碎的抚慰着心中的躁动。

    公主府内花木茂盛园林假山秀丽端方动辄小桥流水花树成林美则美矣但这般景色看久了未免觉得枯燥这片桐林竹枝入目的清幽绿意便有一分别样的雅意深致。

    透过竹枝之间的缝隙楚玉勉强看清前方立着一堵白墙墙后也有桐竹扶疏她唤过越捷飞漫不经心的随口问道:“这附近是谁的住所?”

    越捷飞不疑她在探问不假思索道:“是容公子的沐雪园。”

    楚玉轻轻的“哦”了一声忽然隐约看见似有人朝这边走来她定睛一瞧却是一名儒雅俊美的青年男子峨冠博带行走之间宽袍广袖款摆飘动颇有古时风雅名士之姿他没有注意到隐藏于竹桐之间的楚玉脚步匆忙的走向沐雪园推开虚掩的朱漆门便那么直接的走了进去。

    楚玉这才注意到沐雪园周围没有守卫也看不出有任何的警戒布置也正因为如此此地才有那么清逸的脱俗之意。

    那青年的面孔是楚玉没有见过的出现在内苑他的相貌又如此俊美身份很快的在楚玉心中呼之欲出要么他是她那尚未谋面的驸马又或者是那两个称病的男宠之一。

    楚玉原本就怀疑哪里有这么巧的事在这么滋润温暖的春日一连病倒了两个不过究竟是怎么回事还需要她进一步求证。

    楚玉心里面还在盘算着应该怎么做不一会儿又见一人走来那人是先前在宴席上所见的神情阴郁的孤傲青年与方才那人一般没看见她并且也一样朝那沐雪园而去。

    楚玉依稀记得席上曾有人唤他做江淹。

    嗯哼。

    楚玉从鼻子里出轻轻的哼声:她才在杏花林里办了春日宴容止就要在自己的底盘办春日小宴吗?

    随手扯下一片新生的竹叶在指尖缠绕柔软的叶片随着她手指的动作不停的扭动楚玉眼中忽然漾开笑意:很有意思。

    丢下撕裂的叶片她大步朝沐雪园走去。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