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凤囚凰 > 第二十六章 流水非诗会


    才走出公主府后的巷子走到大街上楚玉便敏锐的觉察到桓远的在宽大衣衫下的身躯有些僵硬尽管他极力的掩饰但却仍被楚玉看出了动作上的不自然。

    而他俊美的脸容也不由自主的流露出少许像是有些防备又像是有些向往的神情恋恋不舍的看着每一样事物好像怎么都看不够。假如一定要拿什么来比喻楚玉觉得是刚降临到这个世界上的生物想要探索外界却又本能的防备。

    心头随即浮现容止今天对她说的话:桓远已经有两年未曾踏出公主府了。

    而在被公主看中纳入后宫之前桓远也没有多少自由他身为叛逆族人被皇室软禁本身就不得自由想要做什么都受到监视时刻如履薄冰甚少有像这样在街上行走的机会。

    四人挑较为僻静的街巷走但是饶是如此桓远俊美的外貌还是极为引人注目不一会儿便有个小姑娘红着脸跑过来朝桓远身上丢了一支桃花。

    楚玉暗叹失算她只记得自己改装了却忘了桓远的俊美比起她来甚至犹有过之幸而他们今天没有跑到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否则只怕会被瓜果活生生的砸死。

    桓远下意识的接住桃花花枝神情有些不解楚玉偏头瞥着他笑道:“你怎地不高兴?有人倾慕你呐。”

    桓远白皙俊美的脸容上瞬间闪过赧然之色他从出生开始就没有像这样光明正大的走到大街上从被软禁到被强辱不过是一个牢笼到另一个牢笼从未有过像现在这般走在路上收到年轻少女的倾慕。

    从小在封闭的环境下长大比谁都渴望挣脱牢笼现在辽阔的天际就在眼前他几乎是用尽全力才压抑住足逃跑的冲动。因为桓远知道自己逃不了。尽管身边只有一个越捷飞可是他见识过此人的武技知道绝非自己所能力敌只要他稍有妄动越捷飞腰间的长剑就会准确无误的架在他颈上。

    桃花逸散着浅浅的馨香桓远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虽然那少女的容貌平常普通可是这毕竟是他生平第一次遭遇到……

    尚未来得及思索许多桓远脑中闪电般的掠过一件旧事面色微变好像甩开什么大麻烦一样飞快的丢开花枝。

    他并不害怕楚玉因为他收下花枝而惩罚他却怕楚玉加害那个姑娘。

    那是一年多前公主一个时常往来的很要好的堂姐看上容止便嬉笑着问公主索取被公主笑着婉拒然后桓远就再也没有见过那女子疑虑之下请人打听却得知是出了意外丧生。

    可是谁又晓得那意外是不是真的意外?

    楚玉眼明手快捞过半空中坠落的花枝笑道:“人家小姑娘送你的花怎么丢了呢?你若是不要我便要了。”这枝桃花开得很是娇艳看花枝折断处还很新鲜想来是才摘下来不久。

    桓远忡怔着不知道她说这些有什么用意还不及细想楚玉便朝前走去而他的袖子一紧身不由己的被流桑拉着跟上。

    ********************

    平顶山是城外一座并不算出名的小山这名字甚至也不在记载之中山虽不高但看上去倒也秀丽婉约来到山脚下时楚玉便瞧见有一汪清澈的流水顺着山间的岩石狭缝潺潺流下。

    山道虽然有修葺可还是稍嫌陡峭幸而山间林荫不时送来缕缕凉风令人心情舒旷。

    山道有几处分岔林木十分密集晃眼看去宛若铺上一层碧装看不清远处的道路曲折走上一条岔道时楚玉却听见从另一条道上飘出来的人声碧色的绿荫遮挡住了人影只有那轻快的声音隐隐传来:“意之兄往这边走!小心!”

    另一人似是回了什么但因为声音稍低听不清楚随后出声音的人便渐渐行得远了。

    过了片刻来到山顶山顶上是一大片的平台大约这就是平顶山名字的来由平台尽头的尖角处是一座依着山崖边建造的八角亭亭边青白色的山石之中有一汪清澈的泉水潺潺流出从一条像是人工开辟出来约莫一尺多宽的弯弯曲曲的水道里顺着山石的坡度蜿蜒而下。

    曲折的流水两旁每隔大约两米间距每一个位置都放置了一两张锦垫而锦垫边又是一张四方矮几放置有肉脯糕点供客人取用。

    不过楚玉却无暇关注这些因为她的心神正处在惊讶之中。

    山顶上已经来了不少人想必都是来参加诗会的人不稀奇可是稀奇的是这些人几乎都是美男子走动起来的时候一个个长袖飘飘身姿潇洒甚是好看就算其中有几个外貌不是那么出众脸容平凡的但是举止仪态也都是十分的优美让人一看就产生亲近的念头。

    这哪里是什么流水诗会?分明是美男荟萃!

    楚玉有点郁闷早知道如此她何必突击式的啃那么多古文?直接带着一张脸来就好了!

    与楚玉心中的惊讶不同桓远和越捷飞都是一脸恍然大悟的神色不由自主的各自看一眼楚玉心说难怪公主最近好像转性了一样还以为她准备朝高雅层次展了……原来如此。

    这下子可算是狼掉进羊群里了。

    除了与桓远所想的一样之外而越捷飞却在为可能生的另一件事犯愁:这里上档次的美男子实在不少假如公主看上的目标太多他要怎么把这些人全打包带回去?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