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凤囚凰 > 第二十八章 王家有意之


    楚玉视线转移时眼角余光瞥见裴述几乎是朝那个方向小跑而去很快就赶到了众人之前扬声对从山道上走过来的三人道:“可算是把你们盼来了。”

    这从山道上徐徐而来的一行三人一人在前两人在后前者与裴述似是熟识笑嘻嘻的道:“恕罪恕罪我们贪看山间景色耽误了些时候。”

    楚玉一听差点嗤笑出声:贪看山间景色?这小山虽然也算秀丽却没什么出奇的景观倒是上山的岔路比较多且复杂照她看此三人八成是迷路了。

    裴述也不知道是真信了他所言还是跟着装傻笑着拍拍那人后转向后方的那两人长身一揖:“意之兄印之兄两位到来真是不胜荣幸。”

    楚玉冷眼旁观看裴述这态度似乎来的这两人很是了得。她站在原地微微眯起眼睛这才看清两人的形貌尽管原先心中有些不以为然可是在看清二人后她还是忍不住暗暗的赞叹一声:好人物!

    尽管楚玉认为这里是美男荟萃可是这两人一现身立即就将周围的美男子比下去了一个档次尤其是站在左侧的那位大约二十六七岁上下不同于别人梳着髻甚至戴冠他的头只在脑后松松的束着狭长双目眼角斜飞随意悠然的敛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假如单纯比容貌这男子最多便是与在场众人打个平手可是他往那里一站整个人都带着让人难以移开视线的气质明明站立不动可是楚玉却有一种错觉好像他是随意流动的水就算伸手去抓也抓他不住。

    右侧的那名青年男子年岁看上去相若却与身旁的人截然相反略显下巴的棱角有些傲意他的存在感好像是险峻陡峭的山岳巍峨逼人。

    两人气质强烈的反差却又恰好互补站在一起反而形成一种奇异的氛围强烈得让人屏息。

    放眼在场众人楚玉环顾一圈竟然找不到能与这两人相抗衡的人物不其实有两个一个是亭中的蓝衫青年即便王谢二人的到来引骚动他也好似完全没注意到一般依旧是宛如冰霜封结周身散着生人勿扰的气息而另外一人则正在她身边。

    桓远的古雅风仪又是另一番风采虽然不能说压过这两人却也堪互别苗头。

    自然不管是楚玉还是桓远都没有这种无聊的争强好胜念头罢了而楚玉更是只在心中好奇这两位究竟谁才是裴述那天所说的千金公子?

    裴述清清嗓子向众人隆重介绍最先被介绍的就是楚玉留意的那人:“这一位便是王意之想必大家都知道了。”

    “王意之?”众人之中有人出不和谐音:“哪个王意之?”

    裴述瞥那人一眼带着一点骄傲和不屑的道:“天底下有几个王意之?自然是琅琊王氏的王意之。”

    裴述才说完在座诸人之中便出了一阵惊叹方才仅仅是倾慕二人的风采这会儿却已经有人露出了仰慕之色甚至有人按捺不住上前见礼更加热情的则请求王意之在他所穿的衣衫上留下墨宝。

    楚玉听了也是惊讶了一下虽然她历史并不太好可是对于琅琊王氏还是知道一些的。

    不为别的只因为这个王家实在是太有名太显赫太尊荣了。

    纵观中国历史几乎没有哪个世家大族堪与琅琊王氏比肩这个家族曾经是那么那么的繁荣昌盛爵位蝉联文才相继几百年的王朝更迭时局变幻之中王家始终屹立不倒显赫华贵冠冕相承数百年来王家出的名士是以百为基本单位计算的而宰相则有九十多人这样辉煌的华彩这样显赫的历史没有一个家族可以匹敌。

    唐诗中有这么一句:“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其中的王说的就是琅琊王氏

    毫不夸张的说王家是第一贵族第一世家。

    在这一刻楚玉真真切切的再一次体会到她是真的穿越了她可以用自己的眼睛亲眼见证琅琊王氏的传奇。

    楚玉知道王家可是她所不知道的是这位王意之即便是在王家也是一位传奇人物他有什么本事无人知晓只知道现任的王家的主事者是他的伯伯打算跳过自己的儿子让他继承王家领导人的权位面对这样的重视和宠爱王意之却笑着婉拒将大好的生命投放到山水之间成了出名的浪荡子。

    可即便是放纵不羁他依旧是名满天下的浪荡子他的伯父直到现在都未曾放弃让他继承家业的念头时不时派人苦劝每劝一次王意之的名声便显赫一分。

    接下来与王意之站在一起的那人身份也藉由裴述之口公布出来他名叫谢印之一听这个姓氏不需要别人提醒楚玉便知道这姓谢的八成就是那“王谢堂前”的谢家了这是一个与王家并称的家族虽然不似王家那么威名赫赫可也是一流的门阀贵族。

    这王意之与谢印之来了之后众人在曲水两旁纷纷坐下楚玉心头雪亮:看来这次美男荟萃的重头戏是王谢两位公子这两位来了就没别人什么事了她在这里也不过就是个凑数的。

    接下来楚玉看到裴述差人取出纸笔心中十分惊讶这才总算想起来这是那个什么流水诗会只不过之前的美男子亮相过于重头戏令她险些忘了真正的主题。

    楚玉与流桑桓远找了个周围人少的空位坐在流水边锦垫旁桌矮几上的点心看起来玲珑精致楚玉顺手拈了一块送进嘴里绵软的甜香在舌尖化开还没等她下咽眼角余光便瞥见刚才引起骚动的王意之慢慢悠悠的来到她身旁不远处悠哉悠哉的坐下。

    虽然坐在附近但王意之并未多留意楚玉诗会很快就开始了这所谓的曲水流觞诗会其实不过就是文雅版的击鼓传花在琴声起时将乘着酒的酒觞放入流水里让它顺水漂流琴声停下时酒觞漂到谁的面前那人就要喝酒加作诗。

    之前楚玉所见亭中坐着的蓝衫青年此时终于有了动作他缓慢的抬起手来在琴弦上虚按一下随即开始了弹奏。

    酒杯顺水而下楚玉念咒一样默默的心中祈祷:不要停在我面前不要停在我面前。

    她是真没那诗才啊!

    可是也不知道是楚玉自己乌鸦嘴还是命运专门与她作对琴声停下时酒觞正在楚玉面前的水流漩涡里微微的打着转儿。

    众目睽睽无法蒙混楚玉苦笑着拿起酒杯。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