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凤囚凰 > 第三十一章 卿本佳人也


    这个时候就连其他人也感觉出些许不对劲了即便不管多么凑巧也极少生这样的事连续三支曲子停下来时酒觞流到同一个人面前。

    哪里有这样的巧合?!

    裴述不由自主的望向蓝衫青年欲言又止:“萧兄……”

    蓝衫青年依旧只凝视着琴弦其他什么都不看也不理睬裴述。

    楚玉忽然笑了起来她探手从冰凉的泉流之中取出酒觞转向蓝衫青年露齿一笑:“真巧。”随即仰头一饮而尽。

    别人看来似乎是楚玉想要和平带过此事含混不去追究但是楚玉自己却知道她的话别有用意。

    她在试探。

    这句话是对着那蓝衫青年说的。

    楚玉虽然大概知道山阴公主是什么人有过什么重大事迹可是这是作为史料上的山阴公主那么作为一个人的山阴公主呢?她曾经是什么样一个人?她的亲人是什么样的?她过去有什么遭遇?她好色是天生还是后天的?她是否有深爱的人牵挂的人?她喜欢什么讨厌什么?以及她曾遇见过什么人认识谁又或者……有谁认识她。

    虽然曾经设法向幼蓝套话可是那仅仅是套幼蓝对别人的看法关于她自己的问题她只问了身份后便刻意回避以免留下更多惹人怀疑的破绽因此虽然来了这么多天继承这个身份她对于自己所用身份的过去的了解依然十分的单薄。

    她知道一个作为历史人物的山阴公主却不知道作为一个活生生的人的刘楚玉。

    又或者她其实是潜意识里回避这个问题。假如了解得太多山阴公主在她脑海之中真正活起来对于侵占这具身体也许她会失去一些平常心。

    文字叙述的空渺抽离感与现实具体的捉摸体会在这一刻奇妙的反差起来也终于有了一个融合点。

    虽然不知道蓝衫青年为什么要为难她但是她估计这青年也许从前认得山阴公主才会刻意如此。

    这猜测至少有七八成可能是准确的。

    所以楚玉以语言加以试探。

    话说出口楚玉即便在喝酒时也不忘分出心神观察蓝衫青年的反应却并不见他有所动容心中不由得有些失望可想起何驸马惊人的演技又立刻释然了。

    没人送上桌案纸笔因为上一次放在桓远面前的那些还没拿开伺候的仆僮偷了个小懒。

    这一回不需要楚玉开口桓远的手便自动伸向了笔墨。

    他压抑得太久了需要一个机会来倾泄出来两年的郁郁两年的隐忍已经将他的心志压迫到了某个极限身为不得自由的笼中鸟他唯一泄的方式便是眼前的纸笔。

    又两诗送上这下子不光裴述在场大部分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了桓远的身上。

    第四支琴曲响起时许多人都直接将视线投向了楚玉的面前而那蓝衫青年也没有辜负他们的期望当酒觞正好顺水流到楚玉面前时琴声终止楚玉笑吟吟的拿起酒觞朝蓝衫青年遥遥一举饮尽。

    武她有侍卫越捷飞文她有枪手桓远即便那青年过去真与山阴公主有什么过节她也无所畏惧兵来她将挡水来她土淹倒是要看看他究竟打的什么主意。

    ********************

    “桓远的可贵之处在于他没有经过刻意雕琢现在你看着他也许仅仅认为这是一块形状好看些的石头其实这外壳之下埋藏着真正的美玉。”竹林中很静静得只有风吹叶动声和容止的说话声“但是这块美玉并不好到手虽然因为少接触人而书生气可也因为此再加上身为桓家后人他骨子里带着傲气不可能轻易的臣服任何人。”

    墨香看棋盘上的局面自己的白子已经岌岌可危原本双方均势的局面现在却已经呈现了一面倒。

    “我要压着桓远的心性。”容止凝视着黑白两色棋子仔细的盘算棋路后“他受的委屈还不够我要慢慢磨去他身为桓家后人的傲气让他忘却先辈的荣耀我有的是时间这么做。接着在合适的时候在所有人都离弃他的时候向他伸出手。”要让桓远认为所有人都抛弃了他包括他的家人。

    溺水的人在绝望之中即便是一根稻草也会死死的抓住不放的。

    他微微一笑笑容有一点点愉快修长的手指拈起拈起光滑的黑子按在棋形的眼位:“然后他就是我的了。”

    那一刻想必会十分的愉快。

    ****************

    二四六八十……

    当桓远写出第二十诗在场众人看着他的眼神已经有些像看着天外飞仙。

    曾有人怀疑桓远是自己从前写着早就攒好的要求现场命题作诗可是桓远照样接来听过命题后便拿起笔期间的间隔连走七步路的时间都不够。

    可是这样近乎批量生产的诗文却并没有干枯晦涩之嫌甚至也不见有雷同相似之处文采更是华美端丽令人心折。除了蓝衫青年王意之谢印之楚玉一行人还能保持点冷静外其他人的情绪简直都近于狂热与敬畏了。

    这不是一两而是接连做了几十诗身为读书人在场许多人都有过文思滞涩的时候曾经为一个句子绞尽脑汁何曾见过如此宛如倾流直下的文采?

    古来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可是这前半句成立的前提却是在彼此相若的条件下桓远压抑两年此刻喷薄而出此时竟是映衬得一干人等黯然失色对他心悦诚服了。

    相比起桓远的光辉万丈楚玉简直就被遗忘到了天边的角落现在她唯一的价值就是一个替喝酒的。

    几杯酒尚能忍受太多了也不行而虽然特制的酒觞内盛装液体不多可数倍叠加起来还是很惊人的喝下第十杯酒后楚玉虽然还没有醉却已经开始刻意的控制饮酒量从水中拿起酒杯时都好像不经意的歪一下手腕倒去大半杯最后甚至干脆整杯一起倒进泉水里。

    可是那时候已经没人理会她喝不喝酒因为大多数人都以一种接近迷狂的态度等待桓远的下一诗。

    二十二十二二十四二十六……词词璀璨句句华章。

    到了第三十诗时就连蓝衫青年也不由得抬起头来看了桓远一眼。

    这场楚玉临时起意参加的诗会最出风头的不是放荡不羁的王意之不是沉毅的谢印之不是那个不知道是否来了也不知道是什么人的千金公子而是作为枪手最开始仅仅被看作楚玉附带的桓远。

    酒觞第十六次放入流水中时琴声却没有响起来蓝衫青年抱起古琴慢慢的走出亭子他来到桓远面前看他一眼后冷冰冰的道了四字:“卿本佳人。”

    随后头也不回的离去任凭裴述如何呼唤也未停顿。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