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凤囚凰 > 第四十三章 花伤并鹤唳


    补肾?壮阳?

    饶是楚玉做好了十分坚强的心理准备听见这个答案依然忍不住想要抓狂。

    这家伙哪里像是肾虚的模样?

    这种粥究竟是哪个混蛋煮的?

    容止笑吟吟的道:“我猜想是府内尚药司的人所为。”他眨眨眼睛目光纯洁极了“他们猜想我也许是因为服侍公主不力才会遭到如此惩罚于是特意给我进补我回头找他们说说便好。”

    楚玉望着他目光也纯洁极了好一会儿才领会他的主题思想:敢情公主府里那个什么尚药司的人以为容止是因为在与她进行某种活动时不够卖力才被她下令打成这样的?!

    其实当时的情况叫外人粗略看来也确实是惹人误会:楚玉和容止走入杏花林中越捷飞在外蹲守望风片刻后越捷飞入林再来是容止重伤着勉力走出来接着楚玉衣衫不太整齐的身上还有明显的在地面上滚过的痕迹面带不悦之色的走出来。

    综合以上现象再经过流言的扭曲最后便成了一个十分惊怖的故事。

    容止平时待府内上下都算不错也积累下不少的人缘尚药司是公主府内专门司职医药的机构医官又与容止交好便想帮容止一把于是与厨房联手精心调制药粥差人给容止送去——便是楚玉端来的这盅。

    楚玉现在觉得手上端着的托盘无比烫手端着难受但是丢也不是办法过了一会她才想起来问:“你既然知道又为什么要喝?”

    容止凝望着她柔声道:“因为是公主你端给我的啊我永远不能拒绝公主的。”

    他的声音那么温柔楚玉与他对视片刻终于(更新最快)正视了一个从前不愿去正视的问题:会不会也许可能容止的心真是向着山阴公主的?也许在她的观念中不可能有人甘心与别的男人一起服侍一个女人可是在这个疯狂的时代又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楚玉从前一直不愿意这么想不是不能是不愿因为倘若容止真的是喜爱着山阴公主的那么她的到来算不算是夺走了他恋人的躯壳呢?

    假如他知道这身躯之下的灵魂已经换了一个会有什么样的表情?

    可是她又能怎么办呢?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何会来到此处更不清楚山阴公主魂归何方她要去哪里寻找一个真正的山阴公主给他?

    倘若他知晓真相又会不会因此伤怀甚至愤怒?

    不管是出于哪方面的考量都不能说出事实。楚玉默默的想。假如今后证实了她的猜测也只有尽量的补偿他。

    虽然在情感上楚玉依然不愿相信这件事有百分之一真实的可能。

    楚玉垂着眼眸仿佛沉默了许久才开口道:“假如我要杀死你呢?”她才说完那边花错便警惕的看向她手再一次紧紧的攥着长剑只要楚玉稍稍有不利于容止的举动他便会动手。

    容止伸出手朝花错摆了摆目光却一直胶着在楚玉的面上道:“只要是你的愿望我都会为你达成。”

    楚玉终于无法再维持表面的平静扭头就走。

    走出很长的一段路楚玉才慢慢的冷静下来她深吸一口气藉此摒除脑海中关于容止的事边走边随口问一旁的越捷飞:“你对那花错知道多少?不管多少都给我仔细的说一遍。”

    越捷飞跟着楚玉的脚步道:“是公主。”

    花错原本是江湖人一手凌厉狠毒的折花剑十分出名昔年他与一个年岁相仿的鹤姓少年一道四处游历两人皆是剑术高手人称花伤鹤唳一时风头无两。

    但是大约四五年前的时候两个少年不知道因为什么闹翻分道扬镳而很快的江湖上便失去了花错的踪影再过两三年花错被仇家找到围攻虽然他杀死了所有人但是自己也身受重伤便来到公主府找容止由容止将他作为面安顿进来一直以药材吊着性命。

    越捷飞还说了些花错在江湖上的战役说得比较专业楚玉听不太懂说话间两人已经走近尚药司途中楚玉将烫手的托盘随便交给遇见的侍女。

    楚玉早些天在府内闲逛时便曾经路过这里只是没有进去一瞧但是路线却还是记得的。一进尚药司的院子里便闻到浓郁的药材味有几名医工学徒正在院子里以刀圭量取药末分装专注得连有人到来都没觉。

    楚玉径直走入里屋屋内坐着两人一个五十多岁还有一个三十多岁身上穿着很庄重的服装应该便是府上医官。他们都正在阅读书籍楚玉轻咳一声惊动二人趁着二人行礼之际问道:“容止的伤势你们去看过没有?”

    年长的那个低头答道:“回公主容公子的伤势并无大碍只需修养数十日便可痊愈。”

    楚玉点了点头忽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她既然过来了也不能就只问这么一个问题吧但要说让她问那个壮阳的粥她也实在不晓得应当如何开口。她佯作若无其事的样子顺着屋子行走目光晃过靠墙的书架最后落在两人面前的桌案上书架和桌案上都摞着一些书籍和诊断记录还有公主府里用药的记录。

    看情形这两人是在整理过去的资料。

    楚玉随手抽了几本册子浏览看着看着她皱起眉来。

    原本只是随意的翻看渐渐的楚玉看出一点不对劲在三年半到四年前左右这段时间里诊断记录竟然是一片空白好像凭空缺了这一块似的不过与诊断记录不同药物消耗的记录却还在并且就正好摆在桌案上她取过来那本册子低头仔细的阅读。

    那段时间的药物消耗量十分的大楚玉拿了另外几段时间的记录做对比三年半前那段时间府内的药物消耗出正常水准三四倍并且大部分都是治疗外伤的药物。

    联想起越捷飞方才说的话楚玉眉头一皱张口便想问那两名医官话到嘴边又转个弯咽回去:倘若真的曾经生过什么大事作为公主不可能不知道而那份不见了的诊断记录也许是刻意销毁掉的。

    念头一转她的话便变成了:“你们在这里多久了?”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