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凤囚凰 > 第七十章 疾驰马车中


    容止是楚玉半途给硬拉来的她拽着天如镜步出东上阁正要往公主府外走时却忽然想起曾听说容止的医术在公主府内是最为高明的虽然不清楚到了什么程度比之宫中御医如何但是死马当作活马医顺道带上他也算是有备无患。

    楚玉自己生了一会而闷气慢慢的也平静下来现在不管怎么样反正是到了这一步她就算再怎么郁闷也改变不了事实静下来后她开始注意到车内两个人。

    此时容止已经收回了观察楚玉的目光转而投向坐在车内另一侧的天如镜他很仔细的看着天如镜剖析的目光好像连被观察者的每一根头都要切开来看看这时候楚玉不得不佩服天如镜的定力假如她被人这么看着铁定浑身不舒服亏他还能平静如初的与容止对视。

    楚玉不说话容止不说话天如镜也不说话。

    车内一片诡异的安静只有车轮和马蹄声贯耳而过。

    容止和天如镜两人的年龄看起来相仿而气质也有些相似都是像玉一般温润像云一般高雅可是仔细分辨却是天渊之别一个好似天上明澄之镜剔透清澈一个宛如渊底无尽之潭深沉悠远。

    容止嘴角扬起一个微笑而奇妙的弧度他望着天如镜慢慢的道:“你就是现任的太史令?虽然曾经听闻大名但如今还是头一次见到你的模样。”

    天如镜淡淡的道:“我也知道你。”

    车壁的内侧贴着雪白柔软的毛皮容止靠在皮毛上身上雪白的衣衫与身后几乎溶为一体他纯黑色的眼眸中泛起一丝浅浅的波澜很快有湮没在无尽的幽深之中:“他提过我?”不等天如镜回答他轻轻的叹了口气道:“你和他……前任太史令是什么关系。”

    前任太史令?

    楚玉猛地想起来上回听王意之说。提出化学试验方法雏形建议的便是前任太史令楚玉这回找来天如镜除了想要利用他达成目的外还想顺便问一下他前任的去向怎料还没问到点子上就被给打断了。

    听容止的口气他似乎和前任太史令打过交道?

    天如镜的回答很平和:“他是我师父。”

    容止点了点头道:“几代太史令都是由你们云锦山一脉传承你与他的关系我原也能猜出只是不求证一番总是心有不安既然你继承了太史令之位那么……”他的嗓音陡然幽冷仿若浸在寒冬的雪水之中“他……呢?”

    这话问得极好也是楚玉想知道的前任太史令呢?去哪里了?

    “师父已死。”天如镜静静的说他说这话时神情依旧冷淡漠然好像死的并不是至亲的师长而是一个毫无关联的路人。

    容止眼波温柔的望着天如镜很慢很慢的道:“原来他竟已死了……真可惜。”他说话原就轻缓低慢马车行驶之间几乎将他的声音完全盖住只余些微纤细游丝在空气中漂浮。

    楚玉也想跟着说些节哀顺变什么的场面话虽说人家看起来并不怎么哀伤可是连容止都说了可惜想必那位前辈是个不错的人她也该表示表示……

    还没张口却又听见空气里飘来容止轻慢的声音:“这样惨淡收场一死了之可真是不像他的为人不过你既然是他的传人我也不会怀疑你说的话云锦山一脉的正统传人从来不在这种事上说谎的……虽然此时应道节哀顺便可是我还是想要说这是我四年来听到的最好的消息他死得实在太好了听闻他的死讯我心中欢悦无以言表。唯一有些可惜的便是我没能亲手了结他的性命。”

    他语调轻柔如雪语意却又何其的恶毒刻薄。

    楚玉这才回过味来容止根本就不是在叹惋只是可惜没能亲手干掉天如镜他师父这两人究竟有什么天大过节竟然直到对方死了还依旧怀恨在心?

    可是面对这样的言语攻讦天如镜别说色变连眼睛都没眨一下看他的样子。楚玉甚至有些开始怀疑那死的究竟是不是他师父过了片刻他才道:“师父临死之前曾对我说过世间万物皆有定数不是你的终究不属于你人之生死也是如此他的死与世间万物的生灭一样皆是天数每一天都会有无数的新生与无数的死亡他不过是其中之一。他对我说倘若我有机会与你相见便带一句话你是他生平所遇最可怕的敌人也是最了不起的敌人倘若死后有幽冥鬼域他会在那里等着你。”

    楚玉从最初瞧见天如镜始直至现在头一次听天如镜说这么长的一段话他的咬字很清晰每一个字都清清楚楚然而一长串的听下来却更有种奇妙的违和感好像他只是在朗诵一段写在纸上的话没有自己的半点感情加入其中。

    容止听了面上浮现莫测的笑容他静静的笑了一会儿才低声道:“确实令师是个了不起的人他也是我这一生唯一的败绩算到如今已经有三年七个月。只可惜他已经身死我有生之年再没有机会挽回……倘若有鬼域我会去寻找他的。”

    他的声音低得几乎听不到若非楚玉坐得较近兼之马车行驶的声音减弱了她也许会错过这段话。

    而当容止说完后放慢了度的马车也在此时停了下来。

    目的地皇宫已经抵达。

    方才楚玉焦急去见王太后心中只嫌马车行驶得不够快现在她却是忽然觉得马车的度太快了因为车才停下这两人便又恢复了如最初那般死寂般的沉默甚至连看也不怎么看对方了。

    =================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