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凤囚凰 > 第八十章 今朝有色香


    玉毫无所觉倒是桓远神情微震片刻后觉察手背上触感有些不自然的挣出手来低声道:“公主容止之能远在我之上。”虽然不情愿可是他也不得不承认这一点。

    他慢慢的说着:“公主我才能不足这些事务还是交还给容止为好。”

    真是口是心非。

    楚玉双臂撑在长几上身体前倾越过低矮的桌案脸与桓远不足一尺距离她紧紧的盯着他:“我说你可以你就是可以今后不要再让我听见你说出妄自菲薄的话你才接手这些事务多久?而容止又是做了多久的?你资历不如他此时艰难些在所难免倘若你不思进取那才是真正的输了!”

    一张脸猛然在眼前放大桓远一时间不由得屏息他的的目光在楚玉姣好的容颜上停留片刻有些不自在的避开身子后仰少许:“是公主。”

    为什么心中忽然升腾起无可遏制的欢悦?暗暗的高兴着?

    真是可耻。

    不对他与她之间仅仅是交易他付出忠诚她给他自由先前彷徨失落只是怕她会反悔罢了。

    定是这样的。

    收敛起心神桓远垂目肃容道:“是。”

    楚玉虽然不明白他为什么一下子变了语气但她现在已经极累一日奔走耗费心力解决了桓远此时便有了倦意。懒得多想她站起身摆了摆手道:“总之你莫要再提这件事我不但不会让容止取代你的位置过些天我还有重要的事要交给你去办你等着便好。”

    还有?

    楚玉说完便起身离开留下桓远身如木雕般呆坐着他微微懊悔:早知道会这样。方才应该更坚决的辞去职责才对。

    *************************

    一觉睡到自然醒已经是中午时分楚玉躺在床上看着从窗纱透出的阳光也知道时候不早可是身体惫懒着。不怎么想动弹。

    已经有好几天是这样的度过除了处理必要的事基本都躺在床上呆。

    往常这个时候她已经进入宫中和小皇帝套亲情关系可是经过那日她格外的不想看刘子业那张脸。

    而针对刘子业的那部分计划。也因为天如镜地拒不合作而暂告中断不得不重新拟定。

    楚玉翻个身幽幽的叹了口气。想了想还是起床了唤幼蓝粉黛进来服侍她洗漱。

    那三日的惩罚时间已经过去楚玉又把幼蓝调回了自己身边毕竟这个心灵手巧的侍女在本职工作方面还是做得很不错的不过因为幼蓝三日囚禁她也多提拔了一个粉黛一起留在她身边。

    懒散着衣脚踏木屐。楚玉拖着步子先去桓远那里逛了圈照例说番勉励的话随后便前往沐雪园现容止不在。

    楚玉想想又慢悠悠地折往春色暖园还没走近院子大门便听见一声凄厉惨叫:“啊!”惨叫声落下后。柳色愤然的声音传出:“疼啊容止!你能不能让花错放下那根竹条我又怎么了?你动不动让他打我?”

    楚玉一笑的推门进去放轻脚步小心的不惊扰屋内的人只听见容止悠然道:“你方才瞧错一个数自然该打再有异议我让花错加倍打。”

    柳色声音弱了些可还是十分不平:“你要打也成可别打我的脸。再这么打下去我还要见人么?”

    容止轻笑一声:“你怕这个作甚?若是爱惜容颜我这里有上好伤药待你完成了今日应做的课业我便给你敷药。”

    之后屋内的声音模糊起来大约是柳色小声地抱怨几下最后还是不得以屈服于强权。

    楚玉走入屋内。

    窗户打开着阳光从屋外透入令屋子里看起来显得十分明净花错靠在窗边一手拿着条约莫两米长的细竹竿竹竿的尖梢正好搭在一条黑色长几边上容止与柳色坐在长几一侧面前摊开几本陈旧账册容止背

    梁柱眸光半阖而柳色则扭着被抽得青一道姿一道的浏览账册。

    听见楚玉脚下木屐的声响柳色抬起头来正让楚玉瞧清楚了他脸上的伤痕柔媚娇艳的容颜上。一共八道青紫交错的瘀痕纵横的隐约的构成一个字:花。

    楚玉一瞧便忍不住笑出声来柳色慌忙的抬手捂住自己地脸不想让她瞧见这么一副难看的模样片刻后他忽然想起来即便他容貌无损公主也不会在宠幸他了。

    目光黯淡了少许柳色慢慢的放下手站起来行礼:“见过公主。”

    见他如此凄惨的模样楚玉也有些不忍她注目一旁的容止以眼神问他能否不要那么严苛。

    容止笑着摇摇头道:“公主你有所不知柳色虽然天分惊人可是我却觉他有个好逸恶劳的毛病、倘若不逼上一逼想让他学点儿东西可是比登天还难。”柳色怕同怕苦如此作为是制住他的最简单的办法。

    若非好逸恶劳又贪图享受柳色就算只是子承父业也能混个小康但他偏偏不愿意辛苦劳累才巴巴地自个送上门来当面而在公主府偷盗贪污也是为了今后能安然享受冒险。

    楚玉想想也是倘若柳色不快点儿学习并职掌府内的帐目她很难把桓远给腾出来做别的她自己这边也很缺人手于是便不再过问容止的管教方法。

    想起自己的事楚玉下意识的瞥了容止一眼后者闻弦歌而知雅意手指轻敲一下长几道:“暂且休息片刻花错劳烦你给柳色敷药我与公主出去一会。”

    两人走入园中又听见房中传来惨叫声:“花错!轻点轻点!死人啦!”

    相视一笑容止对楚玉道:“公主可是有什么为难之事?”

    楚玉想了想决定道出自己的烦恼:“确实有为难之处我想在城中或近郊处另外置办一处清净宅院可是不能以我的名义来而是伪以他人之名。”要做到完全的隐秘不让人知道房主的身份家中仆役也要全新地与公主府全无关系的。

    这件事说起来容易但是到了想要实施的时候操作起来却不方便先别说隐藏伪造身份光是想要找一处清净宅院便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容止悠然的道:“公主烦恼于此为何不去相求与王意之?”不论是财富还是人脉王意之都是顶尖的只要王意之愿意代为出手什么假身份又或者清净宅院都能手到擒来。

    楚玉一听愣住她定定的看了容止许久才无奈的撇撇嘴:“还有什么事是你不知道的呢?”她认识王意之也不过便是最近的事然而却好似一切都逃不过容止的耳目令楚玉很是无可奈何。

    不过……知道就知道吧眼下也没什么必要瞒着他甚至还有可能借重于他的力量。

    容止笑了笑漫然道:“公主如是愿意信任我可以将此事交给我由我与王意之商谈担保公主如意便是。此外除了柳色我想向公主推荐一人大约能帮桓远一二。”

    “那就交给你罢。”听到说正事楚玉收拾好了心情问道:“是谁?”

    容止静静的道:“墨香。”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