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凤囚凰 > 第八十三章 萧别的发难


    玉如此作为不过是为了让王意之能够感受到她的诚构思虽然当下没有但是制作工艺并不复杂明眼人一看就差不多能明白可是那玉扇却是非巧手耐心不可得。

    王意之是识货的人也知道这样的玉扇要花多大的功夫越是精巧纤细才越是考校手艺暗暗领了楚玉这份心意口中笑着应声道:“好届时我一定前往。”

    楚玉微微一笑这扇子不过是个路引她还有些玩意要准备一些日子才能拿出来。

    两人说话间已经走出柳树林流桑与越捷飞跟在他们身后越捷飞是早就习惯了被忽略但流桑却望着两人背影闷闷不乐。他听不懂二人的谈话仿佛楚玉与王意之站在了另外一个世界他看得见却摸不着。

    好容易等楚玉与王意之谈完了流桑一个箭步冲上前去抱住楚玉的手腕并特意看了看王意之可惜他的示威并没有多大的震慑力看起来反而像一只全身毛竖起来的小猫。

    王意之的目光在流桑的手上停留片刻随即转向楚玉扬了扬眉毛笑道:“你养的小猫很是有趣。”

    流桑年纪虽小却并不笨他如何不知道王意之这话完全没把他放在眼里气不过道:“你别得意今后你来了公主府论起先来后到你还得叫我一声百里哥哥!”他之所以叫容止等人作哥哥并不是因为他们的年龄比他大而是因为这些人都在他之前便已经在公主身边。

    这个。与世间男子纳妻妾。后来的小妾叫先来地做姐姐是一样地道理。!!!

    流桑话音方落周围便陷入可怕的寂静之中。

    楚玉愣了。

    越捷飞愣了。

    王意之也愣了。

    过了片刻。王意之陡然爆出大笑声他一边笑一边用手按着腹部弯下腰俊逸的脸容微微扭曲似是笑得肚子都痛了。

    楚玉一瞬间脸烧得好像要燃起来只恨不得身旁有个地缝能让她钻下去。

    太丢人了!

    呸呸呸呸呸!童言无忌大风吹去!

    看流桑还有再开口地意思。楚玉连忙伸手一把捂住他的嘴严厉的盯了他一眼:“出门前我怎么对你说的?要听话不能乱说话你怎么做的?”

    流桑眼光一闪顿时变得可怜巴巴像被遗弃的宠物一样垂下头去。

    教训完流桑楚玉苦笑地转头望向王意之道:“意之兄不要介意。小孩子胡乱说话。”

    她还想解释却有外人从远处插入话来:“老远便听见意之兄的笑声不知是什么事让意之兄如此欢喜?”楚玉闻声看去见来者是裴述。面上尴尬之色立即收敛自己也退到了一旁。

    说起来。裴述还是引荐她与王意之结识的牵线人若不是头回出公主府在街上被人追逐偶遇裴述楚玉也许现在都找不到接触本朝上流阶层的机会。

    即便她身为公主可是有些贵族的家世追溯算起来比这个朝代的年岁还要长他们若是不愿意带着她玩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她只能先获得这些人其中一部分的承认进而溶入这个***。

    虽然遇见裴述是偶然可之后的每一步越是走下来楚玉心中地计划便越是明确。可惜她毕竟不是精于谋算的人物虽然尽量冷静与缜密可是在过程之中还是有不少意外。大思路是对的错误的是小细节。

    府内宫中以及外交这三者之中前二者在进行时生了不少地意外比如容止比如柳色比如桓远而宫中的天如镜又是最大地挫折眼下唯一没有什么波折的便是这里了。

    可偏偏这是最不着急进行的。

    事有轻重缓急本来王意之这边算是缓的可以徐徐图之而刘子业那边却是急的需要加紧进行可是一来是因为天如镜二来是因为楚玉对刘子业极端失望导致本来该着急的那方反而寸步不前。

    王意之令童子先将裴述领往余香斋自己落后几步瞧着楚玉微笑道:“虽然子楚兄来了我这里后一直与我谈笑可是我却晓得子楚兄心有所忧我虽不知是什么事也不知该如何劝解但子楚兄若是有暇可常来我这儿休憩聊以忘忧。”

    说罢他便大步去追已经走远的裴述。

    站在原地苦笑着摸摸脸:她竟然表现得这么明显么这么虚掷光阴了须知她现在每一天都是用来救命的明日就算再怎么反感刘子业也要以一副好姐姐的模样去见他。

    会客的大厅名作余香斋其他宾客6续到来时楚玉也身在其中了。

    余香斋简洁而清雅厅中木质摆设乃至房梁木壁皆采用带着香气的木料因为时日已久香气早已消散可是倘若细细的嗅闻却又于虚无之中感觉到那么一丝若有若无的余香。

    余香斋大厅内摆放着两排堪一尺高的长几楚玉与随她同来的流桑越捷飞一起坐在一条长几后越捷飞虽然也跟着坐下但他的手始终按在剑柄上随时可以拔剑。

    聚会的主体无非是吃吃喝喝众人在一起谈论些文学或人生道理更有甚者讨论起了生命的意义场面很热闹楚玉却觉得没什么意思不想参与其中她不说话流桑和越捷飞就更加不会说因此楚玉这一座的沉默便成了唯一的不和谐。

    —

    裴述与萧别是坐在一起的就正好在楚玉所在长几的对面萧别神情冷淡不怎么说话但是裴述却与人交谈得热切好容易休息下楚玉瞧见萧别偏头对裴述说了些什么心中警铃声陡然作响不一会儿就看裴述望了过来开始难:“子楚兄一直不说话可是心中有什么高论?”

    楚玉凝视着裴述见后者的目光有些闪烁便知他此举是萧别所指使的再看看萧别后者又恢复了眼观鼻鼻观心的不理睬状态。

    知道是萧别有意为难楚玉心中冷笑一声镇定的开口道:“在下其实在想一件不怎么相干的事一直百思不得其解请诸位见谅。”

    “哦?是什么事呢?子楚兄请说。”王意之取出折扇刷的一下展开这个动作顿时吸引了其他人的注意力便有人询问折扇的来路王意之自是笑笑抬出楚玉于是又有更多的人将目光集中在楚玉身上。

    楚玉冲王意之一笑以示谢意随后吩咐流桑去马车上取来自带的折扇流桑快步跑出去了她才不紧不慢的道:“我所想的是前几日有人跟我说的故事是说一位拥有神通法术的天师将一名二十八岁的男子送往三十年前命令他杀死两个人那两人便是男子的生身父母而三十年前男子还未曾出生。听了这个故事我觉得很是奇怪倘若那男子在自己出生之前杀死了他的父母那么三十年后也不会有他可是倘若没有他也不会有人去三十年前杀死他的父母那么他的父母又将生下他来可是倘若他能够生下来又会回到三十年前去杀父母……如此反复想下来怎么也不是个尽头呢。”

    楚玉丢下遗传话便自顾自取出折扇展开风度翩翩的轻摇。

    其实她方才所想的并不是这个但这个问题她在一段时间前却是考量过的这是个奇妙的悖论每一个结局都可以造成其前提不成立想必足够这些人费些时间思考没有人会再有闲暇来为难她。

    不出楚玉所料她话才说完周围便一片寂静众人各自陷入沉思楚玉嘴角挂着一丝冷笑瞥一眼愣的萧别后望向座的王意之后者并无为难之处只如楚玉一般慢悠悠的摇着扇子似是胸有成竹。

    过了片刻流桑抱着一堆折扇回来了这是楚玉事先便准备好的而每把折扇的吊坠上都是一只小扇子扇上刻着她的请贴只不过这些小扇子的材质多半是木材制作较为简易不似王意之手中那柄花了许多功夫。

    楚玉微微一笑打破沉默:“这是我自家自制的折扇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物平日出入携带也方便些算是给各位的见面礼此外吊坠之中有在下的邀约一月之后我楚园将举办一场极为别致的聚会诸位如是有暇盼望拨冗来访。”

    众人接过折扇看了都觉新奇一时间投向楚玉的目光和悦了许多萧别嘴角一勾像是笑了可笑意却冷冰冰的透着寒气:“这扇子确实别致可惜主人人品污秽不堪前日你说我的琴声粗劣眼下大家都在你可敢操琴一曲让旁人品评一番。”

    原来萧别见裴述没能为难着楚玉便自己开口挑明语调的冷意之中颇有几分咄咄逼人的意思。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