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凤囚凰 > 第九十章 我乃世俗人


    住笑意楚玉一本正经十分严肃的望着天如镜道书和那光罩之外这……神物还能做什么?”

    这一回天如镜没有再如她所愿的演示也许是已经从楚玉带来的惊愕中清醒了他不再失神的任由她牵着走而是又恢复了那种近乎透彻的冷淡对楚玉的问话不理不睬。

    不说?不说也没关系她另有办法。

    楚玉耸了耸肩又拿起来那张写着二十六个英文字母的纸在天如镜面前晃啊晃伴随着她的动作天如镜的目光也不由得跟着晃动。

    天如镜即便多么的冷淡即便多么的不关心世俗可是他毕竟还是一个人无法做到真正的脱无我无法真正的做到万事不理。

    见天如镜这幅模样楚玉心中微微的高兴他这个样子可比那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顺眼多了。

    虽然看起来像是不解世事可天如镜并不是真的不解只是不去理会罢了别人想做什么他还是心里明白的。他知道楚玉在逗他上钩她如此动作表示她知道那些符号的含义并且以此为条件想与他做某种交换。

    倘若他想获知那些符号的含义便必须在某方面做出严重的妥协甚至有可能必须让她更深入的了解神物的奥妙。

    这是很危险也是对他很不利的交易。

    可是……那些符号乃是他云锦山师门一脉世世代代以来都想要解开的谜题困扰了多少代多少年。已经成为了一条刻在历任传承者心中的信念却没料到在天如镜这一代从一个意想不到的人这里。看到解惑的曙光。

    教他如何能不心动?

    天如镜自己一个人思索着挣扎着楚玉将书写了英文字母地纸收了起来在旁冷眼瞧着也不催促更不打扰。要让天如镜一下子下定决心并不是容易的事毕竟此事对他来说应该是十分重要她要给他思索的空间余地不宜催逼过急。

    现在这个时候。她反而不着急了。

    现在她和天如镜两人各自都有一些对方不知道地底牌。天如镜的底牌大半在那手环上那手环内还有什么资讯还有什么功能这是楚玉想要得知的。而楚玉的底牌却是她自己。

    虽然现在手环的主人是天如镜但是最能够理解其内涵的却是楚玉。

    现在天如镜完全不知道楚玉的来历反倒是楚玉知道手环大概是怎么一回事认识上的差距。就决定了优势在楚玉这边。

    思量许久。天如镜终于开了口:“我要回去好好的想想。”他转过身朝外走去。却忘记自己原本就站在距离门不远地地方恍恍惚惚的走了两步。眼看就要撞在门上那蓝色光罩却陡然出现将两扇门强硬地弹开避免了他额头受苦。

    楚玉在他身后看见这一幕眉头一皱暗暗记下这点:天如镜并不是个张扬狂嚣的人刚才他也确实是神思恍惚根本不会来得及反应前方的阻挡如此看来那光罩似乎是可以自动动的。

    目送天如镜离开视野范围楚玉才长长地吐出一口气紧绷的心情放松下来她一下子有些疲惫懒洋洋的什么都不想。

    一会儿呆幼蓝来问是否要用饭楚玉才觉时间已经到了中午挥挥手让幼蓝退下她关上被天如镜弹开的已经有些松动的房门返身走入卧房看了一会儿床随后像没骨头一样扑上去脸容埋在柔软的羽被之中。

    眼睛闭着什么都看不见一片黑暗地静寂中有一种被全世界遗弃地错觉。

    楚玉用力地抓住被角肩膀微微颤抖。

    她很想家。

    虽然已经很坚决的告诉过自己一切已经过去人要向前看不能沉溺过去这些天来她也很好地做到了这一点积极的为了未来打算着偶尔想起从前却并不深思一笑而过。

    她以为自己放下了其实根本没有过去二十四年的生活经历生长的环境已经烙印进了灵魂深处怎么会是那么容易抹杀的而今天天如镜手环所展示的一切又一次明确的提醒了她——她不属于这里。

    被浓烈的自灵魂的孤单所包围楚玉身体中的力量仿佛被瞬间抽空尽管心中对今后有着清晰而明确的思路可是此时却一点都提不起劲来。

    今天与天如镜的交锋表面上看起来是她赢了实际上她也占据了优势可是楚玉却并不能感到欢欣回头收拾战场她的内心却伤亡惨重无法遏制的孤独感让她全身冷在这个不属于她的世界她找不到归属和依恋绞尽脑汁的延长性命也仅仅是为了活下去罢了。

    室内的光线慢慢的变暗楚玉一动不动的趴在床上身影慢慢的埋被昏黄掩埋一直到屋内很暗了楚玉才慢慢的从床上爬起来肚子咕的叫了一声。

    她说不让人来打扰到了晚上吃饭时间侍女也不敢敲门楚玉从早上一直到现在都没用餐早就饿得前胸贴后心了。

    原想唤侍女来但楚玉想了想又决定自己去找食。轻飘飘的走出门去她一路朝外走可走着走着却又

    自己的初衷不知不觉的乱走起来待回过神来时片幽静的竹林她已经身在沐雪园之中。

    怎么会来到这里?

    楚玉摇头笑了一下打算转身离开余光瞥见不远处的青石台便是容止时常靠卧的那块楚玉心中一动忍不住走过去

    青石台光滑而冰凉楚玉伸手摸了摸没灰尘便放心的躺了上去。石台上虽然有点儿硬但是表面微微下凹。正好与背部的线条有些吻合睡起来还是很舒服的而那冰凉的感觉也不刺骨。浅浅凉意如水般温润难怪她时常瞧容止靠在这块石头上。

    夜里地夏风凉而不寒温而不燥楚玉躺下后又不想动弹了她闭上眼睛迷迷糊糊的又睡一会。半梦半醒之间感觉有些异样楚玉张开眼睛却瞧见模糊的夜色里。容止一身白衣宛若浮冰碎雪一般。站在一旁。

    —

    他凝视着她地眼眸深不见底带着似笑非笑的意味楚玉却没有笑她看了他一会。忽然开口道:“容止我很不快活。你不快活的时候会做什么?”

    容止微微一怔对她的问题有些意外他很仔细的想了想才微笑道:“我也不知晓。不快活便不快活吧。有多少人是能真正快活的呢。不过我在下棋的时候。心里会舒畅些。”

    楚玉笑了笑便不再说什么了。

    容止并没有在这里站得太久。见楚玉没有再说话的意思笑了一下转身离去。

    楚玉没留他甚至也没有转头去看他的背影一眼只依旧静静躺着仰面向天。从疏朗地绣枝空隙里她可以看见墨蓝色的天空星子晶莹而璀璨可是每一颗都十分寂寞。

    这些天来她费心思量步步为营说穿了还是她自己没实力没底气地缘故倘若把她和天如镜的位置换换有那手环光罩护身她只怕哪里都去得也犯不着管这么多。

    楚玉在心里幻想了一下要是她能得到那手环一切都该会是多么美好?最起码假如有人要杀她她可以凭借光罩防御一切物理伤害而手环中的历史资料也可以令她更好的把握眼下地局面直接得知将来谁要篡位而不是一个人孤独的慢慢摸索。

    但这自然是不可能的事天如镜对那手环如斯重视不论明抢还是暗骗应该都很难得手。

    也不知过了多久在十分清幽的竹林清香里漂浮着非常诱人的食物香气楚玉皱皱眉想起什么翻身站起走出林外便瞧见容止席地而坐面前生着一堆火火上架着一口锅香气便是从锅中沸腾的浓汤中飘出来。

    容止撒了一把切成丁地蘑菇进汤里抬眼笑吟吟地望着楚玉眨了眨眼睛好像在说就知道这样你会出来。

    楚玉有点不忿想要抬脚离开可是浓汤地香味不住的往她鼻子里钻把饥饿感全勾出来了又看见容止拿汤勺搅动一下汤露出锅里煮得酥烂地肉骨头她便很没出息的挪动脚步朝容止走过去。

    愿者上钩上钩就上钩吧民以食为天输给天并不是什么太丢脸的事。

    容止准备了两个碗拿起其中一个盛了些汤还特地舀出一大块肉放入碗中随后将碗递给楚玉他没说话只一直笑着楚玉原本有些郁闷可过后也忍不住笑了起来接过碗道:“多谢。”

    夏夜里喝肉汤喝完后便出了一身汗虽然身上有些难受可是充实起来的胃部格外的满足楚玉垂目凝视着空碗半晌忽而抬眼望向容止又笑道:“多谢。”

    前一个多谢是谢肉汤后一个多谢则是容止。

    面前的火堆烧得很旺热气熏着身体可楚玉不想离开与方才入口的肉汤一样这样真实而温暖的烟火气让她忽然间觉得很安稳今天下午所有的不开心都慢慢的化作烟尘散去。

    她其实是一个很世俗很寻常的人会做错事会为了一些事耿耿于怀会思念会沮丧可是让她愉快起来也十分简单比如只需一碗温暖的肉汤就能够驱散孤独的寒冷。

    身体是热的心中也逐渐温暖了起来。

    没有家没关系她自己建立一个家没有亲人也没关系她可以在这里找到关心的人。

    慢慢来总会好的。

    “容止。”放下碗楚玉轻唤道叫出名字她忽然又不说话了。

    容止放下碗挪动身体坐过来他的手按在她的手背上火光之中他的眼眸依然如雪般清洌带着温柔的笑意:“我不会离开。”

    他的话说得有些没头没尾楚玉却知道他在定她的心可依然忍不住问道:“假如十分危险呢?”手掌上传来光滑温润的触感楚玉有些不自在想要抽出来。

    容止微微一笑拉起她的手一根一根的合拢她纤长的手指最后慢慢的握住:“也不会。”他微温的掌心贴着她的指腹肌肤摩挲着肌肤他的指甲修剪得很整齐力量不大手却很稳。

    声音宛如誓言一般。

    夜风温凉仿佛沉静的春水楚玉情不自禁的张大眼心跳好似擂鼓。

    那么急促。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