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凤囚凰 > 第九十六章 各自的底限 上


    玉在花厅内设了檀木椅子一左一右的摆在黑漆的高桌上摆放着些干果零食中心立着一只羊脂白玉瓶子瓶中插一支青翠新柳。

    楚玉坐下来后便迫不及待的转向天如镜道:“许多天不见你想得怎么样?”从前她入宫的时候一般能偶尔遇见天如镜可这些天来竟然一面也不曾见过想必是天如镜刻意要避开。

    如今他既然亲自前来便说明他已经做出了决定。

    已经作出决定——这个事实楚玉只稍微想想便忍不住激动得微微颤抖虽然早知道天如镜会让步可是终于能让她接触那手环里的东西时楚玉的心神还是不由得飘荡摇曳不能自持。

    那里面会有什么?除了历史记载外是否还有别的东西?天如镜的师父天如月曾经制作类似化学实验的容器想必也是从那手环里得来的知识。

    天如镜垂下眼眸淡淡的道:“你想要什么?”他没有亮底牌而是让她先开条件。

    楚玉尽量做出一副漫不经心的神态微笑道:“我尚且不确定你那里有些什么呢?万一我要的你没有那岂不是糟糕?”她微微低下头以这个动作掩盖眼中的急切。

    虽然尽量表现得不太在乎可是楚玉自己知道她简直在乎得要死可是她不能表现出来现在这个时候是谁比较不在乎谁就占了上风。

    天如镜也明白她的意思是要现在就要看到些实在的东西否则交易无法进行于是便问道:“你要怎地?”

    楚玉淡淡的道:“我知道接下来再过一段时间。陛下便会被乱臣杀死改拥立一位皇叔做皇帝我要看看这部分天书的内容与我所知地是否相同。倘若一般无二我才肯信你。”

    目前她还暂时不知道天如镜手环里都有些什么也不打算胡乱猜测要些没有的东西楚玉把自己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当作一件无关紧要地小事放上台面以验证天书真伪为理由让天如镜展示出接下来的那段历史。

    她刘子业会死可究竟是谁所杀接下来又是哪个皇帝上位这个关键性的问题她却不记得。这是楚玉最大的烦恼倘若能骗得天如镜展示出那段历史。她也好相应的针对主事者做出对策接下来不管这场交易谈判是否成功她都已经先取得了实在的利益。

    楚玉打的就是这个如意算盘。

    这个要求表面上是合情合理的。看起来也没有什么破绽然而天如镜却道:“这一点我不能同意我只能给你看本朝之前的那部分天书记载而本朝之后地时候尚未到我不能呈现在人前。”

    楚玉心中陡然一沉。面上不动声色。道:“这又有何不可?我已经知道陛下必死。朝政必改难道看一看天书上是否有记载都不成?”她陡然冷笑一声。目光锐利的看着天如镜“本朝之前地事物各种典籍之中皆有记载我又看你的天书作甚?还是说你的天书根本就没有本朝之后的部分?那天书根本就是你捏造出来地?!”

    楚玉红口白牙的倒打一耙很不客气的指认天如镜在说谎用的也无非是激将法只要天如镜不受激一个冲动说不定就把接下来的部分历史亮给她看了。虽然嘴上言辞激烈可是楚玉心头却并不抱有多大的期待相反沉甸甸地沉得把先前地激动都压了下去。

    天如镜肯来找她应是做好了各方面完全地考量他的底限不会因为她地一两句话而变动所谓的激将法对他冷静无情的心性更是很难产生影响。

    面对楚玉的信口污蔑天如镜神情没有半分的动摇他静静的望着楚玉既不辩驳更不为此生气只十分平静的看着澄明的目光好似穿透了她的灵魂过了许久他才淡淡的开口道:“不能给你看天书的这一部分是因为你会为了扭转自己的命运做出违背天书记载的事我很明白。”

    楚玉苦笑一声一下子放松身体靠在椅背上仰起头她抬起一只手横盖住双眼轻声道:“你说得不错。”

    关心则乱现在乱的那个人是她。

    天如镜看出来了虽然前阵子她的突然袭击打乱了他的思绪让他慌乱了片刻可是这些天冷静下来后天如镜知道她并不完全清楚接下来的历史因为倘若她完全的知道是谁杀死了皇帝又是谁夺去了宝座她一定会为了自己的生存去对付那个人。

    可是她没有因为那么多人里她根本无法找到正确的目标。

    因此天如镜不让她看与她切身相关的那部分“天书”。

    这是他的底限。

    虽然经过这些天的思索心神已经十分坚定但见到楚玉这副模样天如镜还是忍不住微微的好奇他想知道除了这些外楚玉又还知道多少?她是如何得知这些的?

    还有便是在得知自己注定会死亡之后她心中又是什么样的一番感受?她是以什么样的眼光看着自己一步步迈向死亡的?

    天如镜从小受到的教育便是旁人之事微不足道不需挂怀这些年来他也是如此成长的他能看明白很多事却从来不曾放在心上他看着别人的悲欢离合喜怒哀乐却好像是看着另外一个世界那么的漠不关心。

    可是如今……

    天如镜微微的颦了下眉毛他却开始有些好奇眼前的少女虽然只是有些虽然只是开始却让从未有过此种感受的少年产生了不知所措的情绪。

    我该怎么办?师父?

    天如镜在心里默默的问:师父我眼前的女子名叫楚玉的她也是知道天书的那么她是否可以不算入旁人的那个范围内?成为不是旁人的那个人?

    天如镜望着以手遮眼的楚玉:“你在难过?还是绝望?”不由自主的问出话来天如镜听见自己的声音忽然又忍不住有些后悔。

    “难过?绝望?”楚玉听见他的问话忽然哈的笑了一声她拿开手以肘支撑伏在方桌边目中神采丝毫不见黯淡在奇怪之中还带着些兴味:“你这个问题问得真奇怪?我为什么要绝望?”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