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凤囚凰 > 一百零八章 谁家昆仑奴


    仑奴其实就是海外贩卖来的黑奴他们身体健壮耐劳肯干是非常好的奴仆能得到一个昆仑奴作为仆人是一件很时的事。

    但是这个昆仑奴怎么会一个人出现在此处呢?

    看他的模样似乎并没有主人。

    护卫见赶不走昆仑奴害怕宗越责罚便拔出了刀楚玉趴他伤人连忙叫道:“不要用刀省得血迹污了此地的美景!”这时候表现得慈悲为怀未免太扯楚玉只有用这个理由避免干戈。

    公主大人开口护卫只有收了刀伸手去推那昆仑奴可是他用尽了气力依旧无法动摇对方半分黑人依旧稳稳当当的站着他低头看了眼抓在他肩臂上的手像挥开一只蚊子那样轻描淡写的挥了一下手护卫便整个人飞出去片刻后摔落在溪水中溅起好大片雪白的水花。

    “不不走。”他结结巴巴的说口音有些奇怪眼神却异常坚定清澈宛如上好的琥珀澄澈坚硬。

    宗越皱了皱眉细长的眼睛里闪过一丝阴毒但很快就压了下去他抬了一下手便又有四名护卫围上去合力推搡着黑人而此时越走越靠近的楚玉也看清楚了那昆仑奴的相貌。

    那还是个少年十七八岁的模样脸容勃着青春的气息五官十分的标致大大的杏眼挺直的鼻梁嘴唇丰润饱满假如剔除那黝黑的肤色甚至有几分艳丽之色。

    真是漂亮的一头豹子。

    楚玉在心中赞叹着虽然见惯了府内的美色。但是乍见这种截然不同地野性风味还是让她不由得产生了惊艳的感觉。

    四个人上前一起推总算是稍微推得黑人少年动了动。但是也只是动一动而已他一皱眉伸出双手抗拒大喝一声那四人便被他给反推开了虽然没有如同第一个护卫那样凄惨的掉进水里但也狼狈地退了好几步。

    宗越面色变了一下几个护卫都奈何不了一个昆仑奴这个事实让他大感面上无光。心中的凶意也慢慢的升了起来楚玉虽然在关注昆仑奴那边。可也没忘记时不时看一眼宗越现他眼神有点不对劲了连忙在一旁道:“再上几个人我倒要看看。这昆仑奴的气力有多大。”

    楚玉这么话了宗越只好服从于是五个人六个人七个人。一直加到八个人。才送算将昆仑奴给推开。

    黑人少年跌跌撞撞的后退。一屁股坐在溪水边一条漂亮的长腿被清澈水流没过一半。他双手撑着地面神情懊恼的看了楚玉等人一眼很不服气:“你们人人多。”

    楚玉笑眯眯的道:“对我们就是人多欺负你一个人。”其实他们的八个护卫都没怎么讨好有地扭了关节有的脱了臼一个个痛得直抽气。

    听她这么坦白地承认昆仑奴一下子泄了气没再说什么他手脚俐落的爬起来拍拍身上的泥沙转身就要走在黑人少年的心里人多欺负人少输了也就是不服气一下并不会认为对方仗势欺人什么地更不会有什么羞辱之感既然楚玉等人推赢了他那么他便走掉好了。

    他才转身肚子里便出了“咕”的叫声声音大得连楚玉都听到了昆仑奴沮丧的摸一下肚子轻轻的拍拍望着肚子自言自语说话:“不不饿。”好像这么说就能真的不饿似的。

    楚玉噗哧一声笑出来她拉起刘子业地手低声道:“陛下我想要这个昆仑奴他力气这么大一定很好玩。”虽然面上笑着可她心里却在吃惊这少年还是饥饿地状态力气便能抵过八个壮汉假如让他吃饱了不知道会是什么一番模样。

    只不过是个昆仑奴而已看得高兴地刘子业自然不会反对他点了点头道:“好的要不要我令人把他给捉起来?”

    楚玉笑着摇摇头已经准备抬步上前:“不必我自己来便可以。”走出去时楚玉听到身后刘子业地叮嘱:“那你可要小心昆仑奴力气很大的。”

    她没回头只反手做了个放心的手势。

    顾忌着昆仑奴那惊人的力量楚玉没敢靠得太近只站在距离他六七尺

    问道:“喂你叫什么名字?”

    见昆仑奴露出不解之色楚玉笑吟吟的指了指自己手指点在鼻尖:“楚玉我叫楚玉你叫什么名字?”她洁白的脸容映着阳光手指鼻尖都泛着玉石般柔润美丽的色泽。

    昆仑奴呆了一下才学着她的模样点了点自己的鼻子却一不小心太过用力痛得他“啊”了一声捂着鼻子弯下腰去再直起身子时他鼻尖泛着点不易觉的暗红。

    黑人少年琥珀色的眼眸眯了起来眼角沁出泪花:“痛……”他鼓起腮帮子用力吹气想让疼痛减轻些可是伤口在鼻子上鼻子在嘴巴上吹出来的气完全无法接触到伤口他想了想稍微仰起头这样气息便可以朝上喷可是他仰起头时鼻子也跟着朝上了还是吹不到。

    怎么都吹不到昆仑奴很着急呼呼呼呼的吹得更用力不断一点点抬头最后头仰到了最大幅度楚玉完全看不到他的脸了。

    身后的刘子业已经哈哈大笑起来护卫们也是笑成一团楚玉虽然也想笑但不得不强忍着继续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已经现怎么都吹不到自己的鼻子了昆仑奴悻悻的低下头仔细想了想吐出一大串楚玉听不懂的音后又有些结巴的道:“阿阿蛮。”

    —

    前面那个是他本来的名字不过后来被绑着上一条船后大家都叫他阿蛮叫来叫去的他也默认这是自己的名字了可是从自己口中说出来却还是第一次因为没有人这样问过他的名字。

    从来没有。

    “好阿蛮。”楚玉的语气变得很温和忽然她有一种照镜子的冲动想看看自己现在像不像哄骗小孩的狼外婆:“你愿不愿意跟着我走?”

    “跟跟你走?”阿蛮迷茫的眨眼睛“为为什么?”

    楚玉脱口而出:“跟着我有肉吃。”她原本只是随便说说可是话音才落便瞧见阿蛮的眼睛陡然亮那双琥珀色的眼眸一瞬间漂亮得难以逼视。

    “真真的?”伴随着生硬结巴又欣喜的声音与之合奏的是阿蛮肚子里的长长鸣叫:“咕——”

    “有有很多肉?”阿蛮一边说一边不由自主的吞口水整张脸都好像在光仿佛又艳丽了几分。

    楚玉很肯定的点头:“我让你一顿都吃肉吃到饱为止怎么样跟不跟我走……”

    她话还没说完阿蛮便着急的打断她生怕她反悔似的猛点头:“我跟我跟!”

    ……这么容易就到手这小子是不是太好拐了?

    楚玉开始怀疑这拥有怪力的黑人少年根本是因为贪吃才被人抓来当奴隶的。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