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凤囚凰 > 一百一十一章 美人世无双


    阿蛮?”楚玉更惊讶了“他怎么了?”话才问出口很紧张的道:“难道他是个奸细?”

    墨香又愣了愣看着楚玉的眼神变得奇怪:“公主今日你怎么了?好像很不对劲生了什么事?”

    接连两次楚玉都将他的话想到别的方面就算墨香再迟钝也觉出不对劲了更何况他的心思十分细腻第一次失误还可以用楚玉太过挂怀容止来解释可第二次的错误猜想又是哪里来的?

    不需要墨香再说什么楚玉便知道自己又问了蠢话这世界上哪来这么目标突出的奸细?又是有哪家奸细是以摧毁别人家房屋为目标的?

    楚玉苦笑一声拍拍自己的额头道:“我也不知道怎么了你接着说吧别管我。”

    听了墨香有条不紊的叙述楚玉才知道阿蛮干了什么事那黑人少年被带回来后墨香便按照楚玉的吩咐让厨房专门给他一人煮肉足足吃了五六碗才停下来吃饱了墨香便让人给他刺字于是……

    “他反抗的结果就在您面前。”墨香无奈的道。他知道昆仑奴的力气都很大却没想到这昆仑奴的力气会大到这个地步十多个人一起围上去还制不住他。

    楚玉道:“为什么要在他身上刺字?”她没觉得阿蛮做的有什么不对要换了她在相同的位置肯定也会反抗的。

    墨香解释了下告诉楚玉这是通用的惯例因为昆仑奴是很抢手的奴隶刺字是为了标明他的所有权告诉别人这昆仑奴已经有主了虽然对这规矩不能芶同但看墨香一脸理所当然楚玉也不好说什么只摆摆手道:“不必刺了。现在阿蛮在哪里?”不会是跑了吧?

    阿蛮没有跑拆了几间屋子后他便自己一个人蹲在了院子角落等楚玉回来留着这么个怪力少年墨香自己也很头疼才会在门口等着楚玉问她该如何处理。

    楚玉让墨香领着自己去看。在公主府一角找到了要找的人只见阿蛮抱膝蹲在墙角整个人缩成一团听见有人来了他猛地抬起头来看见楚玉后眼睛变得亮亮的十分好看。不过他很不高兴看见墨香一手指着墨香跟楚玉告状:“坏人!他刺刺我。”

    这状告得可真没水准。

    楚玉哄小孩一样好生安抚:“好啦我骂了他了他以后不会刺你了你也乖乖的听话。明天跟我走。”

    墨香听见楚玉的话一惊:“怎么公主要离开了?”才来了不过一天啊。

    楚玉叹了口气道:“这是陛下的意思。”

    墨香皱起好看地眉身上浅浅的幽香被风吹过来:“可是墨香接待有什么怠慢的地方让陛下生气了?”

    楚玉苦笑一下:“没有跟你没关系。”也许跟她有些关系假如不是她提议去看兰亭也许就不会遇到那几个小孩。不会听见歌谣也不会多四个夭折的幼小生命了。

    又哄骗了一下阿蛮告诉他跟着她回建康可以有更多的肉吃楚玉被刘子业派来的宗越找去说明天启程的事。

    房间里只有刘子业楚玉两人刘子业默默的喝着酒。并没有说话。楚玉看着他喝。也不开口。他喝得很慢面色在光线阴暗地屋子里更显阴沉。过了好一会儿他才重重一摔杯子叫道:“阿姐我害怕!”

    他猛地抬起头来目光狰狞凶狠却又痛苦狼狈:“阿姐我害怕还是太子的时候我怕那死酒糟鼻废了我找借口处死我他喜欢一个小杂种却不喜欢我为什么当上皇帝后我还要害怕?!”

    楚玉被他摔杯的声音吓了一跳上前也不是不上前也不是只能全身僵硬的坐在原位但是她知道自己一定要做些什么刘子业现在需要的是她表明态度假如她

    么可能一时之间不会怎么样可是今后的路大概不

    她应该上前安慰他鼓励他甚至像从前那样让他的头枕在她腿上可是她没有勇气在这个时候去接近一只咆哮地野兽。

    刘子业又低下头开始咬牙切齿的诅咒从戴法兴到刘彧以及他的各个叔父和兄弟一个个的名字点过去口头上把他们统统凌迟了一遍他的声音越来越低也越来越快楚玉知道他大概快要到了爆的却依然不知道该如何上前抚慰。

    正在楚玉左右为难之际门被推开了楚玉赶紧的朝门口看去自内心地感谢给她解围的救星可是才看清门口的情形她又愣住了墨香白晢颀长的脖子被宗越一手掐着整个人被提起来双脚脚尖伸直才勉强能接触地面他白皙的连涨得通红因为痛苦而微微扭曲看见楚玉后他连忙投射来求救的视线。

    “怎么回事?”抢在刘子业和宗越开口之前楚玉问道“宗将军你抓我的人做什么?”

    宗越看了楚玉一眼对刘子业欠了欠身才道:“陛下方才现这小子在这间屋子门外鬼鬼樂樂似乎在偷听我便将他给抓了起来请问陛下应该如何处置?”

    说完原委宗越转向楚玉阴阴凉凉的问道:“长公主殿下您地人不会是奸细吧?”

    楚玉心头一惊知道宗越这话问得恶毒不仅给墨香扣了个死罪的帽子还顺便把她给扯下了泥水潭子她连忙开口因为慌乱连说话都有些断续:“不不是这样陛下墨香只怕是一时好奇绝非有意偷听陛下的说话……”

    刘子业淡淡的道:“我自然相信阿姐不会害我宗将军今后少说无用的废话。”

    宗越低下头:“是。”

    听刘子业如此说楚玉才松了口气正想进一步的为墨香求情抬眼却瞧见刘子业露出一个很浅的笑容那笑容和在兰亭后杀人时一般无二极度残忍混合而成地平静温情地外衣掩盖不住血腥地本质眼中闪烁着野兽般的绿芒:“至于这小子……”

    “杀了。”

    和兰亭时一模一样地两个字还是那么的轻描淡写似乎只是碾死一只蚊子似的那么简单。

    楚玉睁大眼睛。

    嗓子里含着声音可是还是和先前一样不出来也来不及出来。

    刘子业话音才落宗越便飞快的抬手拔出腰间长剑剑光映着黄昏最后的光芒他放开墨香的颈脖随后横剑一划。

    墨香白皙的颈项上印着可怖的红色指痕随后这指痕被喷出来的鲜血所掩盖那鲜血也喷到了剑上盖住了剑身倒映的残阳。

    墨香粉色的唇瓣微微开启平日里狭长的凤眼睁得大大的好像在困惑为什么竟然招致了死亡。

    容貌端丽的绝世美人世间无双的幽雅生香就这么简单轻易的失去了性命。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