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凤囚凰 > 一百一十七章 竟要休驸马


    公主?!

    楚玉只觉得全身的汗毛都随着这一声称呼竖了起来

    他是怎么知道的?楚玉下意识的望了一眼王意之后者苦笑着摇摇头表示他也不晓得。

    想起王意之在路上所说的这位老人家的神奇之处楚玉很快就释然了她前些天在建康也算是出尽了风头。更何况又与王意之有些来往得到这位老人的关注并不算奇怪而以上位者之能想要查清楚她的身份也并不是太过困难的事。

    一惊之后楚玉随即又恢复冷静自如她朝王玄谟点了点头:“多谢。”言罢便在桌案后的锦垫上坐下坐定之后她又抬望向王玄谟微笑道:“请问王都督请本公主来可是有什么事?”

    一时之间想不出该如何称呼学着王意之那样叫老爷子显然是不行的那是人家自家人的特权楚玉只好称呼王玄谟现在的官职而王玄谟既然点出了她的身份她也索性不再作伪直接以本来的面目相对。

    王玄谟睁开眼睛后便一直注视着楚玉他看着楚玉落座才淡淡的道:“公主与从前有些不一样了。”

    楚玉叹口气不用想她也知道那个“以前”指的是从前的山阴公主尽管已经很努力了可是她与山阴公主的区别还是会让明眼人一目了然只是没有人前来过问楚玉也就当没人现罢了。

    她心里面知道自己做不来山阴公主她不够狠不够果决。不够精明她也做不来山阴公主只有尽量做一个不违背良心的楚玉。

    迅安定了心神楚玉正视王玄谟的目光微笑道:“人总是会变的难道这世上有谁是一直一成不变地么?”趁着说话的机会她仔仔细细的打量这位王意之口中的传奇人物好像要将他每一根头都看清楚似的那么仔细还带着点高山仰止的心情:眼前这位老爷子太强大了。她要是有那份政局和形势的判断力也不至于到现在都还在愁。

    对于楚玉探究的目光王玄谟有些惊讶于是他也仔细观察了一下略一思索便知道原委:“原来意之来时已经告诉你了我的事这小子还是这么不向着家里人。”

    被当面叫破王意之无奈苦笑一下也跟着在楚玉身旁地锦垫上坐下道:“老爷子你就不要玩虚的了。下马威不是这么下的直接说出找公主有什么事吧说完了我们也早些回去。”

    正好早饭还没吃他便随手抄起筷子夹一块长案中摆放的菜肴往嘴里送。

    王玄谟深深的凝视着楚玉道:“公主方才称呼我为都督其实错了我前日得到陛下旨意回朝任领军。”

    楚玉见王意之一点都不客气的在旁大吃肚子里的饥饿也给勾了起来。她收到请柬后便没睡好眼下看王意之这么自在也跟着拿起了筷子。一边吃一边随意的道:“恭喜高升那么这与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王玄谟沉默看了她一会儿道:“公主此刻的作为似乎并不怎么稳妥吧?”当着他的面大吃可以说是十分失礼地难道她并不怕触怒他?

    楚玉放下筷子。拿起放在一旁银盘上的绢帕擦拭嘴唇。笑容绽放开来。刹那间显出十分的清澈明亮:“王将军在试探我我又何尝不是在试探王将军呢?本公主一直以为。有些话必须在双方立于平等地位的前提下才能谈下去否则便只是一方对另一方的操控或命令。”顿了顿她一指桌上菜肴“更何况王将军准备的菜肴不就是为了给人?”而她也确实是饿了。

    王玄谟笑了起来自从楚玉来了之后他这才露出头一个笑容并慢慢的从软榻上坐起。伴随着他的动作楚玉隐约的感觉好像有什么纷纷扰扰地浮现了出来。

    这个看起来并不是太打眼的老人是王家的主事者啊。她有些心惊肉跳地想。觉得口中有些干涩楚玉伸手去拿茶杯喝了一口浅碧色的茶水还没咽下便听见王玄谟道:“公主觉得意之如何?可有资格做你的驸马?”

    楚玉呆愣两秒钟缓慢消化完听到话正在往下咽的水一下子呛在嗓子眼简直怀疑自己出现了幻听。

    不对啊就算出现幻听也不至于是这么离谱的内容吧?

    好不容易平复剧烈的咳嗽楚玉无语地瞪视王玄谟从对方地神情之中正视自己方才听到地话不是幻觉才终于愿意承认:现实就是这么离奇。

    王意之只比楚玉晚一些放下筷子之后便展开折扇看一老一少斗法的好戏却没料到老爷子第一句话便扯到了他身上不由得也呆住了。

    比楚玉先回过神来王意之苦笑道:“老爷子你这是在报复么?”老狐狸!

    楚玉此时才找回说话地能力慢吞吞的道:“王将军我已经有驸马了。”虽然只是挂着好看的一只神龟但好歹是有个名头。

    老狐狸神色不变:“公主何等身份随时可以休了何。”

    楚玉郁闷的皱眉声音依旧慢吞吞的:“这不太好……”

    “有什么不好我家意之比不上姓何的那小子?”王玄谟不屑的道。

    倘若不是惦记着要尊重老人楚玉现在就想掀桌子暴走:“不是比不比的上的问题啊啊啊!为什么您老人家可以面不改色的说出这么惊爆的话啊啊啊!这不是媒婆的工作么!!”

    自然她只能在心里悲愤呐喊面上却不得不十分客气的道:“是本公主不是鄙人觉得自己配不上意之兄怕平白糟蹋了意之兄……”更何况那驸马也不是说休就休的。

    纵然山阴公主的胆子极大养了二十多面却依然没有做出休夫这么惊悚的事她又怎么可能做得来?

    何家好歹也算有些势力这简直就是在活生生的往何驸马及其家人脸上扇耳光啊……当然之前山阴公主也扇了不少就是了。

    ……靠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啊?

    王玄谟大度的挥了挥手道:“没什么配得上配不上的我看你们倒是很搭调我说配得上就配得上。”

    果然是宴无好宴鸿门宴楚玉感觉十分的倒霉早知道会生这样的事她干脆就赖掉邀请不来了。

    王玄谟还在做说客:“公主看看我们家意之论样貌论才学没有哪里比姓何的小子差你还有什么好迟疑的?更何况何家还不敢与我们作对公主尽管放心休了便是。”

    就算休个把驸马不是什么太了不起的大事可这替换的人选竟然是王意之一想到今后要换称作王驸马楚玉便感觉一阵的奇怪和不自在。

    王意之此刻也无心再摇手上的折扇他无奈的道:“老爷子你说来说去却没有问过我的意思呢。”这么就把他的终身大事给断送出去不太好吧?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