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凤囚凰 > 一百二十二章 还余一段香


    香他原本并不叫做墨香的这名字原本是为了献的。

    刘彧抚额想了一会却不太想得起这少年的本名了:“你原本是叫莫……莫……”莫什么来着了?

    墨香淡淡的接口道:“莫襄。”原本是看起来很平凡带点俐落的名字因为主人的境遇转为同音却柔靡的暗香虽然现在人已经脱离了原来的环境可是过去那个没有忧虑的天真孩子却是再也找不回来了。

    “对莫襄。”刘彧松了口气他定定的看着少年“今后你还是叫回原来的这个名字吧改日我给你造个户籍让你跟随在我身边但是在此之前我还要问你。”

    他一字一顿的:“你究竟有什么目的?”

    他今日抵达此地时墨香拦队要求见他他见这少年极为美貌且看着有些眼熟便允了他相见却不料少年一表明身份后便告诉他一个糟糕的消息:小皇帝召他去建康并非是为了旨意上所说的祭祖而是担心他谋权篡位要将他囚禁起来。

    尽管墨香带来的消息令他十分的吃惊可是焉知道这是不是一个引着他往里跳的陷阱?

    望着墨香似笑非笑甚至有点儿高深莫测的神情刘彧心头忽然有些暴躁他是什么人眼前的少年不过是一个面而已他凭什么这样看着他?

    他猛地站起来快步走到墨香面前一手捏住他尖尖的下巴指甲几乎要捏碎墨香的骨头:“给我老实交代?”

    痛楚深入到了骨头里墨香吃痛颦眉可是他的眼睛却笑了起来:“改名倒是不必横竖我已经用惯了这个名字。叫什么又有什么关系?湘东王以为现在的我竟还会怕死么?”他一眼就看出来。刘彧貌似凶狠的外表下十分的不安。

    墨香是战火中幸存地孩子。

    几年前一名王爷占据广陵城造反城破之后他被杀是理所应当但是当时还在当政的刘子业的父亲诏令一下一城地无辜百姓都要为了这件桩他们没办法左右的谋反付出生命而主持屠城的人便是宗越。

    对于过去。墨香有部分记得很清楚但是有部分已经模糊不过他一直记得那年的广陵城秋天还没有过完。便迎来了肃杀的冬。

    真是肃杀。

    他的父亲是跟随谋反王爷的谋士。其实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人物。原本只是想靠皇家中人这棵大树养家糊口混吃混喝过一生。却在这棵大树做出谋逆抉择时。不可抗拒的上了贼船。

    怎么都是死跟着谋反。可以晚一点死不跟着当时就死了。

    墨香问过父亲为什么要造反父亲很是愁眉苦脸地抚他的脑袋不太情愿的说“当今陛下无道”之类的话他觉得那时候父亲说话的语气和他被逼着背书时差不多。

    墨香那时候已经知道一点道理但是他并不明白难道这位谋反地王爷就是很有道了?没有等他想通便迎来了城破很多官兵闯进来四处杀戮。墨香和父亲藏在一个隐蔽地地方透过缝隙看外面地情形他看到了宗越那时候宗越的眼睛还不像现在那么细凶残戾气也更为地外露彰显他骑着马在街道上横冲直闯看到平民便一剑斩下去。

    鲜血横飞映着宗越快意地脸。

    后来墨香还是没能藏住当一队士兵经过的时候他实在饿坏了肚子不受控制地出叫声就这样被可笑的找到然后与父亲一道和城中的其他人一起准备待宰。

    那时候其实是感受不到太多恐惧的因为他已经被吓呆了昏昏沉沉的被绑缚昏昏沉沉的和城中百姓挤在肮脏的牢笼里昏昏沉沉的被推上屠宰场。

    他的神智一次清醒过来时转过头看左侧出惨叫的人是他的父亲父亲的头滚到

    上肩膀上面平平的还有很多鲜红的血。

    这就是……死。

    墨香无可遏止的恐惧尖声惨叫起来听见他的声音宗越很有兴趣的走过来拔出剑:“这个让我玩玩。”墨香知道他要杀自己可是他被绑着全身僵硬着连倒下滚动的力量都没有……

    后来他还是没有死成因为那时候沈庆之求先帝下了旨意五尺以下的孩童可以免死他小时候个子长得矮看起来比外表小上两三岁也幸运的逃过死难。

    但是没有死并不是一件幸运的事情他生得太美貌便不断的被人辗转贩卖待价而沽一次一次的被鞭子刑具教导如何服从如何献媚。

    最后一次被转手是他被刘彧买去送给当今最受宠的公主作为生辰礼物。

    那时候整个世界都是灰暗的不管怎么都看不到希望他以为自己这一生都将这样度过了。

    镇定的望着刘彧墨香的笑意之中多了些柔媚眼波温柔得好像情人的刀那么的柔和却又那么的锋利:“湘东王我不怕死真的一点都不怕只要你有那个决心现在就拔出腰上的佩剑杀死我。”他早年筋络骨受过严重的伤害虽然这两年有在调养可是依旧柔弱不能习武没有多少自保之力只要一个稍微健壮一些的人便能够杀死他。

    刘彧在墨香眼睛里搜寻许久始终找不到其间的恐惧最终他挫败的松开手沉声道:“你究竟有什么目的?倘若你不说明我是不会相信你的。假如我没记错的话前不久公主府上死了个据说体带异香的面那是不是你你又是如何活下来的?”

    虽然得到的消息并不精确但是刘彧也不是全然的一无所知。

    跟随着宗越外出听到了那歌谣的士兵已经被秘密处死可是墨香的身故楚玉却仅仅盖了个病故的名头并没有如何掩藏。

    墨香笑笑道:“那是很容易的事我曾无意间瞧见一个形貌与我极为相似的孩子便留心养来做用途那日陛下带着宗越驾临公主府我趁着与宗越要陪陛下出门的当口对他说我是当年广陵城的冤魂随后再让我那替身出面找个机会让宗越有理由杀死。”他则承诺那少年给他家人足够的金钱。

    那时候正值黄昏光线有些昏暗即便面孔上有细微的不同也会被认为是因为痛楚扭曲了又或者是明暗的问题。

    最为熟悉墨香的楚玉在那时没有忍心多看。

    而墨香提早到公主府也为偷梁换柱做了一定的准备。

    “湘东王请放心我纵然不来与您相见您难道不也是终究要入建康的么?且不论我所说的是真是假如今局势您是非去不可。当今陛下若是没有那个念头倒也罢了去也无妨倘若有而您奉召而不入岂不是给了陛下一个说您谋逆的借口?何不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随机而动?”微微欠身墨香低下头将笑意掩盖心中却有快意升起:“我此时前来传讯不过是为了让您相信我的才能湘东王若是愿意倚重我我不仅能保住您的生命地位还能辅佐您更为尊荣。”

    他慢慢的道:“我现在有一身本事我要拿这本事换取些东西。”

    犹豫良久刘彧伸手扶起他看不透的少年:“倘若我他日能平安尊荣……最好的官职由你挑选。”

    墨香依旧低着头讥嘲一笑:“多谢湘东王……不主人。”

    说这话是天大的荣宠么?给块看不见的肉骨头便想要人给他做狗?莫忘了有的时候狗也会挑主人的。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