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凤囚凰 > 一百二十七章 深夜风雨晦


    昶!

    “刘永……”在这暴雨深夜里楚玉太想念太阳了几乎脱口而出些不该说的不过她及时警醒立即闭上了嘴。

    刘昶看见楚玉时也顿时知道了不妙方才雨声太大加上他被摔得头昏眼花他没听清楚萧别与楚玉的对话假如他知道这辆马车里坐着的是一个公主他怎么也不会抬起头来的。

    看见刘昶楚玉一下子全明白过来了为什么方才萧别的神情那么不自在为什么他在这个漆黑的雨夜独自外出。

    她的目光停留在刘昶的脸上:原来是这样。

    萧别正在帮刘昶秘密逃离他假装要出城让刘昶假扮成他的马车夫以期能够掩人耳目。

    这场大雨原本是极好的掩蔽可是他们的运气偏偏不好在途中竟然生了这样的事故交通工具被越捷飞两剑了帐。

    “公主。”萧别紧绷的俊美脸容有些尴尬不知道该做如何说辞也不太愿意直视楚玉不管音乐上多么的相通可是他们现在却站在相反的立场之上至少在所有人看来楚玉都是刘子业那一边的。

    此时刘昶心中只有四个字:天要亡我。

    他方才是见识了越捷飞剑术的他和萧别两个人加起来都不会是他一只手的对手想要从眼前这一关闯过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正在刘昶绝望之际刘楚玉将车帘完全掀起来淡淡的道:“你们在外面站着做什么?赶快上车。”

    萧别惊愕的转回目光:“公主?”她竟然让他们上车?

    楚玉左右看了看催促道:“你们快点不要磨磨蹭蹭的我车上还算宽敞两个都上来。”

    刘昶和萧别两人对视一眼虽然有些迟疑。但是若是在外面耽搁久了只怕会更加不妙便先后上了楚玉的马车。

    马车内足以容下四人容止和楚玉坐在一侧后来上车的两人坐在另一侧。

    楚玉放下车帘后容止便立即吩咐越捷飞:“离开这里。”随后他掀开身旁的藤箱取出两条干净的布巾分别丢给萧别和刘昶:“擦干。”

    接着他又一指车外:“擦干血迹后。劳烦刘兄暂代车夫之职。”说这话地时候他的眼睛是看着刘昶的。

    越捷飞斩马喷出的鲜血有少许溅到了刘昶脸上身上。不过很快就被大雨冲刷掉了大部分血迹只两三下便将残余血迹擦干。他听到容止的话拿着手巾的手微微一顿随即明白过来他的意思。

    他现在是一副车夫地打扮虽然说不会有什么人有胆子进入公主的马车搜查可是为策万全还是让刘昶继续扮演车夫地为好。倘若真的被人拦下对方也许会仔细搜查车内。却不会太关注一个马车夫。

    “不过在此之前请刘兄赎罪。”冷不防地。容止欺近刘。双手手指在他脸上巧妙地轻轻一拂刘昶只觉得自己的眉尖眼角鼻梁和脸颊四处被擦上了些什么温热的东西。但是并没怎么看清楚随后容止抽身而退萧别往这边一看看见刘昶的形貌忍不住大吃一惊。

    容止改动的并不太多仅仅是将刘昶的眉毛往内凑了一些眼角勾出一条线拉长拉细鼻梁和脸颊两侧分别抹上了一点颜色便立即让整个人都看起来不一样了脸颊和鼻子地变化尤其明显鼻子带着明显的鹰钩而脸颊则好像被削去了两片。

    倘若是不熟悉刘昶地人只怕现在完全认不出他来!

    容止收回手又懒洋洋的靠在了车厢壁上淡淡地道:“我们今夜冒雨出行本来是为了寻人准备不太足仓促为之两位见笑。”

    萧别却笑不出来他们一上车便是这文雅得有些文弱地少年从容调派言语之间竟似认得刘昶但是对其却毫无恭敬之意指派得理所当然这种气度仿佛长期处于上位一般。

    而他方才露出的一手也是神乎其技。

    这少年是什么人?

    刘昶

    止巧手一改装立即戴上了斗笠虽说对于容止毫无有些不悦但现在是生死存亡的关头不是要面子的时候他是个很识相的人立即就遵从了他的调遣戴上斗笠往马车前头钻去。

    马车内他原来坐的地方留下了一滩暗色的水渍。

    等刘昶出去了一直任由容止安排的楚玉才感觉出一些违和之处她并没有说出刘昶的身份但是看容止的表现似是已经掌握住了全盘局势一般他又是如何知道的?

    不过因为萧别在此她并没有问出来只在眼神之中流露少许疑惑。

    容止懒慢侧身在她身边轻轻的解释一句:“察言观色辨局思人。”简单的说明他为什么会看出刘昶的身份。

    谋断的高手可以观一叶落而知天下秋。

    萧别拿过布巾后却是先把琴盒上的水渍擦拭净然后才轮到他自己他全身业已几乎被浇得湿透头有几缕从簪下脱出来紧紧的贴在俊美的脸颊上坐在车内他显得有些拘谨神情也越的紧绷起来。

    楚玉望着他微微一笑道:“正好我也要出城便顺道送你们一程。”

    萧别欲言又止然而就在这时马车停了下来一股沉凝而肃杀的气氛伴随着如瀑落下的雨水丝丝冰凉的水汽侵入马车内。

    楚玉静静的问:“越捷飞怎么了。”

    车外传来越捷飞压低的声音:“公主过不去了。前方是前方是……”

    楚玉倾身掀开车帘透过茫茫的雨幕她看前前方森然的银光刀枪剑戟锋芒扑面而来而为的人坐在马上更显身材高大他和其他士兵一样穿戴雨具可是纵然脸容被遮挡了一半这种气势依旧是无人可模仿的。

    前方是——南宋战神沈庆之。

    楚玉微微一笑只露出小半张脸也不下车便在车内慢慢的道:“沈将军你拦住我的去路可是有什么事么?”

    沈庆之冷笑一声:“公主在戒严的深夜外出可是有什么事么?”

    楚玉心头一阵紧张暗叫倒霉之前她就和沈庆之不太对盘沈庆之一直认为她蛊惑皇帝看她很不顺眼今夜这个关头却正好撞上就算她亮出了公主的名头也没办法顺利的通关。

    越捷飞冷喝一声拔出长剑:“大胆沈庆之这可是长公主殿下的车驾你是要冒犯公主么?”他剑一出鞘沈庆之身后的士兵们也齐齐举起了武器指向前方大喝一声:“呔!”他们的动作极为整齐统一喝声一刹那将雨声完全的压下与刀剑的锋芒一般扑面而来。

    转眼间双方已经是剑拔弩张仿佛一言不合便要开战忽然楚玉感到头上的簪被抽走丝披散开来紧接着肩膀上从后方被搭上一只手另一只手伸过她耳边将车帘子完全的拉开一道温柔的声音在耳边宛如春水一般的化开甚至连这滂沱大雨也被化得旖旎了:“公主怎么还不回来?”

    沈庆之这时候看清楚车内的情形却不由得一愣楚玉顺着声音扭头去看来到她身后的人却也是同样一愣。

    正在楚玉等人与沈庆之僵持之际城东外四十里的东山脚下一条人影孤伶伶的站着遍身包着紫色衣裳几乎要被浓深的夜给吞没。

    风雨如晦。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