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凤囚凰 > 一百三十四章 年年三好生


    声音太让人受不了了。

    声音的主人其实并未曾如何矫揉造作也没有刻意的扭捏或引诱那是音质本身的魅力非常柔软的女声黏得像是新煮熟的糯米然而这黏软之中又带着微微的沙哑每一丝震颤都好似滚在人的心间这样的嗓音配上微微疏离淡漠的语调便构造了奇妙的魅力。

    在听到这个声音时厅内几乎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往了声音的来处楚玉也跟着看了过去。

    而这个时候一个盛装少女正从厅后的侧门里走了出来。

    那少女看上去十**岁模样目如秋水顾盼生辉样貌是极美的眉间的俐落气质也很是别致可是楚玉一看之下却不由得有些失望不知道是否因为期望过高才导致失望更大她看着这少女觉得第一美人不外如是似乎是外界传闻将所谓的钟年年的美貌给夸大了才会传出第一美人的称呼。

    然而少女走出来后却没有如楚玉所想的那般走向众人而是停步转身恭立在门边。

    紧接着又一个少女走了出来相貌与先前那少女生得一模一样只是神情略微沉静些她走出来后站在了门的另一侧。

    王意之偏头对楚玉低声道:“这二人是钟年年的贴身侍女名叫朱颜和朱砂的从三年前起便一直陪伴在钟年年的身边。”

    在两名侍女走出来后接下来的才是钟年年。

    先伸出来的是一只手那只手肌肤洁白滑腻带着温润的玉泽好像是由一整块玉石雕琢而成的一般。这只是一只手比普通女子的手白了那么一些光滑了那么一些线条形状优美了那么一些可是却仿佛有一种无形地魔力吸引住他人的视线、

    细说起来很长可实际上时间却很短来那少女不知道是朱颜还是朱砂的肩上轻轻拍了拍接着。她便走了出来。

    她就那么平常的走了出来神情温柔而宁静一身海棠红的长裙色泽娇软艳丽她来到大厅中央朝几个方向各施了一礼:“年年迟来让各位久候了。”

    楚玉目不转睛的看着钟年年她现在才知道原来世界上真有这样的美女。周身上下你一点儿毛病都挑不出来她的五官精致几乎无可挑剔她的妆容很淡。睫毛长长的半敛。敛住明澈地眼神。她的神情不幽怨也不如何娇媚就那样清清浅浅的。然而清浅之中。却可以遐想出万种风情。

    她走动的时候每一个动作都好似一朵花悠然绽开。那么的从容优美。

    钟年年的美貌并不仅仅在外表假如仅仅是容貌的美丽各人的审美角度不同并不会公认她为第一美人钟年年真正令人倾倒地就是这不经意间的风华。

    就连身为同性的楚玉也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连半点儿比较的心思都没有。

    天下第一美人钟年年地确当得起这个称呼。

    钟年年这本来是一个十分普通地名字可是在见到了本人后这三个字就仿佛蒙上了一层梦幻般地美感钟——年——年每一个音节每一个升降调都好似从心口出来带着不忍心唐突美丽的谨慎。

    钟年年行礼完毕走回大厅正面后方缓缓地在位坐下楚玉轻轻地吐了口气这才移开目光转头对王意之道:“名不虚传。”

    王意之并未如在场许多人一般看得入迷虽然眼中带着欣赏之意但楚玉一说话他便立即能顺当的接上:“确实是美人怎么样子楚兄动心了?”他笑嘻嘻地调侃楚玉。

    楚玉忍不住翻翻白眼:“意之兄不要开玩笑。”

    王意之哈哈一笑便一拉楚玉两人在角落随意找了个空

    肩贴近着坐下也方便继续说话。目光一转楚玉他们对面的位置正神情专注的望着钟年年忍不住微微一笑又转向王意之:“意之兄你知不知道钟年年邀请人聚会通常是做什么?”

    王意之轻声道:“不外乎便是与人探讨琴棋书画作诗唱曲钟年年的才学我也很是佩服的本朝虽然文人名士众多但是能及得上她的却是少之又少。”

    楚玉一笑也跟着压低了声音:“那么比起意之兄你来如何?”

    似乎是头一次有人问这个问题王意之思索片刻道:“这个我并未曾想过别的我大约比不上她但是唯独‘书’这一项钟年年应该比我逊色两分。”他坦然而公正的评价说到自己不如时并不如何的挫败而说到自己比钟年年强的地方时也并不多么自得。

    假如说钟年年各项才艺都是九十分比起别人的五六七八十分强了许多但唯独在书法一项上王意之是一百分钟年年远不能及。

    “再说到诗才钟年年应该也不如你府上那位喻子远那位兄台可是我自识字以来所见的文采最为卓越的人物。”王意之看了一眼桓远毫不掩饰的赞扬“而再论琴艺钟年年也不如萧别萧别的琴音是只差临门一脚便可踏入化境钟年年距离这个境界还有很远。”

    换句话说就是钟年年的每一项才艺都很优秀很出色比起大部分人都要好可是距离顶尖的层次却还有那么一点儿距离。

    这样的例子楚玉在前世二十一世纪也曾看过上学时学生要考数门学科而学生之中也有各种各样的有的学生就只擅长一项学科把那一科学得很好很好每次考试几乎都是满分学科竞赛也是频频拿奖然而学生考试算的是总分纵然他把这一科学得如何好也不能完全补足他在其他方面的欠缺。这样的学生往往让老师又爱又恨。

    而有的学生每一门科目单科都不算顶尖然而他用力十分平均所有科目都学得不错如此总分算下来最后排行榜上稳居榜的便是那总分最高的学生这样的学生则是最让老师放心的那种每一年三好生优秀生都少不了他的份。

    拿这个来作比方王意之就是那偏科的学生而钟年年则是能让老师放心的好学生。

    虽然做全才并没有什么不好但是当大家提起偏科的学生时都会说是“那个什么学得很好的某某某”可是提到全面展的好学生时说的却是“学习好的某某某”若要细说他哪一科学得比较好却又说不上来了。

    钟年年便是这样的好学生大家都说她琴棋书画作诗唱曲无一不精可是具体那一项比较厉害却又不明不白。

    感觉……有点儿奇怪。

    楚玉忍不住想。

    虽然她说不上是哪里奇怪可是就是很奇怪。

    而这时候优秀生钟年年说出了自己邀请大家前来的目的。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