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凤囚凰 > 一百三十八章 十步杀一人


    看之下是少年可是仔细的再看却现那人已经有的模样只因为他眉间张扬的锐气凌厉逼人让他看起来年轻了好几岁。

    黑衣人一击未中甩了甩手上的剑神情很是无所谓的斜眼瞥向站立在墙上的两人。

    楚玉一看清这人的脸容心底便浮现两个字:坏人。

    原来世界上真的有人是生得天生一脸恶人相的:黑衣人的相貌其实并不丑陋相反他长得十分英俊但是不论是狭长凌厉的眉眼高挺的鼻梁还是闭合的薄唇分开看凑起来给人一种错觉——这是个坏蛋。

    不是不英俊只是那种英俊带着逼戾的杀气那么张狂而放肆的张牙舞爪的向观者扑过来尤其他斜眼看人的时候你会觉得他心里正在谋划什么杀人放火的坏事。

    虽然他现在确实是在杀人。

    相对于黑衣人态度轻松越捷飞却是如临大敌拔出剑后他让楚玉扶着横过墙头的树枝随后便放开他双目紧张的凝视着黑衣人一刻也不肯放松。

    感觉到越捷飞态度的不同楚玉忍不住问:“很强?”

    越捷飞轻轻的嗯了一声就算做回答了连打理楚玉的空档都分不出来他现在的心神不能有半丝放松唯恐有所差池。

    好吧明白了。

    知道这回没什么好事楚玉便不打扰越捷飞。乖乖的缩在一旁抱着树干观战。

    越捷飞握紧了手中地剑盯着黑衣人问:“来者何人?”方才那一击。太可怕了那种剑快得简直让他有些胆寒而那黑衣人方才并不是想杀人越捷飞心里很清楚他方才直觉的感到危机接近本能地带起楚玉逃离那个位置。这才勉强的避开了一击看对方的模样似乎对方才那凌厉的一剑的失手并不怎么重视能随时施展出更强的剑术。

    这个人是高手。

    越捷飞心里这么说。

    黑衣人却没有回答越捷飞的问题他轻慢地瞥了一眼一旁抱树的楚玉道:“喻子楚?”没等楚玉接话。他便往下说:“有人花钱买我让我杀你。”话音未落他长剑一振又再出手!

    楚玉只觉得黑衣人的身形模糊的闪了一下便忽然在原地消失接着一道黑色闪电扑向半空长而尖利的破空啸声里她只觉得一股森然逼戾之气直迫而来身体却怎么也无法移动寸许剑锋尚未触及寒意便已经笼罩全身。

    一瞬间。临近死亡的恐怖将楚玉包围。压得她好像连心脏都停止了跳动。

    所幸只是片刻功夫那黑衣人便被及时赶到地越捷飞阻拦住。两人在半空中飞快的交换了几剑。度极快兵刃交戈的声音几乎重叠在了一起。转眼间他们双双落地。

    落地的下一刻两人又极快的交手楚玉看不清楚他们的动作只听见金属撞击的声音密集得好像雨点。而在金属交击的铿锵声中还不时的夹杂着一两声宛如禽鸟凄厉鸣叫的声音。

    楚玉皱了一下眉她偏头小心地看了下墙地另一面看下方是柔软的草丛灌木便将心一横最后担忧地看了越捷飞一眼见他和黑衣人打得不可开交才放下树枝跳下墙去。

    方才越捷飞转过身去时给了她一个快逃地手势这让楚玉感到了危机越捷飞的功夫有多高明她从第一次被刺杀以及后来他与花错地交手之中便可窥得一二而越捷飞本身也是极为自信的对方只有一个黑衣人照理说站在他身边才是最安全的可是现在越捷飞竟然叫她逃跑这说明他没有自信打败黑衣人担心黑衣人战胜了他之后会继续杀她。

    楚玉不是那种让

    却非要留下来同生共死的人她知道武力不佳的自己是一个负累就算守在一旁也帮不上忙不如现在逃走让越捷飞能心无旁。

    逃!

    落地之后这个字便占据了楚玉的脑海她撩起衣袍的下摆用她所能达到的最大度向外跑去身后剑锋交戈的声音逐渐减弱跑着跑着楚玉却现整个楚园几乎都处在一种可怕的死寂中。

    是的死寂。

    因为园子里绝大部分活着的人都死了。

    那些外貌清秀的风仪不凡的进退知度的有的甚至是她一手调教出来的侍从以及保护着楚园安危的护卫钟年年虽然掠劫但是也仅仅是把他们给药晕或打晕并没有夺取他们的生命可是他们全都在今天死在了一个黑衣人的剑下。

    横躺在地上的尸体每一具的伤痕特征都是一样的:皆是咽喉上一点致命伤鲜血从颈上流淌出来……一剑夺命。

    楚玉几乎可以想像当时的情形黑衣人大摇大摆的闯入楚园见人便杀毫无顾忌毫无怜悯一剑一人。

    楚玉只觉得自己的脑子好像已经僵化她来不及感受到愤怒也来不及感觉伤心她的心被恐惧包围她的身体忠实的执行着逃跑的命令可是当每看到一个死人的时候就会有一个声音好像铭刻一般的在她心里刻下一个数字。

    一二三……

    七**……

    十五十六十七……

    从墙头落下的地点一直到楚园门口一共三百四十八步一共四十七人。

    从马车上解下一匹马不顾被粗砺绳木磨得破皮的手楚玉翻身上马生疏的抖一下缰绳:“驾。”嗓音沙哑。

    楚玉曾经学过一会儿骑马就真的只有一会儿没一会儿她便觉得马背磨得大腿内侧不舒服便停止了一时兴起的练习然而这个时候她才有些后悔当初为什么没有好好学。

    马才起步楚玉便险些摔下去她用力的伏在马背上确定身体平衡后才再直起腰她回头看了一眼楚园的门大开着好像张着吃人的口原本清雅的安静的庭院此时里面已经是血光漫天。

    楚玉牙一咬挥下鞭子随后用力夹紧双腿在摔死和被追上杀死的双重恐惧间她竟然顺利的回到了公主府虽然这个时候她已经狼狈不堪头是散乱的衣服也不知道脏了多少处。

    惊魂未定时楚玉便想起她离开楚园之际越捷飞还在跟黑衣人打斗也不知道现在凶吉如何便飞奔去找了花错顺带连阿蛮一起叫上正要准备召集卫兵时她想要找的人便已经出现在门口。

    越捷飞勉强靠在门边他左肩膀和小腹都中了一剑左肩处的伤势较重鲜血染湿了整条袖子还在不断向下嘀嗒着鲜血他以往英挺的眉宇被灰败所笼罩连眼光都有些涣散。

    见到楚玉越捷飞白眼一翻便倒在了地上。

    楚玉心中大急连忙想赶上前去看越捷飞怎么样忽然肩膀被人扣住回头一看却是一同跟过来的容止容止按着她的肩膀目光投向前方的上空:“当心。”

    顺着他看的方向望去楚玉看见在公主府大门上方位置的墙头站立着一个死神般的黑影。

    由于方才匆忙护卫还没有能召集过来眼下周围也不过是楚玉花错容止和阿蛮几人而已。

    楚玉身体瞬间僵硬。

    黑衣人的神情轻慢邪恶带着微微的冷酷笑意他手中提着剑视线从几人的脸上一个个的晃过目光投往楚玉身边时他的笑容忽然凝固震惊得变了颜色。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