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凤囚凰 > 一百四十六章 你不要乱来


    玉这一下反应大却不料鹤绝比她的反应更大。

    楚玉一巴掌扇出去已经是女性本能直觉的反应快得不能再快但鹤绝退得比她还要快他闪电般的松开手身形一晃便后撤到她够不着的地方背部紧贴着车厢壁。

    一巴掌挥了个空楚玉心中的恼怒羞愤才缓缓的浮现出来她来到这里后顶着个公主的身份除了上回被容止怀疑她的身份外再没有人敢剥她的衣服。

    楚玉低头看了眼意外现衣服破损程度不如想象中眼中刚才听那长长的撕裂声还以为撕坏很大一道口子呢其实原来不过就是露出了领口一小块和一边肩膀就当穿回露肩装吧。

    松了口气楚玉得怒火来得快去得也快毕竟鹤绝不过是一时情急失手而这情急说到底还是她挑起来……抬眼望向鹤绝正想说些什么缓和气氛楚玉却看见鹤绝一脸厌恶的闭着眼睛脸色惨白如纸好像看到了什么极为讨厌害怕的东西一般。

    楚玉心中一动起身想要靠过去鹤绝此时眼睛微张看出她的意图连忙闭眼大叫道:“你你不要过来!”

    楚玉奇怪道:“为什么不要过去?”看鹤绝现在这个样子好像她一下子变成了洪水猛兽一般楚玉反而一点都不害怕了稳当了一下身体便继续朝鹤绝那边移动。

    此时马车不知道行驶到了什么地方震荡比方才更为剧烈了。而好像正在往什么上面跑楚玉不知道从自己被俘虏一直到现在具体过了多长时间。但是约莫已经到了黄昏从缝隙里投射进来的光线都是晚霞地残晖最后一次离开公主府前她还没吃午饭现在肚子已经感觉到了饥饿。

    马车一直在飞的行驶楚玉偶尔分出几眼瞄从车帘缝隙瞄车外只瞧见一会儿黄一会儿绿。一会儿青灰虽然因为车行太快缝隙太窄看不清楚景物地模样却可以知道环境是在一直改变着的半日的疾驰。也不知道行了多少里路程。

    虽然知道鹤绝的目标不是自己让她放心了不少但她并没把握鹤绝就会这样放过她——万一鹤绝为了保险起见决定先扣着她呢?

    眼下看到鹤绝反常的样子楚玉直觉这是一个机会鹤绝越是让她不要靠过去她反而偏想冒险一试在车厢中部停下来仔细观察一下鹤绝的样子:他似乎并不是假装而是真的在害怕什么。

    鹤绝闭了一会眼睛。等一会儿没动静。以为警报已经过去便又张开来。怎料才张眼。一只雪白地肩膀便映入眼帘柔滑的肌肤泛着如玉温润的光泽。鹤绝呆愣片刻下一瞬他拿手捂住鼻子但指缝间还是流淌出了鲜血。

    懊恼地捂着鼻子鹤绝移开视线不去看楚玉裸露的肩膀迭声叫道:“你你你你你快把衣服掩上!”

    楚玉也愣住了方才她曾想过鹤绝表现得如此害怕的几个可能却完全没想到竟然是这个原因——

    这时楚玉也想起来了最开始鹤绝上马车后执剑威胁她的情形那时候鹤绝也是尽量离得她比较远只拿剑指着她地脖子放下话让她不敢逃走后又坐在马车内距离她最远的地方起先她以为是鹤绝艺高人胆大不怕她跑了可结合现在的境况看来根本原因是这家伙恐惧女色!

    方才她打人是本能而他后退……也是本能。

    只看个肩膀就这么受不了要是给他穿越到二十一世纪的夏天他大概会失血而死吧。

    楚玉忍不住想。

    鹤绝止不住地喷鼻血见楚玉完全没有把衣服拉起来盖上的意图鲜血好像泉水

    断的鼻子里涌出来好像是开关坏掉的水管只能开

    见楚玉竟然似乎想继续往他这里靠鹤绝终于惊恐起来想起楚玉的身份再想起那个身份的作风他禁不住高声叫道:“你你不要乱来啊!你要是再过来我就喊人了!”

    楚玉下意识的接口道:“你叫吧你就是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地。”话方出口她也郁闷了这立场颠倒得真奇怪。

    两人在车内这么大动静可是意外地是车外明显是与鹤绝一伙的那个负责驾车地刺客却好像完全没有听到一般丝毫没有停下车来关心一下车内地倒霉人。

    楚玉和鹤绝同时意识到了这一点登时都感到反常便齐齐的朝车头看去鹤绝虽然还在喷血但也强自打起了精神也便在这个时候车前地帘子被掀开出现在二人面前的却是一张秀丽高雅的脸容。

    容止的面色苍白到了极点眼眸却漆黑得宛如可吞噬一切光泽他一只手扶在车厢入口边缘另外一只手提着一柄长剑他神情慵懒倦怠好像极为的虚弱但是他手中的长剑却缓缓的抬起来剑尖指向鹤绝:“我昔日尝听花错说鹤绝天不怕地不怕唯一的要害便是——天生恐惧女色我原本有些不信却不料今日一见竟然真是如此。”

    鹤绝却好像没听见他的调侃他的目光森冷阴戾紧紧的盯着容止的剑尖好像如临大敌楚玉不懂剑术不知道容止这看似随意的一指究竟有什么玄妙但是鹤绝心中却是宛如明镜虽然眼前这白衣少年看起来孱弱无比可是他剑尖牵引的杀机却正好指在他的脆弱死角倘若在这个状态下反击会对他很不利。

    鹤绝心中凛然。

    方才他们便在马车上闹但是前面驾车的人一点动静也无想必是早已被这少年除去可是少年却没有急着进来解救公主反倒是等着他的弱点爆出来才趁着机会拣便宜。

    他鹤绝狠毒只对自己不在意或者痛恨的人狠毒可这少年分明是要来救公主的这样的情况下他竟然还能沉得住气等待到对他有利的那一刻为此甚至不惜让要解救的人继续深处险境……这种对自己人也狠毒无情的心性他远不能及。

    权衡一下情势鹤绝自忖恐怕没办法拿楚玉来威胁容止而他现在的状态又极为糟糕虽然对自己的剑术有信心但总不能一边喷着鼻血一边跟人拼剑念头一转鹤绝脚下用力一蹬身体后撤从车后方跳下马车。

    见鹤绝走了容止轻轻的吐了口气手中长剑却是再也拿不住砰地落在马车中。他也没有去理会那剑只靠在车厢入口边上白衣乌凌乱却风采沛然他漆黑眼瞳中氤氲的倦意丝一般地化开朝楚玉浅浅一笑:“公主受惊了。”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