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凤囚凰 > 一百五十一章 生死或尊严


    止一步一步的慢慢的走到前方空地处。

    鹤绝虽然任由他动作但是依旧十分的警戒只要容止稍有异动向他起攻击他便能立即反应。

    不怕他打什么主意。

    鹤绝也有自己的自信容止对剑术的了解纵然再什么了不起可是一个人的身体是根本他的身体已经如此孱弱纵然有绝高的剑术也不能挥多大作用。

    他只等着看看容止那所谓纵横的剑术。

    看着容止走到空地处楚玉忽然间涌起了一种十分不祥的预感此时之间容止露出一个笑容这个笑容和他从前的都不太一样骄傲讥诮还有那么一点点的狡黠。

    素来内敛的黑眸中头一次浮现如此动人的华光以至于他整个人看起来都变得不一样了纵然是在朦胧的暮色之中楚玉与鹤绝依然可以看见那苍白秀丽的脸容上显出不可思议的美丽好像花朵最后绽放的芳华好像夜莺垂死清丽的歌唱。

    容止没有看楚玉他望着鹤绝嘴角绽放狡猾的微笑可他的眼神深处却隐藏着宛如冰霜的酷厉决绝:“没有人能杀死我除了我自己。”说罢他纵身向后一跃就那样毫无预警的跳下悬崖。

    在楚玉震惊的目光中在鹤绝不及阻止的身影前。

    楚玉在原地愣住她终于想起来方才那不祥的感觉来自何处是容止身后因为天色黯淡。她忽略了他身后便是悬崖。

    容止方才做那些。原来并不是有什么打算而是宁可自己死也不愿意死在鹤绝手上。

    他原本就是一个能对自己狠下心狠下手的人。当初被越捷飞折断手臂却笑着接骨一直到今日自残身体险中求生……

    容止外表柔弱秀丽甚至有点儿像女孩子可他地内心意志却是无人能及地强韧坚固宛如钢铁不可摧折。

    楚玉心中一片空空荡荡。望着原本站着人的地方却好像失去了感觉整个世界只有那一片空白而鹤绝在容止跳下悬崖后忡怔了片刻才想起赶上前去站在崖边往下看只看见深崖底下一个小小的白点。很快便消失不见了。

    从如此高地地方落下即便是他也难以保全生命更何况是一个已然重伤的容止?

    鹤绝了一会儿呆旋即神情肃然地后退半步。长剑轻轻在地上一点算是表达对容止的敬意。

    虽然这时候容止未必需要。

    他想杀掉容止。是因为意识到容止的可怕这是作为一个刺客的立场而此时表达敬意则是对对手的尊重他已经将容止看错一个与他平级地能与他站在同一高度上的对手。

    容止死了固然令他松了口气但无可避免的也带来一抹回不去的怅然。

    没有呆太久鹤绝转过身走了几步在楚玉身旁停下来双眼却凝视着前方的半空:“虽然他方才说带着你无用但眼下死无对证我还是要带着你上路。”方才容止求死的行为令他现在依然无法回神。

    楚玉没说话只默默的点了点头。

    鹤绝也不怕她跑从这里下山基本只有一条道就算她想逃也逃不远见楚玉点头他便继续朝前走去可没过一会儿楚玉的脚步声将神游天外地他惊醒过来想到什么鹤绝面色大变的转过身。

    此时楚玉已经站在了崖边背对着悬崖她在山顶的风中站立着衣衫被风吹起来就那么安安静静的对鹤绝笑了笑:“我跟容止走不跟你走。”随后也如同容止一般没有迟疑地跳了下去。

    鹤绝愣住。

    方才那少年跳崖是为了个人尊严不死于他手这个鹤绝可以理解可是后来跳崖的楚玉却不在他能理解地范围内她原本可以不死的为何偏要

    上走?

    —

    鹤绝知道这位公主的往日事迹很难把楚玉的行为跟“殉情”两个字扯在一起然而这件事就这么在他面前生了让他如何也想不明白。

    鹤绝对两人并没有多么深厚的感情加上他原本就身为杀人不眨眼的刺客手底下人命不知道有多少条纵然容止楚玉在他面前先后跳崖也不过动容一会儿随后便收拾心情朝山下走去。

    原本没打算见血而是想要用人质引花错主动去找他出一口当年的恶气可是现在却出了这样的意外仇恨再度加深大约会演化到不死不休的局面。

    鹤绝慢慢的走远后山崖底下才出轻微的声音。

    “走了?”楚玉小心的朝上看了一眼悄声问道。入眼所见的尽是岩石和草木藤蔓并不能看到鹤绝。

    “走了。”容止一直凝视着楚玉见状苦笑一下很是无奈的叹了口气:“我跳下来是置死地而后生可眼下鹤绝并不打算伤害你你跳下来做什么?”

    楚玉瞪他一眼:“我刚才忽然想到你这么狡猾的家伙怎么可能就这么傻乎乎的跳下去?”

    容止是对自己狠毒的人但是那狠毒建立在强大的掌控力和信心上而他看起来也不像是自尊心压倒一切为了一点尊严自己寻死的人。

    这是楚玉在回忆往事的时候忽然想到的。她不像鹤绝等人那样身为武者拥有武者的尊严在她看来死在别人手上和死在自己手上都是死没有多大的区别正因为这样她才能更轻易的接近容止的真实想法。

    容止并不是寻死而是求生。

    不管是先前的千钧一还是现在的死地求生容止都毫不吝啬冒险也从不畏惧冒险他将危险掌握在手上操纵使其成为助力之前的一番作态不过是让鹤绝确信他是一心求死以免鹤绝再下山搜查。

    他不是慷慨豪情的剑客却是果断善谋的弈者。

    此时两人蜷缩在距离山崖不到五米崖壁上一块向内的凹陷里暮色和周围的藤木将两人的身影完全遮盖这里空间狭窄两人不得不靠在一起才能容身黑暗中看不清彼此的脸容只有清亮如水的四目相对。

    容止的外衫已经扔下了悬崖透过单薄的衣衫楚玉感到容止的体温越来越低方才还好似有些热度现在却冷得像一块冰楚玉忍不住握住他的手低声问道:“你怎么了?”刚才她落下来时被容止一把拉住拽入这里那时容止的手心还有些暖气现在却好像连一丝都不剩下了好像又逐渐打回原形变回了先前半死不活的模样。

    容止喃喃道:“不过力竭而已……公主让我休息一会……”他的声音越来越低最后沉没在黑暗里而他的身体也软软的倒在了楚玉身上。

    他以银针逼出身体潜力但由于底子太差才这么一会便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边缘。

    楚玉却没有立即去看他的情形她只是握着容止的手好一会儿才低下头以只有自己才能听见的声音道:“我为什么跳下来连我都不知晓……容止我想相信你你千万莫要骗我。”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