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凤囚凰 > 一百五十九章 鸟为贪食亡


    楚玉坐在被严严实实的遮盖住的马车中身前不远处是孙立与他们一道坐在车中的还有商队的任老板只不过现在任老板的商队已经化为乌有。

    被孙立一直盯着楚玉也不敢造次老老实实的做俘虏马车足足行驶了一天后孙立才掀开车帘让他们下车休息。

    如此又过了三日当马车行驶上一条平地上较为宽敞的道路孙立命令负责赶车的马贼停下马车。

    孙立自己先跳下马车与另外一个马贼卸下两匹拉车的骏马却不忙骑上只取出两只钱袋分别交给楚玉和任老板:“两位我就送到这里了这里有一袋钱留作两位路上花用。”送完了盘缠他又递过来两把短剑与钱一样也是她和任老板人手一份“这留给两位路上防身用。”

    虽然他赠送的金钱不过是赎金中极少的一部分而赠送短剑是在两人被他们抢劫了之后但是也勉强能算是盗亦有道至少比什么都不给强。

    任老板哆嗦的接过来连声向孙立道谢楚玉却犹豫了一下没有伸出手她望着孙立嘴唇微动最后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问了:“你们不会伤害于容是吧?”

    虽然她很想相信容止但是之前容止托付信物的行为让她一直深感不安这是从前从未有过的尤其她现在看不到容止更加加深了这种不安。

    孙立看了楚玉一眼虽然身份同样是姓于的士族子弟但是在孙立看来容止就好像一粒熠熠生辉的细致珍珠。而相较之下楚玉顶多算一块劣质的玉石两人的风度。才能教养天差地别。这不单是容止刻意表现地结果也是二人本身的才能差距使然。

    其实差遣人打探了江陵于家的具体消息后孙立原本是想直接杀掉容止楚玉二人地因为于家是所谓的次等士族这样地家族并不是以深厚的文化底蕴和高贵的地位做基础。而是以武勋快提升地位用一个粗俗的名词去形容那便是——暴户。

    这样的暴户虽然名气上不如正统士族但是倘若出兵交战却是他们较为强一些孙立等人是不愿意惹上这样地对头的更别说前去敲诈。没有多少钱反而容易惹来麻烦。十六k所以在得知于家的底细后孙立的第一个念头便是杀了二人。

    可是那时候他已经舍不得杀容止了最开始送毒药是第一次试探。之后的时日让他越来越不舍:容止太罕有了每次与他交谈。都感觉好像打开了一个全新的宝库。山河地理诸子百家。大至排兵布阵小至民俗风情容止竟然少有不知道的这让孙立难得的动了惜才之心想留下容止为己用。

    这也正是容止的谋算他知道自己假托地于家身份会孙立产生杀机便使用另一种办法保存二人他与孙立谈条件表示愿意留下来但是条件是他们必须放楚玉安然无恙的离开容止表现得越出众便将楚玉衬托得越暗淡无光因此孙立并不在乎放走一个楚玉只要容止愿意听话便好。

    完全将楚玉看成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孙立勉强地点了点头敷衍她道:“我自然不会害他。”说完便丢下短剑上马离去。

    楚玉拾起短剑的时候任老板已经打开了装钱地口袋那口袋比他料想地沉重不少打开一看只见在钱币之外还放着一根金灿灿的金条两粒龙眼大小地珍珠。

    没有想到孙立送的盘缠竟然如此丰厚任老板呼吸急促起来他的商队遭劫家里又付了一大笔的赎金已经是一贫如洗可是有了这些他就能拿来做本继续做生意。这时候他看到楚玉也打开了钱袋顿时想起来假如那一份钱袋也是自己的该有多么好?

    任老板下意识的抓紧了孙立赠送的短剑。

    楚玉没有注意到身旁人的异动因为与容止的分别她现在依然有些迷惘下意识的捡起来短剑她忽然感到身后一阵劲风敏锐的直觉告诉她有危险几乎没有怎么多想她横剑朝身后一挡正好挡在任老板砍过来的短剑前。

    慢半拍的意识到自己现在的处境楚玉才有些慌张她转身后退两步警戒的看着神情凶狠的中年男子:“你要做什么?”

    怎地才出虎穴又遇豺狼?

    楚玉自认为并没有与任老板结怨很奇怪他为什么攻击自己顺着他的目光看到自己手上的钱袋她才恍然大悟:原来是贪婪作祟。

    紧接着她也想到孙立留下钱财和短剑其实是不怀好意他故意将他们两人放在一起送走给他们每人一把短剑一笔不算少的钱财假如其中有一个人有贪欲便会杀死另一个人以求获得钱财即便两人都没死也会彼此结下仇恨。这样一来他们对马贼的仇恨便会分散不少转嫁到同样落难的同伴身上。

    这一手不可谓不阴毒。

    楚玉心中暗暗的叹了口气随手将自己拿着的钱袋丢在地上道:“你既然想要就拿去吧。”以她公主府的身家还不至于在乎这点金钱因此楚玉第一个想法便是破财消灾尽量不想与人生争斗然而才丢下钱袋楚玉便意识到自己错了。

    任老板的眼睛微微红他没有去拣那钱袋而是几步冲过来要砍杀楚玉楚玉慌忙的逃跑也想明白了任老板这么做的用意:他既然抢了她的钱害怕她今后报复便想干脆杀人灭口楚玉先前息事宁人的想法却是大错特错了不但不能给自己带来平安反而让对方认为她软弱可欺想要得寸进尺。

    贪欲足以令人变成魔鬼。

    毫不迟疑的转身就跑楚玉没有举起剑和任老板硬拼她没有学过剑术倘若跟人对砍难免身上会少什么零件倒不如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任老板飞快的捡起被楚玉丢弃的钱袋连同自己的一同塞进怀里便举着短剑朝楚玉追了过去。

    楚玉是女孩子天生体力较弱但是任老板在马贼村里被关得十分憔悴虽然放出来时路上补了一些可身体依旧是虚了加上他揣着两个不算轻的钱袋更增加了他的负担两人一前一后短时间内竟然没有拉近距离。

    楚玉很想停下来休息可是她每次脚步慢下的时候回头一看任老板一脸仇恨的在身后追着便又不得不强打精神往前跑。

    这条道上很是冷清两人跑了许久都没有见到人烟到了后来都是气喘吁吁全身乏力楚玉眼看着任老板距离自己越来越近心中有些绝望她的短剑早就在上一次摔倒的时候掉落忘记捡起来此时就算想跟人对砍也没有能用的兵器。

    脚下一软楚玉倒在道旁的一棵树下她翻身坐起来背靠着树干望着越来越近的任老板也许是因为太疲惫了此时她竟然不觉得害怕只感到有些荒谬和讽刺。

    容止好不容易才让她离开的大概他也没想到孙立会玩这一手而任老板会如此贪婪吧?

    闭上眼睛准备等死可是等了一会没等到预期之中的疼痛反而听到了重物倒地的声音伴随着一声闷哼楚玉疑惑的睁开眼却见任老板仰面倒在她身前五六布外双目圆瞪而他的胸口插着半截羽箭。

    箭从何处而来?

    楚玉转头朝身后方看去却见在三四十米外立着一人一马马上骑士手握长弓显示这一箭是他所骑士的脸容看不清楚但单看身姿便极是飒爽。

    那骑士慢慢的策马走得近了楚玉才看清他已经三十多岁年纪眼角有细细的皱纹但是依然十分的英俊富有成熟魅力他见到楚玉翻身下马来到她面前和气地问道:“请问阁下你一路行来有没有见到一个叫自称于容相貌很是秀美的少年人?”

    顿了一顿他想起自己似乎是忘了自我介绍歉然一笑道:“敢问阁下名姓?在下姓于名叫于文。”对不起大家这两天网太纠结了……光说今天我刷了3个多小时才刷开更新页面……orz……回帖的事情我食言了……(又或者其实网没问题是我的电脑老化了?TT千万不要啊!!!)

    祝大家看比赛开心顺手求包月推荐票

    担心有朋友错投主站推荐票附录包月推荐票投票方法:

    1、女频界面下封面下有投包月推荐票标志起点女频包月用户在登录状态下点击即可。

    2、在包月章节的那个图片下面有一行小字其中便有“推荐推荐票支持作者”的字样点下去即可o

    虽然说主站推荐票和女频包月推荐票不相干扰但是我要主站推荐票没有用啊女频推荐票榜pk的是包月推荐票所以主站的推荐票大家可以留给更需要票的主站书撒o(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