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凤囚凰 > 一百六十三章 如此已足够


    一番解释后楚玉让大家明白她是个大活人这才总算安抚了因为“白日回魂”这一灵异事件而鸡飞狗跳的公主府个人大家各回各家该干啥干啥去。

    依然留在灵堂里的是原本就在此守灵的几人以及才进来的萧别和楚玉。

    门口遮挡着的白幡已经叫下人给拿去灵堂中央摆放着的两只黑漆棺材孤伶伶的躺着此时竟是没人去理会了。看着灵堂内东一道西一道的丧幔楚玉忍不住有些好笑:她怎么会料到她回来时迎接她的竟然是她自己的葬礼呢?

    这也算是一次新鲜的体验吧。

    知道自己犯下了多大的失误桓远等人各自沉默不语楚玉也不说话只有静静的等他们先说。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桓远缓缓道:“回来就好。”他嗓音温厚醇和目光真挚柔暖楚玉被看得心中一热忍不住微微一笑:“是的回来就好。”

    萧别站在距离门口最近的地方也是距离桓远等人最远的地方他的目光扫过穿着麻衣孝服的几人嘴角冷峭的一勾道:“斩衰和齐衰嘿。”

    古代办丧事的时候有一种制度叫做五服是以丧服来表示亲属之间的远近尊卑关系分为斩衰齐衰大功小功(不是大攻小攻)以及缌麻。

    桓远现在身上所穿的是用极粗生麻布为丧服不缝衣旁及下边乃是五服之中最重的一种服期三年。也就是说要守三年的丧。

    桓远人生得俊美如玉虽然穿着这样的粗布麻衣宽大地麻布衣袍笼罩下。也是极有风姿他的脸容清减了不少。眼神郁郁中含着隐痛却在看到楚玉后从沉寂里重新焕出生机。

    柳色流桑等人所穿的从齐衰到大功二三等丧服各不相同。服丧期都比斩衰要少只一年或几个月。

    虽然自己没死就被人办了葬礼这一点很让人哭笑不得但是楚玉却可以感觉到其中地心意桓远他们以为她已死去是在以家人的身份为她守丧。

    ……足够了。

    轻轻地合一下微微热的眼睛楚玉在心里对自己道。

    回来就好。

    有这句话这些人。足够了。她曾经以为自己失去了家没有家可是这里。这些为了她穿上一身粗麻的人就是她的家人。是的。她有家人。

    从未有一刻这样清晰清楚地明白着。

    若非现在看着她的人太多。而是她一个人独处只怕楚玉现在就要流下泪来。

    不管她是不是山阴公主。不管她是不是千年之后的楚玉有人为她至此已经足以令她铭感。

    楚玉心潮涌动眼眶热但面色却依然平静如水在眨了眨眼睛后她露出一个笑容:“把这些都撤了吧我还好好活着不用招魂了再招也不过是把人招来而已。”顿了顿她道:“桓远你随我来。”

    她叫来桓远是因为不论在之前还是现在桓远都是公主府内苑的中心她离开之前也许桓远还是靠着她所赋予的权利可是她方才所见那些惊见她“回魂”赶来报告的仆人们第一个禀告的都是桓远所有人的行止也是看桓远的眼色听桓远地命令而桓远已经不再是名义上的总管而是俨然真正成为了这些人的主心骨。

    因此想要了解府内外地情形问桓远应该是最快的。

    “公主不要丢下我。”桓远还没应声一旁地流桑又扑了过来他用力地抱着楚玉手看那架势好像死都不肯放开。

    楚玉试图抽出手来可是她才一用力流桑立即哭了起来:“公主太坏了!这么久都不肯理睬我一下子失踪那么久害我以为你死了现在回来后你又把我撇在一旁……”

    流桑眼睛的情况是众人之中最糟糕地两只眼睛肿得像核桃红红的极是可怜楚玉被他哭得手忙搅乱连忙小心安抚:“我这不是回来了吗?而且我也不是故意撇开你我是找你桓哥哥谈正经事……”

    流桑带着哭腔打断她:“骗人公主是骗子!你压根便是嫌弃我年纪小不能帮上你的忙才不理睬我的我已经不小了你骗不了我!”他的声音哭得沙哑从前那种脆脆的有点嫩的声音如今好像被砂子磨过一般让楚玉好生不忍。

    楚玉叹了口气拍了拍流桑巴在自己手臂上不肯松开的手道:“你一定要的话就一起来吧。”反正也不是什么太狠毒血腥或者要紧的事情让他听听也无妨。

    一听楚玉这么说流桑立即又破涕为笑眼泪还挂在小脸上眼睛却已经笑得几乎看不见了。

    楚玉又看一眼他红肿的眼睛吩咐幼蓝去取打一盆凉水浸湿毛巾来先给她放在屋子里她和桓远谈事情的时候要让这小家伙冷敷一下眼睛这么肿着可不好。

    抬脚要往外走的时候一条人影无声无息的靠了上来楚玉以为是桓远定睛一看却是阿蛮忍不住奇道:“你有什么事吗?”

    远看太黑看不清楚此时近处看楚玉才现这个昆仑奴少年也有些憔悴一双琥珀色的眼瞳旁布满了血丝仿佛有好些天未曾合眼的模样。

    阿蛮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脚尖好一会才慢吞吞地道:“我也要去。”他的声音不大但是语气却十分坚定。

    楚玉望着阿蛮叹口气:这个少年被她捡回来后她也没怎么多花心思得他如此真切的关怀让她有些汗颜:“那就来吧。”反正已经带上了一个小猫一样的流桑也不在乎多一个小狗一样的阿蛮。

    四人才要相携走出灵堂忽然身后传来一声低唤:“且慢。”

    听到那声音楚玉的脚步顿了顿慢慢转过头去花错在灵堂里便脱去了外面套着的麻衣露出他平时穿的鲜红衣裳他神情急切的看着楚玉急急地问:“容止呢?”原本以为容止和楚玉都一块儿死了花错伤心不已他虽然对楚玉没什么感情这身丧服却是为了容止所穿。

    可是眼下楚玉竟然回来了不仅回来了她全身上下竟似完完整整的没有半点损伤这让花错已然冰凉的心底又燃起了无穷希望:这是不是说明容止也和她一样安然完好的活着?泪求包月推荐票

    担心有朋友错投主站推荐票附录包月推荐票投票方法:

    1、女频界面下封面下有投包月推荐票标志起点女频包月用户在登录状态下点击即可。

    2、在包月章节的那个图片下面有一行小字其中便有“推荐推荐票支持作者”的字样点下去即可o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