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凤囚凰 > 一百六十五章 从此与君绝


    楚园——公主府——皇宫——公主府。

    这是回建康第一日楚玉的行程。

    纵然最开始的时候有彷徨不安甚至近家情怯可是一日下来楚玉已经能够以十分镇定的神情面对花错质疑的目光。

    从楚玉下午入宫始一直到她傍晚回来花错一直就静静的站在公主府进门的地方他抱着剑骄傲的脸容好像已经压抑不住某种冲动可是他依旧压抑着等待着等待楚玉给他一个答复。

    今天楚玉去和桓远说话前他问她容止在哪里那时候她沉默片刻告诉他这件事待会再说这一待会便待到了现在她和桓远说了话便立即入宫直至夕阳西下才终于返回。

    秋天白日简短太阳也落得比夏天要早些晚霞的余晖好像血光但是花错觉得很自在他习惯血正如他习惯剑这是剑客的宿命。

    楚玉回来的时候看到的正是沐浴在似血残阳的光辉里红衣鲜艳的花错。

    见花错要张口楚玉抢先微微一笑冲他摆了摆手:“我知道你要问什么可是不要着急就算有什么事也先等我吃饱了饭再说吧?”

    又走几步便见幼蓝迎上来行了一礼后对楚玉低声道:“公主随您一道回来的那位萧公子还没有走现在正在流桑公子那儿您打算如何处置?”

    楚玉不由得“啊”了一声失笑拍了拍额头:竟然把萧别给忘记了。进入灵堂后她便被自己的葬礼弄得哭笑不得之后注意力又迅转移到了别的方面竟然忘记了与她一道前来的萧别与其说是她善忘。倒不如说是因为她根本就没有太认真的把萧别放在心上。

    楚玉皱了下眉想起自己在楚园听到地曲子。那琴曲十分的悲伤既然桓远等人以为她死了。那么萧别应该也是有相同的误解所以在乍见到她时他才会太过惊讶导致一时失手挑断了琴弦。

    楚园看门地仆人说过萧别在那里弹琴。是在怀念一个故人而这个故人如今想来显而易见就是她自己了。

    相比起她对萧别的漫不经心萧别对她却是极为认真和用心这种眼中地不对等关系让楚玉十分不自在她和萧别本来应该是毫不相干的两个人之所以会有现在这个状况皆是因为山阴公主。能听懂萧别琴音的人是山阴公主能指出他谬误的人也是山阴公主高雅懂得鉴赏的还是山阴公主。与她楚玉半根头地的关系都没有。

    然而那个让萧别百般牵挂的人已经早就不在了。

    楚玉心里低叹一声。又细问了幼蓝一些事。便吩咐她去自己房中取一件东西便先去流桑的住处。一入院门楚玉便看见前方亭中的两个人地上坐着的那个是萧别而眼巴巴的站在一旁的则是流桑。

    萧别在教流桑弹琴。

    幼蓝告诉了楚玉原委:今天楚玉突然跑回来拆了灵堂见了桓远又匆匆的入宫便将萧别撂在灵堂里让萧别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后来流桑闲着没事跑来与他攀谈得知他擅长弹琴便拿了一具琴过来缠着让他教萧别也便顺势留在府内等着楚玉。

    流桑是先看到楚玉地他欢叫一声飞快的跑了过来十分熟练的抱住楚玉地手臂用脸蹭了两下。

    楚玉随手揉了下他的头目光却一直望着萧别。

    萧别也在此时抬起头来毫不避让地对上楚玉地目光片刻后他淡淡地道:“我近来又制出一支新曲你能否听上一听楚玉一笑摇了摇头此时幼蓝匆匆忙忙的小步跑来她手上拿着一本用蓝色丝缎包着书封地册子楚玉接过来打开看看确认无误后走过去转递给萧别:“萧兄这是我送给你的赠别礼物。”

    她话音才落萧别的面色便陡然一寒他没有去接那书本只望着楚玉冷冷道:“你这是何意?”

    楚玉好像没看到他寒冽的眼神她的目光垂落在蓝缎书封册子上:“这是公……这是我写下来的对琴曲的心得。”这大概也是山阴公主唯一留给萧别的东西。

    萧别冷笑一声他推开身前的琴缓缓站起来道:“公主殿下我再三前来并不是为了受辱而来的。”

    楚玉不为所动她的心神游离在外冷漠的注视着自己和萧别控制自己的声音平静得不带感情:“倘若萧别兄觉得受到了侮辱那么大可离去建康城并不是久居之地。”

    萧别望着楚玉半晌忽然笑了起来他笑得很冰冷眼中的冰霜好像要满溢出来一般:“公主说得极是萧别告辞。”

    他冷冷的说完便快步踏出从楚玉身边越过。

    萧别不是没有傲气的出身高贵在家族中受重视精通高雅乐器这三样加起来足够萧别自傲他之所以愿意对山阴公主拜伏也仅仅是因为她比他在某方面站得更高眼界更

    伯牙子期高山流水几乎每一个琴者都在潜意识里希望找到一个知音。

    萧别也是。

    纵然山阴公主声名不堪惊世骇俗可是她能听懂他的琴。

    但假如一次又一次的曲意接近换来的是漫不经心的漠视最后甚至是显而易见的驱逐纵然知音这两个字有多么重萧别的自尊也难以忍受。

    建康已经不是留人之地他的钟子期不愿意听高山流水这里纵然有多少繁华可是看在眼里也不过是满城萧瑟的落叶。

    萧别决定明天就走。望着萧别的背影消失在门口楚玉悄悄的吐了一口气假如她记忆不错历史上的政变应该越来越近了假如萧别继续和她交往恐怕会让他牵扯入危险之中倒不如趁着他尚未入局将他逼走。

    公主府里的其他人已经与她牵扯太深必须同进退只有萧别不同他尚未入局尚可脱身。

    这样也好。这法子也许有些急进也许会伤害到萧别的自尊但是楚玉并不太关

    她原本就不是萧别的知音如此快刀斩乱麻也算是痛快淋漓今后不必挂碍。

    楚玉摸了一下流桑的头微笑道:“不好意思啊流桑我把教你弹琴的人给赶走了你若是想学琴我让人给你请个琴师来如何?”

    流桑拿脸蹭下楚玉的手背:“公主不喜欢他那我也不喜欢琴了……”蹭过之后他想起来“公主容止哥哥……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他年纪虽然小却并不是一无所知楚玉单独回来避而不答花错的问话花错一下午阴沉着脸色这些已经足够让流桑有了不妙的预感。

    “是啊。有话大可直说出来何必一等再等?”身后传来花错有些阴冷的嗓音“公主可是在害怕什么?”

    一直默默跟在楚玉身边的越捷飞感觉到花错针刺一般密集的杀意下意识的握住了剑柄。

    泪求包月推荐票

    女频界面下封面下有投包月推荐票标志起点女频包月用户在登录状态下点击即可。假如是从主站进来的点击封面下部那个红色的女频作品标志转入女频页面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