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凤囚凰 > 一百六十九章 古来江陵城


    江陵城又称作荆州城地处长江中游江汉平原西部南临长江北依汉水西控巴蜀南通湘粤古称“七省通衢”。三国时刘备借荆州有借无还的就是这块地方。

    因近州无高山所有皆陵阜故称江陵”。

    又因江陵富庶繁华处于水路交通要冲的地位战争时期这里是兵家必争之地而在和平时期这里又是封王置府的重地比之长安洛阳这样的城市亦是毫不逊色。

    江陵城具体的情形楚玉也不是太清楚不过大体上知道这是一个不逊于建康的繁华都市远处看去城墙之外有护城河环绕从河上的桥梁通过一入江陵优雅又繁华的气韵便扑面而来。

    虽然是一般的繁华但是楚玉从窗子里朝外看去总觉得路上的百姓看起来比建康城里的要悠闲自在一些。

    也许是因为这里不是天子脚下的缘故。

    于文在城东给楚玉一行人找了个空宅院让他们暂且住下而他自己则需要先去寻找那位“沧海客”并且获得他的允准之后才能带他们去见面。

    听于文这么说楚玉忍不住微笑了一下:“好大的架子。”顿了一顿她垂下目光恳切地道:“于文兄大约比我熟悉那沧海客相见之时有什么忌讳能否提点一二以免我冒犯那位?”

    于文怔了一下苦笑道:“非是我不愿告诉你而是就连我也不晓得那位有什么忌讳只是于容几年前告知我有这么一人要我时时小心。恭敬相待却没说那人是何身份倘若硬要说那沧海客有什么忌讳。那便是他不愿有人上门打扰吧。”

    真扯这算是哪门子的避讳?

    楚玉还想多套一些消息。但是于文已经不愿再透露匆匆的告辞便将楚玉一行人撂在了这座宅子里.#.

    这一撂便是十日的光景。

    每天楚玉的工作便是吃饭睡觉。等于文地消息于文特地调来了一些仆佣来照顾他们这宅子虽然不大但是住起来十分的舒服。

    楚玉曾令侍卫去打听江陵于家的消息得知于家其实是原本住在南朝之外地的另一半——北魏境内地汉人几十年前迁居来此后来靠着军功慢慢爬了上来但是因为于家底蕴不厚在士族云集的江陵。并不算多么打眼的角色也就是个二等贵族。但是楚玉却心知于家远非表面看见的这么简单再见到于文的第一日。越捷飞便抽了个没人在地空档悄悄地告诉楚玉。说于文带着的那一队护卫。表面上很普通但是实际上却个个受过特殊训练。他们服从命令的效率比正规军队更加严密而那些人的实力越捷飞估计自己大概一个人只能对付三四人。面对这样的一群人越捷飞感到危险劝楚玉立即回转又或者至少回建康让皇帝派一支军队随行但是楚玉却笑着拒绝了。

    虽然未必要学容止那样冷酷地拿自己的生命去搏但是她也要有一点点冒险精神。

    自然楚玉也不是没有留后手她出前便跟桓远交代了自己的目的地在抵达江陵城之后又给桓远了一封信用事先约定好的暗语向他报平安倘若她出了什么事建康那边自会有应对。

    十天内楚玉不知道催了于文多少次但是每次于文地回复都是那位沧海客还不曾答应见他们。

    楚玉不知道他这话是真还是假也许那沧海客的架子真的很大又也许是那于文在说谎可是他说谎又有什么目地?留他们在这里好吃好喝供养着么?

    楚玉心有挂念每天留在宅子里也就是看看书打时间流桑从没来过江陵小孩子对新鲜的环境感到好奇便每日出去玩耍十天下来竟然认识了一帮地孩子后几天每天都有孩子上门来找流桑玩。

    看流桑很少有这么开心地模样楚玉心有所感暗道也许流桑从前的同龄朋友太少才会对山阴公主如此依赖今后多放他出去玩大概能分散他地心思。

    一直等到第十日上楚玉终于有些不耐烦了十天时间已经是她给于容的极限算是客人对主人的尊重再这么拖延下去于文拖得起但是她拖不起。

    于是一大早楚玉便去找了花错。

    既然于容坚持在取得沧海客的同意前不让他们知道那人的所在那么她便自己去找。

    其实论起轻身功夫越捷飞比花错要强一些但是楚玉总是想留个可靠的在身边保护自己只有让花错去完成这个任务让他跟踪于文或于文派出去的属下看看他们是否有去过什么地方见过什么人。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楚玉前次的话的影响花错这些天来意外的安分老实来到江陵后只每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偶尔从窗口看去都可以看见花错坐在床边一脸珍惜的擦拭长剑。

    不过花错并没有消沉楚玉在说出让他办的事情后便瞧见他的眼睛里陡然闪动的亮光。

    派出去花错不久楚玉便和往常一样那本书坐在院子里慢慢的看才看了没两页便听见有人走近接着一双手从她身后伸出来捂住她的眼睛:“猜猜我是谁?”

    那人故意压低声音问道。

    楚玉抿着嘴唇一笑道:“让我猜猜看啊是花错?”

    “不对。”

    “越捷飞?”

    “不对。”

    “阿蛮?”

    “也不对。”那声音有点不高兴了也忘记压低掩盖音色。楚玉笑意加深继续道:“不会是于文兄吧?你也跟我开这样的玩笑?”

    “讨厌啊。”流桑不高兴地放开手“公……公子你不记得我了么?”

    楚玉哈哈一笑回过头来伸手刮一下流桑的小鼻子:“笨蛋跟谁学来的游戏?你也不想想这宅子里除了你谁敢跟我玩这样的游戏又有谁的手和你一般小?你没说话我便知道是你了。”

    这游戏大概是流桑跟同龄人玩的时候学来的见他比前些天开朗了不少楚玉也自内心的为他高兴男孩子就该这样才好。

    用力揉了一会流桑的头过了一把手瘾后楚玉才想起来问道:“今天不跟你的朋友去玩么?怎么想起找我来了?”

    “是这么回事。”楚玉一提醒流桑才想起来自己提早回来的目的高兴地道“我昨天在城外现一个好玩的地方想带着公……公子你去看看。”

    虽然跟同龄的孩子一起玩耍很开心可是现好玩的地方他还是迫不及待地想要和楚玉一起分享。不好意思今天有事情更新晚了……

    泪求包月推荐票

    女频界面下封面下有投包月推荐票标志起点女频包月用户在登录状态下点击即可。假如是从主站进来的点击封面下部那个红色的女频作品标志转入女频页面拜谢。

    大家手头还有推荐票的话也给点上两票吧越看我的点推比越郁闷呢>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