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凤囚凰 > 一百七十六章 鸡蛋碰石头


    才舒展开的眉毛又深深地拧了起来。

    突如其来的消息少少地动摇了一下楚玉的心神但是她迅地将注意力放在了别的方面。

    继续用簪子展开信纸信上的内容还照旧是桓远所书字迹是熟悉的暗语也没什么错误楚玉草草浏览一遍没看出什么新玩意只是在信末流露出了隐约的不安。

    具体什么事桓远没写楚玉便再回头去看那张小小的字条。

    不知道信纸有没有问题楚玉依旧拿银簪在其上轻轻勾画不肯上手。

    这封信是被动过手脚的那么显然应该是有人偷取了这封信拆开来塞了张字条进去再重新封好让送信人送来目的是让她瞧见这条消息。

    这消息应该不是假的倘若是谎言只要她一回建康便能证实明白。

    对方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让她和刘子业之间生出嫌隙楚玉纵然明知道这一点但是看着粉黛自尽这四个字内心里还是一阵的不舒服。

    粉黛自尽。

    她为什么自尽?

    由小婢女变成皇帝的妃子锦衣玉食不再需要辛苦干活她私底下问过桓远对于入宫这件事似乎是粉黛刻意引诱促成的并不是刘子业强抢民女也谈不上什么被迫**。

    虽然粉黛勾引了刘子业但是楚玉并没有因此讨厌她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目的和理由她想通过这条道路过上好日子也是人之常情。

    只不过。粉黛出身贫寒是曾经吃过苦的入宫之后。即便受什么委屈她也不该像那些娇滴滴的千金小姐一般经受不住。那么究竟是为什么才造成了她自寻短见呢?

    要么就是刘子业虐待得太狠了要么就是有心人干掉粉黛伪装成自杀地假象。并向外传播。

    不管是哪一种楚玉心里都不太舒服她仔细回想那日见粉黛的情形想起一些她所忽视的细节那日粉黛前来见她打扮得似乎太夸张了简直就好像是特意显示自己过得很好一般如此想来前一种地可能比较大。当然也不排除后一种。

    眼下的问题是她地态度。

    楚玉叹了口气小心地将字条和信纸再重新塞回开了口的信封中仔细收好。

    她从沧海客处归来的时候已经是子夜。若非于文与城门那里有些交情关系只怕他们连城都进不了。只能在外面过夜。回来后便收到了这封送来的信。

    从窗口朝外看明月挂于天际。清辉洒在地面上宛如在地上铺了一层薄薄的银霜。

    天空墨色沉沉屋内烛火微微跳动将楚玉地身影映在窗纸上楚玉偏头凝视着这跳动的烛火脑中却是一片空旷过一会儿这一天的疲惫终于返了上来她打了个哈欠便返身入内屋正待解衣上床忽然听见外间有人敲门:“公子花公子醒了。”

    楚玉一个错愕也顾不上睡觉便急忙朝外走去倦意暂时一扫而空。

    换了个房间站在花错床前楚玉定定地望了一会躺在床上的人白天大夫已经说了花错的伤势不打紧养养便能好看花错现在醒来她也安心不少。

    抬手揉了揉眉心楚玉命左右退下目光里含着恳切的歉意:“都是我考虑不周让你去跟踪于文也怪我出来匆忙人手不够……是不是于文做的?怎么弄成这样?”

    没料到楚玉进门来对他说的第一句话竟是先自我批评花错有些吃惊原本心中微小的怨气顿时消散他从前因着容止对楚玉颇有成见可是这些天相处下来他心中疑惑渐生有时候忍不住想公主也并非他原本所以为地那般不堪此时半夜里楚玉还赶来看他衣装神情似是还未入睡又有些感激。

    他自然不可能知道楚玉是才吃饱了野炊夜游归来正准备上床听到他醒来顺便过来看的绝不是他所想象的因忧虑他伤势不愿入睡。回想一下自己昏迷前地事花错苦笑一声道:“这跟于文倒是没有干系是我招惹上了不该招惹的人。”

    他慢慢从头说来楚玉才知道原委原来花错受了楚玉委派后便大早晨守在于家附近见于文出来便在马车后远远跟着出城后跟到片竹林里便看到于文在溪边跟个穿着孝服正在垂钓地人说话他站得远不太能听清二人在说什么只见孝服男子挥了挥手于文便苦恼地原路返回。

    他估计那人便是楚玉要找地沧海客就打着容止的名义上前说话希望他能救出来容止却不料两句话间那连脸孔都没露出来地沧海客长笑一声毫无预警地对他出手。

    鱼竿表面上像是竹子所制动起手来才显出其坚硬鱼竿细部顶端像利剑一般划过他胸前还没等他看清楚那人便来到了他身前给了他重重的一拳。花错自知不敌深感对方恐怖只有连忙逃走一直支撑着逃回来才晕倒。

    花错含糊带过了他如何对沧海客说话的那部分但是楚玉经过今日已经知道沧海客并不是一个好战的人推算起来应该是花错误以为沧海客是容止的部下上前说话的时候便不太客气因他担忧容止安危失去了分寸才惹得沧海客出手教训。

    虽然眼前局面尚未解开但楚玉依然有些想笑:花错误以为沧海客是跟他一样的鸡蛋便拿自己去碰结果对方其实是伪装成鸡蛋的石头。

    又好生安慰了花错一下楚玉才回房睡觉没睡多久她又被外面的声音吵醒似乎是有人在争执穿上衣衫出门去看却见原本清净的宅子被士兵里三层外三层的包围着而她带来的护卫守着门口正与对方僵持。

    见楚玉过来护卫彼此看看便朝左右让开这让楚玉看清楚了站在门口的人。

    何戢!

    他站在门前身长玉立风度翩翩俊美的脸容上带着一点恶意的笑容而他的身后是黑压压的一片军士。

    “公主。”他清晰地道“陛下命我接你回去。”

    “公主请回吧。”用的是请字但是看这个架势倘若她敬酒不吃便要让她吃罚酒了。

    楚玉平静地看着何戢这个她曾经暗暗注意但是却又因为其人行事太过低伏被她不知不觉完全忽视的男子在这个时候露出了他的獠牙利爪。

    他的眼睛里闪烁着怨毒的快意想必等着这一天已经等了许久。

    楚玉微微一笑道:“好。”她自然不会拒绝现在拒绝无异于鸡蛋碰石头虽然她不会像花错那般受伤但是总归面子上不会太好看。

    总归是要回去那么就风风光光地被接回去好了。原本还想在江陵多留几天做些别的打算现下只有暂时放开。

    主意拿定楚玉笑吟吟地走上前在何戢微微惊愕的目光中握住了他的手十分温柔地也十分深情地望着他:“本公主正在思念驸马驸马便来了实在是意外之喜我们一同回去路上也好倾诉别情。”

    虽然何戢面色如常但是楚玉很敏锐地感到一瞬间何戢的手变得僵硬无比。

    很好她不快活他也休想开我是推书滴分割线

    《欲穷千里目》作者:李锦银书号:1o445o4

    简介:从小与世隔绝生性活泼顽皮的阮叶和义兄乔不遗一起踏入江湖寻找她从未谋面的父亲和儿时的好友阿旭。微甜微酸的兄妹情谊诡异出现的朝公子美女俏偷儿紫罗还有那似乎一直风云诡秘的江湖传说又有多少事情是以它最真实的面目呈现?世事难料命运多舛小小女儿能否保住她不变的天真笑靥?我是求票滴分隔线快要到月末了推荐票也快要被追上了家还有包月推荐票的不要浪费撒给我吧不容易占据了一阵子的第二不想被过去在最后几天准备加更从462张推荐票起每增加2o票我加更一章

    女频界面下封面下有投包月推荐票标志起点女频包月用户在登录状态下点击即可。假如是从主站进来的点击封面下部那个红色的女频作品标志转入女频页面拜谢。

    木有包月推荐票地话那就给两章推荐票票吧谢!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