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凤囚凰 > 一百七十九章 四面楚歌声


    走在楚玉前面的是刘子业最宠幸的太监华愿儿走在楚玉后方的则是四个皇宫侍卫。

    这五人是在宫门口迎接她的将她一路送到刘子业面前此时又将她一路护送出宫外说是护送倒不如说是怕她跑掉的监视者。

    楚玉心中冷笑她一不能飞天二不能遁地在守卫森严的皇宫里她哪里有可能逃走?距离宫门还有一半路途时楚玉忽然停下脚步转身望向左侧远方只见一抹紫色的身影遥遥伫立正是天如镜。

    楚玉望着天如镜天如镜也看着她目光定定地胶着楚玉眼睛望着他口中淡淡地对前方跟着停下来的华愿儿道:“停下本公主与天师大人有事要商谈。”

    华愿儿皱了皱眉变了调的尖利嗓子慢吞吞地道:“长公主殿下陛下让我们送你出宫你看……”

    他说话语气毫无恭敬之意从前楚玉为刘子业亲近之时宫中有谁敢有半分不敬?眼下却不过是片刻的功夫一个太监也能给她脸色看了。

    楚玉冷冰冰地瞥了华愿儿一眼面上浅笑道:“见风转舵也是要讲技巧的今天风往南吹难保昔日不会再往北吹你若是能保证一辈子风向不变本公主也算佩服。”

    她言下之意便是威胁华愿儿她现在虽然一时失势可将来未必没有翻盘的机会倘若他日她得势了必然会对在失势时落井下石的人加以报复。

    华愿儿一个激灵懂了楚玉的意思。顿时便换上张笑脸而楚玉也如愿地能与天如镜单独对话让四个半男人退得远远的。

    荒废冷宫地花园里。到处都是杂草乱木巧的是。这正是他们头一次单独说话并且楚玉见识了手环的防御功能地地方。

    看华愿儿等人退远了楚玉才转向刘子业微笑道:“天师大人好久不见。”

    天如镜抿了抿嘴。有点儿不太自然地认真回了她这句只不过仅仅作为开场白的话:“好久不见。”

    楚玉古怪地看着天如镜好一会儿才道:“假如不是知道你有很强大地自保能力我简直要怀疑你被人宰掉偷换了你从前可不是会打招呼的人啊。”

    不得不说这样的天如镜多了一点儿人味当然这人味对她没什么用。

    楚玉沉着脸想。

    天如镜并不是一个喜欢闲话的人。楚玉找他说话也不是叙旧的片刻地沉默后。楚玉便直接说出了自己地质问:“陛下告诉我我在各地置房的事。是你说出来的。是不是这样?”

    纵然知道刘子业没什么理由欺骗她但楚玉还是觉得有些难以置信。

    天如镜不然尘埃的清秀面孔神情沉静空灵。过了好一会儿他轻启嘴唇道:“是。”

    是他做的。

    他承认了。

    楚玉的愤怒一瞬间爆出来她并没有失态大吼但是她的神情比大吼更愤怒也更冰冷尖锐:“好个天如镜你好……你当初是怎么说的?你说我不能改变朝代的更替所以不会出手阻止我什么可是你现在又在做什么?一脸无辜不管事地样子最后背地里却做出这种勾当!”

    她并不是因为刘子业与她离心而愤怒也不是因为失去了各地的狡兔之窟她心痛的是那些曾与她做出约定替她照看各地宅院地那些人。

    这些人之中有府内得力的人也有她故意问刘子业要来地官员她给他们做出美好地承诺引诱他们帮她做事有的人甚至将一家都搬迁到了购置地宅院中现在那些人应该都死在了宗越的刀剑之下。

    她见识过宗越的狠毒连几个小孩子都能下得了手的魔王将军没道理放过那些本来便是刘子业要杀之人的家人。

    粗略算下数量因为这件事而死的至少过上百人而这上百人都是因她而死!

    而这一切的起源皆因为天如镜轻巧的一句话。天如镜看着她张口欲说楚玉却忽然伸出手挡了一下道:“等等你先不要说话我现在听着你的声音心烦。”

    她咬紧嘴唇竭力克制住自己的情绪。楚玉现在好像有了点方才刘子业的感受倘若不压抑住暴戾的情绪会忍不住冲上去殴打天如镜但是天如镜不是她凭一己之力能伤害的。

    渐渐平静下来后楚玉的神情缓和了少许虽然胸中依旧梗着火焰但她至少能维持表面的平静:“你说吧为什么要这么做?出尔反尔是很光彩的事么?”

    不管之前她做了什么。天如镜一直没有出手干涉可是他一动作便是雷霆之击先断了她的后路其次毁了她不少可用之人最重要的他令刘子业对她生出来嫌隙两人之间的裂痕难以修补。

    纵然粉黛那件事是假的但此时的一百多条人命却是千真万确如何都不能抹杀。

    现在纵然是刘子业想要与她和好她心中也不愿意了。

    相较于楚玉的愤怒不平自责天如镜的心情却十分的纯一简单他仔细地看了一会楚玉觉得她比前些日子瘦了一些但是却绽出一种无法忽视的光彩好像不经磨砺便不会显出美丽的宝石。

    此时她站在他面前就在伸手可及的地方只要朝前探出便能摸到她温热的呼吸和柔软的肌肤但是他并没有被这些扰乱他的目光一如往常清澈纯净接近无有情感。缓缓张口天如镜低声道:“因为你不一样。”

    她不一样。和世人不同她好像是来自奇异的另外一个地方知道许多不该知道的事。倘若是她也许真地能从另外一个角度影响这个世界。

    虽然大部分时候。他都仅仅是作为一个旁观者看着朝代更迭兴衰可是他师父天如月在临死之前也曾经交代假如遇到了认为危险的角色不必顾虑太多。出手清除掉便是。

    天如月所说清除自然是将人杀死但是楚玉是天书上有载的人她地死亡应该与刘子业在一起因此天如镜能做的便是斩除她地羽翼让她什么都做不了。

    他成功了只需要静静等待不出两个月。便能等到楚玉的“自然死亡”。

    天如镜没有絮絮叨叨的解释但是楚玉已经明白了他的用意。

    方才路上华愿儿已经向她传递了刘子业的旨意。让她今后都待在公主府里不得外出。也就是变向软禁了她。

    华丽地公主府居所。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囚牢。

    也许将一直困她到死。

    楚玉凝望着天如镜她的愤怒逐渐消散。眼角聚起来少许的忧伤:“要让我等死么?让我被困在公主府中一天天等待那一天的到来然后被反叛者乱刀杀死么?你要让我在临死之前尽情地品尝死亡迫近的恐怖随着时间推移一点点绝望么?”

    天如镜一怔:他原本只想着这样便能不违背天书却忘了身为必死的人楚玉的感受。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他看见楚玉清丽姣好的脸容上露出凄凉地惨笑:

    “竟然要我眼睁睁看着死期逼近……天如镜你真残忍你这么做比直接杀死我更多十倍的残忍。”

    楚玉走出皇宫的时候身前身后除了华愿儿和四个卫兵外与她并肩而行地是方才私下谈了许久的天如镜。

    两人肩膀之间虽然仅有一尺距离却好像隔着一条不可跨越地鸿沟。

    楚玉地神情冷漠方才的痛苦和伤心都好似被掩盖在了这冷漠之下走到门口华愿儿看一眼外面等待着地何戢和一百护卫停下脚步:“公主小人便送到这里陛下想必也只是一时恼怒很快便会想明白的。”因为顾忌着楚玉方才的话华愿儿的态度好了许多横竖说好话不花钱便随口多说了两句。

    楚玉嘴角扯了扯也没说话便径直朝外走去天如镜也是要出宫的与她一道朝外走但是过了几步两人便要一个向左一个向右。

    楚玉自然是毫不迟疑地转向却意外地听见身后天如镜幽幽的声音:“对不住。”

    楚玉冷笑一声:“你也会觉得对不住的么?”做都已经做了现在道歉又有什么用途?

    见楚玉停下脚步却不回头天如镜知道她心中对他恼恨到了极点但是他并不奢求楚玉能原谅他他只说出心中要说的话:“这是我的职责。”

    从数代以前便传承下来的维护天书所记载的朝代更迭天明所归这是一种比一时一家更沉重的责任他既然继承了神物便必须这么做。也许在楚玉眼中这天书宛如儿戏一般可是天如镜从小建立的观念便是万事遵从天书这是凝立在他心中的不可动摇的信仰。

    他不能伸手救楚玉甚至反而要往黄泉路上推她一把即便他心里多么喜欢也绝不能忘记自己肩负的职责。

    纵然偶尔会难过得不知道该如何呼吸也不能阻止他的决心。心志单纯的人一旦决定坚持某件事便会比石头更执拗。

    楚玉听了天如镜的话神情动了动却没有回头去看他只继续朝何戢所率领护卫包围的马车走去马车边还站着越捷飞虽然在这个“护送”阵容之下越捷飞已经没什么用处。

    楚玉看了越捷飞一眼嘴角溢出冷笑:“你也是尽忠职守吗?做得真好。越捷飞一怔面上随即浮现愧色。楚玉不再看他径直上车随后。她抱紧自己好像很冷一样。蜷缩着坐在车内。

    车厢壁上有一层柔软的厚毛皮但是楚玉依旧觉得冷。

    为什么连刘子业都不晓得的隐秘之事天如镜却会知道?楚玉不需要询问便知道是越捷飞在其中搭的桥梁。纵然做得如何隐秘但是越捷飞是贴身保护她的人。兼之武艺高强防不胜防因此想要得知这件事并不困难。

    楚玉没有去追究越捷飞是什么时候探知此事以及什么时候告诉天如镜地已经成为了定局的结果再去追究过程是一件很无聊的事她现在应该把心力放在前方而不是向后看。

    但是……楚玉低下头更用力地抱紧自己:刘子业离心。越捷飞背叛天如镜出手何戢开始报复。原本还算缓和地局面。一刹那间变得剑拔弩张从前勉强算是同伴。以及不是敌人的人。也都站在了她地对立面让楚玉一时间有四面楚歌之感。

    纵然在外面表现得十分刚强。但一下子陷入这样的境地楚玉还是忍不住生出了软弱的情绪:要是容止在就好了。

    明知道他不是好人明知道他……可是在这一刻她第一个想起来的竟然依旧是容止。

    想起容止楚玉陡然从怅惘的迷雾中惊醒过来:容止现在还是生死未卜甚至地他的处境有可能比她更危险她怎么能只想着依赖他?

    楚玉深吸一口气抬起两只手轻轻拍打自己的面颊:“楚玉坚持住。”

    她力气不大手掌与脸颊接触出轻微却清脆的声响一声声慢慢重叠。

    楚玉坚持住。

    楚玉坚持住。

    ……这个时候要化身钢铁不可摧折。

    要活下去要再见到容止。鹤绝拿着一张看起来还很新的小羊皮地图顺着地图上的标识找到了隐藏在密林里的山洞洞口他毫不犹豫地走入洞内在长长一段时间的漆黑后又看见了光明。

    但是这光明里却多了一重妖异的火光。

    往日清净祥和地桃花源此时化作一片人间地狱。

    烈火席卷了一切肆无忌弹地焚烧着一切可焚烧的事物杂草树木屋舍以及人。

    火海中唯一响起的是灼烧地声音火中的人都一动不动地躺在地面上似乎是早已死去。

    唯一不曾被灼烧地大约便是山洞出口附近方圆二十多丈因为附近地可灼烧之物都已经被铲除清理掉。在出口侧面的不远处安然地做着个身穿白衣地少年少年的容颜秀丽至极神情从容至极纵然眼前是一派凄厉的景象但少年却仿佛安坐在青青翠竹中一般那么的清雅。

    他面前摆放着一只酒壶手中端着白瓷杯液体半满举杯在唇边碰了一碰也许只是让酒液堪堪润湿嘴唇少年便转过身来望向鹤绝。四周都是火光可是少年的漆黑的眼睛却宛若无底的黑洞将这些光芒一丝不剩的吸收只留下纯然的漆黑漫开来无边无际的夜色。

    此时尚是白天正午鹤绝却有一瞬间以为自己看到了无尽之夜他陡然心中烦乱开口打破两人间的沉寂:“容止你想法子把地图送到我手里便是要我来看你放的火?你找我来就不怕我杀了你?”

    容止微微一笑十分从容的漫声道:“鹤绝我们做一笔交易吧。”他意态悠闲嘴角的微笑却透露出些许引诱之意。我是感谢滴分隔线

    这一章是两章合并做一章一章基本更新一章加更。特地来谢谢大家帮我保住了推荐票前三按照我先前的承诺我需要再加更两章现在还欠一章但是我今天实在写不动了希望这一章留在明天补上十分不好意思。

    这一章末第四卷完结。

    这一卷的名字叫:大都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

    说的是局势也是人心。

    原本另外个犹豫不定的选项是: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山雨欲临容止归来剧变开始。

    接下来即将进入第五卷。我是推书滴分隔线

    《回到明朝当皇后》作者:宁馨儿书号:1o44简介:她回到了明朝寻找自己不小心穿越的男朋友。

    可哪一个才是她的正牌老公?难道还得学那唐伯虎点秋香点到哪个算哪个?

    怎么点来点去把自个儿点成了皇后?纠缠于两帝之间?

    身处宫闱她不爱宫斗爱武斗!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