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凤囚凰 > 二百五十六章 久置的菜肴
    嘴唇才一触碰楚玉便直觉地感到与方才的不同唇与唇之间不再是缠绵碾磨反而多了一线侵略的意味。
  
      舌尖探出形状优美的嘴唇仔细描绘她唇瓣的形状过了片刻便果断地撬开她的嘴唇试图更加深入。
  
      楚玉紧咬牙关容止也不着急他好整以暇地亲吻着舌尖灵活地扫过她的齿列骚扰得她忍无可忍想咬人时又及时撤回曼斯条理地**她的唇瓣。
  
      楚玉只觉得自己的头脑好像要沸腾起来她什么都思考不了只能本能地抵抗全身的感觉都仿佛集中在了唇畔齿颊被亲吻时便有火焰蔓延开来连牙齿都好像有了触觉微微地麻痒。
  
      容止再一次离开时两人的呼吸交错着吹拂在对方脸上吹起暧昧麻痒的热潮嘴唇挨得很近不到半寸距离只要稍稍低下头便会又贴在一起。
  
      要停下来了。
  
      容止镇定地想。
  
      人已经走远不必再用这种手段封口……再这么下去他可能自己会把持不住。
  
      可是脑海中却不受控制地不断有影像飞掠着闪现她微笑的样子她惊慌的样子她坚定的样子她难过的样子她羞涩的样子她窘迫的样子……再没有一个人会如她这般折断手脚背弃归途也要拥抱他。越是想要遗忘却越是无可遏止地深刻。
  
      柔软的柳枝又滑到了两人之间楚玉只感到一片冰凉的东西贴在自己嘴唇上下意识咬了一口却咬下一片嫩绿的柳叶。红唇与绿叶都分外地鲜嫩容止低叹一声再度垂。
  
      先是极轻的吮吻。唇瓣已经非常柔软与火烫但柳叶却夹在四片嘴唇之间。冰凉单薄地辗转着容止轻笑一声张口咬住半片嫩叶舌尖轻灵地一挑这个吻又开始加深。…
  
      舌尖巧妙地打着旋。卷着柳叶尖若有若无地刺着她地舌面随后甜腻地交缠起来脆嫩的叶片不知什么时候被碾碎溶化在不知道是谁的口中。
  
      就好像……麻药。
  
      楚玉模模糊糊地想因为缺氧她已经有些分不清楚自己在做什么被掩住地眼前却不是一片漆黑反而绽放着一重又一重的烟火层层叠叠地交错在一起。连眼角都是绚烂地华彩。
  
      嘴唇开始微微麻可是却本能地渴求着更多这种亲昵的缠绵简直让人舍不得推开。
  
      容止按着楚玉双腕的手逐渐放松。手指缓慢地摩挲着她的腕侧好像在模仿亲吻的姿态。指尖极尽温柔地抚摸手腕内侧细腻地肌肤。
  
      不知道过了多久。来寻找楚玉的人好几次从附近走过但是两个人却仅仅沉浸在深深的亲吻中。谁都没有理会。
  
      他们非常安静沉默而无声地深入浅出容止选的角落极好也没有人前来打扰他们。
  
      再来一次。
  
      再来一次。
  
      好像现了有趣的游戏嘴唇分开片刻又重逢已经分不清楚是谁主动柳树林的边缘角落里春光简直肆无忌弹地挥洒。
  
      “找不到怎么办?”好几轮来回寻找的人都无功而返阿蛮站在画舫不远处的岸边手足无措几乎要哭出来。
  
      王意之抬手轻敲眉心转头问观沧海:“沧海兄你怎么看?”观沧海说要贴身保护他便真一直留在他船上。
  
      观沧海勾了下嘴角笑容却有些古怪:“我估摸着你或许不必再派人去寻了。”他的耳力不是容止能比地也不是任何人能比的一定范围内许多细微的声音都逃不过他地耳朵。
  
      王意之微微一怔随即明白他话中潜藏的含义:“被迫?”
  
      观沧海神情古怪:“眼下不是。”起初是。
  
      略一思索王意之随即下令准备开船阿蛮和马车都还在岸上原本是打算等着楚玉来后再连人带货一起上船地眼见王意之要走他连忙出声道:“你不等楚玉了?”
  
      王意之爽朗一笑道:“她想必不会来你也不必继续在此等候回家去候着吧。”
  
      阿蛮有些不明白他下意识转向观沧海观沧海没有立即答他只张口问道:“你不等了?”这话问地是王意之。
  
      王意之笑笑道:“她毕竟不是与我同路之人就是带她走了她心中仍会存有羁绊。倘若是十年之前我年少轻狂纵然无意温柔乡也必定与那人相争。”
  
      但是现在不同横竖那两人各自有意他索性自行离去放手任凭他们折腾。
  
      听出来王意之真的没有半点儿留下来地意思阿蛮心里一着急就要往船上挑:“你不能走。”楚玉还没有来!
  
      观沧海笑笑跨了一步张开右臂横拦住阿蛮硬是将已经跳出岸边的黑少年再带回岸上他轻轻巧巧地按阿蛮的肩膀便轻易地让他动弹不得:“随我走吧。”
  
      画舫开动王意之漫不经意的歌声自江面上悠悠缓缓地传开:“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
  
      他的笑意飞扬到天际纵然别离也要如同相聚一般快乐——
  
      人生得意须尽欢。船行水流歌声荡开终至渐行渐远。
  
      漫长的亲吻终于歇止容止微微喘息着凝视着脸上几乎红得要滴出水来的楚玉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轻划她的掌心。
  
      他的另一只手依旧覆着她的眼眸他不确定倘若他移开来那双直面本心坦然面对她自己爱憎软弱与卑微的眼眸会否也映出他的心思。
  
      楚玉喘息许久面上的红潮才缓慢褪去此时她身上的钳制已经松到几乎没有但是她并未曾用力挣脱只靠在树干上待呼吸平复后才冷冷道:“可以放开我了么?容止?”
  
      容止心中苦笑一下松开双手后退一步。
  
      楚玉盯着他她的嘴唇依旧鲜艳湿润眼角带着浅浅的红痕好像尚未褪去的缠绵余韵衬上没有表情的脸容显出一种别样的冰冷艳丽。
  
      楚玉抬起袖子仔细地擦拭嘴唇她抬眼望向容止眼前吹着一条条柳枝翠绿栅栏后雪衣黑的少年身影宛然笑意如水眼眸深不可测。
  
      那个……妖魔般的男子。
  
      楚玉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才慢吞吞地道:“我应该称你做容止呢?还是叫你观沧海?”
  
      一个字一个字语意如坚铁柔情蜜意荡然无存。
  
      趴……好累……为了这场kiss戏我准备酝酿了好几天的感情总算是写出来啦……对我来说……这一千多字几乎比两万字还难写……
  
      里程碑啊咔咔咔经历了五十多万字地长跑终于小嘴了
  
      继续红着脸求包月推荐票
  
      女频界面下封面下有投包月推荐票标志起点女频包月用户在登录状态下点击即可。假如是从主站进来的点击封面下部那个红色的女频作品标志转入女频页面。
  
      木有包月推荐票地话那就给两章推荐票票吧谢!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