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凤囚凰 > 从前的事与将来的事

      这一章专门用来集中放我自己预定要写的番外,今天先放出来一个隐藏结局,算是庆祝圣诞,等这阵子pk忙完了,元旦我再继续,假如我没有开新章,那么就是在这一章里修改添加,请大家下次看的时候,点进来往下翻页就可以了。
   
      ==========================================================
   
      尾声之二 谁在谁的罗网
   
      那是两年后的一日。
   
      容止带着楚玉回江陵探亲。
   
      解决了麻烦师弟的私事,观沧海又回到了昔日的江陵城郊居住,此时河冰乍化,春意犹寒。
   
      观沧海依旧是在溪水边垂钓,正如楚玉初见他的那时候,两年下来,他似乎也不怎么见老,还是那般散漫平易的模样,只是在听见容止来时,他面上露出了一丝显而易见的不悦。
   
      随即两师兄弟彼此假惺惺地客套:
   
      “容止师弟。”
   
      “沧海师兄。”
   
      楚玉这边看看观沧海微微冷笑,那边看看容止笑意宛然,心中很是莫名,不知道他们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按照惯例来说,多半是容止的过错。
   
      知道楚玉在场,观沧海缓和下神情,道:“家中已无米粮,你若是要在此留宿,那便自个儿去城中采买。”
   
      容止一笑,也不辩驳,只转身走开来,将楚玉留下。
   
      楚玉身上披着厚厚的白裘披风,天气并不算暖和,微风吹在脸上。还带着微微的萧瑟之意,空气里似乎还残留着些许冬的影子。
   
      观沧海拉了会鱼竿,容止走了,他与楚玉在这儿,便好似有些冷场,暂时无事可做,便问楚玉:“这两年来,你们去了何处?”
   
      楚玉微微笑起来:“去了很多地方。”容止知道她的心愿,想要到处走走看看。两人再度重逢后,便踏上旅途,带她去了所有她想要去看的地方。
   
      他们去过北地的草原,浏览了塞外风光,见识到了这个时代的游牧民族,也到过湘西的苗疆,闯入连绵的山岭之中。
   
      观山观水观风物,虽然放弃了前半生所追求的,但容止很快又找到了新的乐趣,比如如何在不改变历史大方向的前提下。做一些可以控制内的,小小的扰动。
   
      她捡了几件事草草地说了说,但观沧海却仿佛有些出神。过了片刻,他问道:“我心里一直有些奇怪,那手环究竟有什么用途?怎的容止一知晓天如镜将手环转给了你,便死活要从棺材里爬出来?”
   
      他也算与那手环有些关系,并不是一无所知,但后来见楚玉也不过是四处走走,怎地容止却以为她要去到无人可达的地方一般那样紧张?
   
      楚玉嘴角浮起一丝笑:“他确实要爬出来,因为倘若放我走了。便再也回不来了。那手环的用途,可不止是挡挡刀剑而已,你可知过去五百年?将来五百年?”
   
      顿了一顿,她道:“这手环便能带着人到数百年之前,又或者数百年之后,一去不回。”横竖观沧海是容止的师兄,告诉他这些事并不妨害,不过她的身份这件事。世界上只容止一个人知道,她再也不会对第三人提起。
   
      观沧海却有些震动,他并不知道楚玉原本就不属于这个时代,只道楚玉当初过度伤心,伤心到甚至不惜前往未知的时代。他当初帮着容止骗她,实在大大不该。
   
      但眼下这情形。他似乎又不该将当初的往事真相说出来,以免两人之间再生嫌隙。
   
      楚玉瞥见他面上犹豫之色,笑了笑道:“你是不是在想,该不该把容止装死的事告诉我?”
   
      观沧海一惊,道:“你知道了?”
   
      楚玉叹了口气:“原先是不知晓的,但这两年来,怎么也得慢慢回过味来了。”
   
      最初再看到容止的时候,她真的是被狂喜冲散了理智,但是过了几个月,闲暇的时候,她偶尔会忍不住胡思乱想,便想到了一个可能:会不会,从头到尾,都是容止安排的?
   
      不仅仅是河边那具尸骨,甚至之前的那一幕,也是他计划之中?
   
      冷静下来的时候,楚玉便想明白,她是被容止彻底设计了。
   
      最初想通的那时候,她是真的很生气,生气得不得了,一整晚上都睁着眼睛,怎么都睡不着,那一晚上他们在江边赏月,就在江边的岩洞里休息,月在中天映着半江水,澄明而幽静,那一晚上,容止一直握着她的手,始终都没有松开。
   
      楚玉静静地说:“我明白,这是他故意让我明白的,以容止的谋略算计,想要对我隐瞒什么事,其实再容易不过,我能想明白这些,是他故意留下破绽,他并没有打算一直欺瞒我。”
   
      虽然生气得恨不得咬容止十下八下,甚至干脆一走了之,到达容止永远找不到的时代,但最后楚玉还是什么都没做。
   
      容止固然可恶,但是更可恶的是,她没办法真正舍弃这个可恶的家伙。
   
      那一晚上,她睁着眼,他闭着眼,但是两人同时一夜未眠。
   
      他们之间,有些事情不需要说出口,便可以心知肚明,那已经是无以用言语表达的默契。
   
      经过了一段日子的挣扎,楚玉最终还是退了一步,纵然过去的伤心难过非常不值得,可是那都是过去的事,将来才是最重要的。
   
      倘若她因为一时负气离开,很有可能再也回不来。
   
      有些事情不是用值不值得来衡量的,作出决定前,她不希望自己后悔。
   
      既然连容止这个罪魁祸首她都不计较了,自然不会与眼前的观沧海计较。
   
      楚玉耸了耸肩,笑吟吟地去拿观沧海的鱼竿:“你这个怎么玩儿的?借我试试。”
   
      不过呢,有一件事,她不会告诉容止的,其实这手环。只能往更古老的时代而去,并且底线时间是两百年,换而言之,只能回溯不能朝前,她就算用了,也无法前往二十一世纪。
   
      那是她后来彻底放弃回去,撤掉满格电池摆弄手环,打开穿越时空的程序,最终才发觉的。在那之前。她以为一切十拿九稳,甚至没有多加检查。
   
      反正目前,她不打算告诉容止这一点,今后要是吵架,还能吓唬他说要回娘家。
   
      ============================================================
   
      -
   
      -
   
      -
   
      -
   
      -
   
      -
   
      -
   
      -
   
      番外:这其实是一篇说明书
   
      副标题:对于贯穿本文的重要线索物件——手环做全方面三百六十度立体解析
   
      这是一只手环,手环,当然只是它的通俗叫法,它真正的名字是一长串英文字母,出于作者考四级留下的恨意,它失去了在本文中出现的资格。
   
      功用一:
   
      防御。
   
      能在身体周围制造力场。防御一切被设定为危险程度的攻击,防御范围与危险程度可自行设置,比如限速1米/秒。限制范围半径三米,那么凡是有物体以超过一米/秒的速度进入以手环为中心半径三米时,便自动触发防御发动的条件,能将一切施加的力量以双倍朝相反的方向反作用。
   
      功用二:
   
      进攻。能外放出能量束进行攻击。
   
      【因为配备装置与程序已经拆除卸载,本功能亦废除,具体情形不祥。】
   
      功用三:
   
      资料。
   
      又分经典,历史,文学。理学,技术,五个部分,包含纳括了古今中外的各学术学科的阐述,但是在具体的理论和技术方面,并无详尽解释,只有简要描述。
   
      功用四:
   
      限制。
   
      这一项,也是容止不得不留在公主府的原因。在制服一个人后,手环能锁定一个人的脑波,设置某些条件,对其进行某种程度上的控制,在人的意识层面设置一个关卡。虽然不能完全控制其行为,却可以阻止其做某些特定的事。以及产生某些特定的想法。
   
      功用五:
   
      医药。
   
      【医疗装置程序已经拆除卸载,仅余药物。】
   
      两种药物,一种使人衰弱,一种则能够大幅度恢复人体的生机,进行全面活化。保质期……不祥。
   
      功用六:
   
      时光穿梭。
   
      只能回溯而不能向前,只能回到之前的年代,并且穿越时间必须在两百年以上。
   
      功用七:
   
      空间转移。
   
      通过空间折叠技术,进行空间的跨越。
   
      功用八:
   
      记录。
   
      这并不是什么功能,只是一个日记本,每一个手环拥有者都建立了一个文档,留下了自己的话,不过从留下的文字多少可以看出来每个人的性格,有的比较话痨,事无巨细都记录下来,有的比较寡言一个字都没留下,只有一个空文档。
   
      然而最早的一个文档,楚玉却打不开。
   
      那是有设置密码的。
   
      “太无耻了。”本日第六十七次挑战密码失败,楚玉重重地吐一口气,手朝旁边一伸:“茶。”一只白瓷杯随即送到她手上,澄碧温润的茶水温度适宜。
   
      抿了一口润润嗓子,楚玉随手一递,便有一双秀美绝伦的手接过杯子,接着她继续挑战。
   
      她就不信,这么一直尝试下去,打不开第一个文档。
   
      这是一间位于宁静乡村的四合院,依山傍水的环境让人心旷神怡,青瓦白墙映着山清水秀很是雅致,两个月来,楚玉和容止便在这里居住。
   
      又连续许多次失败后,楚玉已经懒得去计算自己猜了多少个密码,只对自己说:最后一次,最后一次,这一次再不成功,那就放弃……今天放弃,改天再说。
   
      然而当她不抱希望地念出一串数字字母时,那个屏幕上一直不断跳出的【密码错误。请重试】的小提示框忽然不见了。
   
      文档,顺利打开。
   
      我不知道有没有人能看到我留下来的这篇记录,我故意留下记录,又故意加上密码,就连我自己也不知道,我是否希望后人看见这一切。
   
      人就是这样的矛盾。
   
      我来自许久之后,那时候,时空技术已经从理论上得到验证可行,却没有人能真正地成功尝试。
   
      我不是科学家。但是我有钱。
   
      我想穿梭时空,也不是出于什么浪漫的梦想,而是为了一个明确的目的。
   
      我自己组建了一个科技公司,并且网罗了大量的人才,这只手环便是研究的成果。
   
      虽然还没有人能真正穿越时空,但是时空法案已经出台,为了避免能量被扰乱,穿越时空是犯罪的行为。
   
      但是我要犯罪。
   
      手环里的资料和其他功能不过是附带,我真正的目的是回到过去救一个人。
   
      我死去的恋人。
   
      在她死后十年,医疗科学出现重大突破。她所患的绝症就不再是绝症,但是没有人能起死回生。
   
      我要带着自己一手主导研发出来的药物,回到过去挽救她的生命。什么时空法案啊,什么能量扰乱啊,这都不重要,我是一个自私的人,只要我高兴,别人跟我有什么关系?
   
      我甚至做好了准备,一旦离开了我的时代,我要带着她去二十一世纪定居。那个能量最为混乱的时期,去那里,就算有人想追捕我,也追捕不到,所以手环里的所有资料,都是到二十一世纪为止。
   
      不过这个时候我已经四十多岁了,虽然外表看起来和三十岁无异,但我无疑知道。这样的我,争不过从前的我。但我也没打算把那个女孩让给从前的我,所以我又做好了一套囚禁设施,用来清除情敌,也就是我自己。
   
      第一个意外是。我的研究计划被泄露,实验室大楼被军队包围。无奈之下,我只有带着还没有完全准备好的手环,提前穿越时空逃跑。
   
      然而这一回,我又出了纰漏。
   
      时空定位还不太准确,因为军方攻击,更是出现巨大偏差,我没有回到二十多年前,而是回到了两千多年前。
   
      这在数字上也不过就是多了两个零,可是对我而言,却是毁灭性的打击。
   
      不能回头,假如我想见到她,必须慢慢地度过两千多年前时光。
   
      哈哈,命运之手是多么的残酷,只轻轻一拨,便玩弄了我剩下的人生。
   
      我不管怎么做,都胜不过时间。
   
      浑浑噩噩地活过余下的岁数,临死之前,我想起来,今后会不会也有别人穿越时空,改变某些事,从而改变世界?
   
      我调整了手环一些程序——跟着那群科学家耳濡目染,这种事我还是能做到的——今后会有一个人帮我维护历史,让其按照正常的轨迹进行。
   
      就算不能救她,我也不希望她所属的那一部分世界消失,至少,让她来到这世上,并且充实地活过。
   
      这是我所能做的最后一件事。
   
      ……
   
      楚玉静静地看完,沉默许久,才转头望向容止:“我们算不算是被囚禁了?”囚禁在历史之中?
   
      容止微微一笑,伸手握住她的,倾身附耳低语:“这有何妨呢?只要是关在一个牢房里,那便很好了。”
   
      楚玉也是一笑,便转过头去,挥手赶人:“做饭去,今天中午我要吃鲈鱼。”
   
      等待容止走了,楚玉整个身体缩在椅子上,做贼似地打开最新建立的空白文档,慢慢地输入:
   
      我睁开眼时,第一眼看到的人……
   
      ========================================================
   
      汗,本来说一号上番外的,但是昨天放松睡觉放松过头了,合掌合掌,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大家手头假如有粉红票的,暂时不要投给凤囚凰啦,留到《龙龙龙》上架给那本吧~
   
      【注:粉红票具体说明在《龙龙龙》里有专门写出来】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