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凤囚凰 > 山阴公主番外——从来都是我一个人的独角戏

山阴公主番外——从来都是我一个人的独角戏

    我是山阴公主刘楚玉。520xs.la[网]
  
      我是公主,我是金枝玉叶。
  
      很小的时候,我就知道身份带来的好处,那便是我想要什么,都比世上大多人容易许多。
  
      父皇很宠爱我,身为女子,我不必像子业那样惶恐太子之位的问题,我只需要享受身份带给我的一切便足够。
  
      但是后来我才知晓,这世上真的没有什么人,是能一生顺遂没有烦恼的,总会在什么时候,又或者什么地方,让你遇见那件事,又或者那个人。
  
      于是我遇见了容止。
  
      那是春光极好的时候,我居于山阴,闲时乘车出外踏青,春花芳树,垂杨裁柳,我遇见我的劫数。
  
      那时候,他一身雪白衣衫,坐在白马之上,目光顾盼,流丽无双。
  
      我从未见过如此风采的少年,禁不住下车与他攀谈,那少年甚是温雅,眸子浅浅含笑,语带机锋,他仿佛天南地北无所不知,我总觉得必须挖空所学所知,才能跟上他的说话。
  
      分别之际我得知了他的名字和暂住之处,回到府邸,却如何都不能释怀。
  
      那时我到了可以成婚的年岁,不久前父皇还曾问我看上哪家公子,他便赐给我做驸马,当时我并未如何往心里去,可与那少年交谈半日,我却禁不住心醉神迷,暗道若他是我的驸马,那我这一生都没有什么缺憾了。
  
      他想必也是喜欢我的吧,否则怎么会那样对我笑?
  
      若论容貌才学,身份地位,天下间比得上我的女子不多,想来无论如何也不会配不起他。
  
      我翻来覆去想了一夜,如何都不能成眠。[www.520xs.la超多好看小说]心中满是他笑着瞧我的样子,第二天一大早,我便再也忍不住,前往他的住处,表明身份,说会让父皇下旨,让他成为我的驸马。
  
      ——当时我并不知道,世上会有人对尊贵的皇室不屑一顾的。
  
      说完之后,我瞧见了他的笑容。还是那么地温雅周至,眉目秀丽无双,可是那双深不见底的黑眸里,却仿佛多了一抹若有若无的讥嘲之意。
  
      然后他对我说不。
  
      之后的事,每次回想起来,我都觉得仿佛一场噩梦。
  
      我痴缠不休,他始终以笑容拒绝,我生来顺遂,从未给人这么狠狠地拒绝过,一怒之下便派人擒拿他。却不料他的本事比我所想象的更大,一直到我请来了天如月,他才终于成擒。
  
      看见他昏迷不醒重伤的模样。我有些心疼,却也微感快意,这就是拒绝我的下场,不知道他现在是否后悔了?
  
      然而他一睁眼,却又仿佛若无其事般地对我微笑,我这才警觉,他的笑容并不是为了欢喜而发的,之前也不过是我自做多情。
  
      可我不甘心。我是公主啊,应该要什么便有什么才对,于是我留他在府上。
  
      我待他好,他不领情,我折磨他,他也不在乎,我给他灌药,然而一夜之后。他还是那么微笑……不管我做什么,都仿佛与他无关,一次又一次的失望让我绝望。
  
      后来,我到了要成婚的年岁,父皇问我要什么。我心里说我要容止,可是嘴里却随意说了所知道的一个贵公子的名字。我想看看,假如我跟别的人成婚,容止是否还会无动于衷?
  
      婚礼很盛大,可是夜晚我却偷偷地跑到容止的院子,发现他在安静地看书,见我来了,还是那么微微一笑。
  
      那本该是新婚之夜,我却去看了另外一个男子,随后躲到无人之处,失声痛哭。
  
      那之后,我便终于明白一件事。
  
      原来世界上,真的有东西是我得不到的。
  
      求不得就是求不得。
  
      没有什么可以改变。
  
      我的容貌不能,我的身份不能,我的财富不能,甚至我的满腔爱意也不能。
  
      我最想要的东西,它就在我眼前,可是我永生永世都无法拿到。
  
      容止。
  
      我将我最好的年华给你,我将我最真挚的情意给你,但是你却让它们渐渐沉入冰冷的海底。
  
      我没有办法改变容止,只能改变我自己,我跟他达成协议,求他留在我公主府中,我会在身份所允许的范围内,给他提供一些便利。
  
      我隐约知道容止的身份来历诡异,可是我不敢去深思,唯恐想明白后,会真的与他断绝最后一丝关联。
  
      至少现在,我可以骗自己说他是喜欢我的,所以才留在我身边。
  
      后来,我又有了收集面首的嗜好,可很少有人知道,那些人之中,多多少少有容止的影子,眉眼鼻唇,脸型身段,神情动作,言辞举止,有一些像的,我便想拿到手。
  
      仿佛得到了他们,我便能拼拼凑凑出来另外一个容止。
  
      可是每当欢宴大醉,头痛欲裂地醒过来后,我总会心如明镜:我在自欺欺人。
  
      欢笑是我,悲伤是我,爱着的是我,恨着的也是我,痛苦挣扎的是我,不能舍弃的是我,从来都是我一个人的独角戏,而他作壁上观,微微冷笑。
  
      就这么过了两三年。
  
      后来的后来,一天夜里,我睡着之后,忽然觉得有些异样,仿佛有什么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侵入我的身躯,电光火石间,我明白过来,那是另外一个人的灵魂。
  
      我感觉我在渐渐地消失,好像飞灰散在风中,那个外来的灵魂正在无意识地夺取我的身体。
  
      她比我想活下去,那个愿望是那么的强烈。
  
      是了,原来如此。
  
      原来是我不想活了。
  
      我所有的爱情和生机,都孤注一掷地消耗在一个人身上,现在活着的,只不过是一具名为刘楚玉的躯壳。
  
      这样……也好。
  
      占据我身躯的女子,我该不该提醒你,当你睁开眼睛时,千万,千万不要去看睡在你身前的少年。
  
      不要去看他的眼睛。
  
      不要对上他的微笑。
  
      不要与他有只言片语的交谈。
  
      那是个会吞噬人心的妖魔。
  
      不要爱上他,否则你会与我一般爱恨不能,生死不如。
  
      ……
  
      意识越来越模糊……
  
      好啦。
  
      戏已落幕,我该退场。
  
      ===========================================================
  
      重新开个新章吧,这算是《凤囚凰》之前的故事。
  
      一直很想用这种自言自语的文艺腔写点东西,加上群里有几位mm要求看山阴公主番外,于是,就……
  
      手头还有粉红票的同学,就不要投给《凤囚凰》啦,支援下《龙龙龙》,偶争取下,看看能不能进月票前十,假如能进前六那就更好了~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