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凤囚凰 > 一百八十三章 可望不可及
    她从未想过有一日能回去。
  
      二十一世纪的事对她而言仿佛一个遥远而不可及的幻梦她原本以为这一辈子就是这样过去了。
  
      可是却意外的让她又看到希望的曙光。
  
      领悟到那是什么后楚玉几乎是拼尽了全身的力量才没有冲动的去抢夺天如镜的手环。
  
      从未有一刻如此狂喜从未有一刻如此急切。
  
      好像各种色彩和声音快地从四面八方纷沓而来一下子全拥挤在她的脑海之中让她目不能视耳不能闻。
  
      以这具身体回去之后的身份问题怎么样跟家人解释自己的经历时间和空间的定位以及过程之中是否会生风险这些细枝末节都是后来才慢慢想到的在能够回去的绝大引诱下变得那么微不足道。
  
      只要能回去不管是什么身份不管是什么途径也不管是要冒多大的风险她依然认为这有百分之一百值得尝试的可能。
  
      从前她很羡慕天如镜拥有那手环但也仅仅是羡慕而已想得到但也不强求而如今她的心情却生了巨大改变。
  
      一定要拿到手。
  
      这个念头接近狂热烧得她整个人都迷迷糊糊的。
  
      纵然是为求生而努力她也未曾有过如此狂热渴盼的心情有那么一瞬间她无比的妒嫉天如镜妒嫉他身怀至宝而不自知。
  
      慢慢冷静下来后楚玉才想到一个现实的问题这问题一下子又将她从云端打到了泥泞里。那便是:如何弄到手?
  
      手环自身对执有者有保护的作用使用暴力显然不现实更何况她现在被刘子业软禁。也没什么暴力可以使用。
  
      楚玉静静地躺在床上压下这个目前来说不切实的念头。她也曾想过下迷药但容止当年和天如月斗法地时候以他的长才肯定没少用过这手段后来的结局便能说明这手段不管用。
  
      只是——
  
      容止似乎曾说过天如镜地层次远不及他师父天如月.#.假如是他会不会有办法呢?
  
      这个念头也是一样是镜中花水中月她甚至不知道容止现在在什么地方呢。
  
      容止安坐在颠簸的马车厢里虽然上上下下仿佛都在摇晃但是他地动作却好像是坐在平稳的地面上一般十分的宁静安然他身前摆放着一张四方矮几提笔往纸上写着字因为马车不太稳。他写得有点慢但是字迹却很是秀丽端正。
  
      鹤绝怀抱长剑坐在马车厢内与容止斜对面的位置。眼神古怪的看着容止:从他们今天早上启程开始容止便一直在书写着什么。时不时停下来思索一下。接着继续落笔。每一张纸上都写上寥寥几个字。然后将纸折叠起来收好。他曾好奇地去看容止写了什么容止也很大方的让他看但是纸上的那些字拆开来他都认识连起来便是只有字认识他了。
  
      那好像是一些字无意义的拼凑在一起根本不能连成通顺的句子。
  
      鹤绝自己也是有点见识的知道这大约是容止特定的暗语不是事先有约定的人不可能看懂这些话也难怪他不怕他瞧见。
  
      只不过鹤绝有些好奇容止从今早到现在已经写了不下六七十张纸昨日下午经过城镇时买下的纸已经用去了一半究竟是什么暗语要写那么多并且现在看来还没有停下来地苗头?
  
      他有一种预感容止写下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仿佛有引什么的力量就如同一条条细小地水流但是所有的水流汇集起来将会是奔腾地惊涛。
  
      他也不怀疑而容止写下来地那些东西原本在他的脑海中便是一张早已成型地巨大的细密而繁复的罗网。
  
      容止又写了一张抬眼朝马车外瞥一下接触到白炽的阳光他眼前却忽然一暗身体随之软倒。
  
      鹤绝上前扶起他来让他靠躺在他的臂弯中只见他双目紧闭容色如雪嘴角红迹斑斑异常鲜艳竟是呕出血来。
  
      鹤绝熟练的取出手帕擦拭去他嘴角淌出的液体。
  
      他们同行不过两日这却已经不是第一次生的事情起初鹤绝以为容止有什么阴谋好几次后他才明白容止的身体虚弱到了什么程度。然而他每次看到依然都和第一次一样的惊讶。
  
      容止给他的感觉太强了。
  
      从第一次交锋开始他都一直处在下风。他徒有强大的武力却屡次被容止玩弄于股掌之中以至于虽然明知道容止身体孱弱他却经常会忘记这一点若不是两人之间已经有了协定他已经萌生了几次想杀死容止的念头并且将之付诸实践。
  
      这是他有生以来头一次如此戒惧一个人头一次因为对方压倒性的强大甚至生不出争胜的念头就连教导他剑术的师父将刺客组织传给他的父亲也不曾让他如此敬畏而给他这种感觉的人却是一个仿佛风一吹便会倒下生命好像随时会结束的柔弱少年。
  
      过了好一会儿容止缓缓睁开眼睛微展颜一笑这一笑将苍白憔悴全都压了下去他谢过鹤绝又端坐在矮几前继续先前未完的工作。
  
      容止在写字同一时间在不同的地方萧别也在写字以类似的方式。
  
      他写的是一封信。
  
      坐在平稳行驶的加大马车中车厢的角落燃着香炉底下铺着厚厚的毛毯垫子纵然马车稍有颠簸也被垫子给吸收了。
  
      萧别的信很简单无非是即将回家去并且表示愿意接受成为当家的安排。
  
      现在这辆马车正向江陵城外东面行驶越过画扇山目的地是沧海客的隐居之所。
  
      他还打算在江陵城再留半个月用这最后半个月说服沧海客出山助他他之前沉迷于琴于家族权力夺取方面并无用心若是此时回去接任定然会遭到阻力沧海客的才华武功是他数年来所见第一人倘若能请得他帮助对他今后助力不少。
  
      更重要的是沧海客是一个瞎子这个先天的缺陷局限了他自古以来没有哪个领袖是身有严重残疾的沧海客可以为士却不可能反客为主。
  
      为士为臣沧海客是上上之选因为他很难完全自立。
  
      目光触及一旁摆放的琴萧别目中闪过一丝痛色楚玉决绝的话犹在耳边彻底激起了他的傲气。
  
      没有萧家的支持他只是一个琴弹得比较好的人在她面前根本无足轻重可是染指了俗世的权力斗争之后他是否还有资格触碰那出尘的清音?
  
      昨天吧鼠标玩坏了所以很喜欢宅在家中的我不得以连续两天外出……
  
      然后我毫不意外的在去过不少于四十次的大厦里(9层高)……迷路了……能够路痴到我这个程度也很不容易……
  
      继续温柔地召唤包月推荐票
  
      投票方法在女频页面下点击封面下的投推荐票标志假如是从主站进来的那么就点击封面下那个粉红色的女频作品标志转入女频来继续投票我是推书分隔线《墨染红书坊》作者:画上眉儿书号:
  
      她不过是一个抱鹤轩的小丫头
  
      却误打误撞成为了末流女写手
  
      搬张小板凳
  
      来听小丫头细数成为“古代畅销书”女作家的爱情冒险吧!
  
      《欲穷千里目》作者:李锦银书号:1o445o4
  
      简介:从小与世隔绝生性活泼顽皮的阮叶和义兄乔不遗一起踏入江湖寻找她从未谋面的父亲和儿时的好友阿旭。微甜微酸的兄妹情谊诡异出现的朝公子美女俏偷儿紫罗还有那似乎一直风云诡秘的江湖传说又有多少事情是以它最真实的面目呈现?世事难料命运多舛小小女儿能否保住她不变的天真笑靥?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