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凤囚凰 > 一百八十四章 垂堂千金子
    楚玉半夜里忽然醒来时脸上满是泪水。
  
      做了一个十分悲伤的梦梦里她拼命追逐着远去的家人却怎么都追不上周围是久违的高楼大厦虽然城市里空气污染很严重但是那毕竟是她生于长于的地方纵然在古代有多么的清新她依旧怀念那污浊的空气。
  
      家人远去的时候周围的景色也淡去了逐渐化作无边无际的黑暗最后将她一并吞没。
  
      然后她就醒了。
  
      虽然梦里的情形现在已经模糊只记得二三成可是那种永世不可触及的绝望心情却始终盘桓于胸口挥之不散。
  
      已经强迫自己淡忘的东西因为现天如镜所拥有的财富而在一度的被清晰深刻的记起让她甚至在梦里也不由自主流下来眼泪。
  
      楚玉静静坐着双目凝望室内的黑暗直到自己的心情逐渐平复脸上的泪痕也已干涸才轻轻的喘了口气自语道:“真是的不是说过不要再软弱了吗?”
  
      分不清楚是前夜还是后半夜空气里漂浮着安静的因子楚玉做梦惊醒一时半刻睡不着便从软榻上下来回头看一眼:除了天如镜的因素外今晚临时换床睡大概也是让她做噩梦的原因吧。
  
      卧室已经被泥土堆成的小山占据假如要在那儿睡便会闻到很新鲜的湿润泥土的气味虽然那味道并不算难闻但是能够有更好一点的睡眠环境楚玉并不太愿意将就差的于是便将睡觉地地点转移到了偏厅内平常用来休息的软榻上。
  
      夜晚的寒气有些许渗入了屋内。偏厅本来就不是一个太适合过夜地地方楚玉抱着锦被慢慢地走向卧室。看到那几乎冒到了房梁处的小土山竟然有一种类似安心地情绪。
  
      室内装饰华丽高雅。与土山显得格格不入而泥土的气息在周围弥散盖过室内的熏香。
  
      楚玉定定的看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笑起来:何戢大概做梦都想不到她竟然会用这么野蛮这么笨拙的办法离开吧?
  
      天如镜那边暂且无法图谋为今之计还是先脱身为上。着那人是被关起来地刘。
  
      现在这个时候除非能透视未来否则大约没有人会想到将来他可以登上龙椅宝座号令半壁江山。
  
      因为这位未来的皇帝。此时狼狈到了极点也凄惨到了极点。
  
      他的身上左一道又一道的交错着鞭痕是今天早上刘子业心情不好。拿他出气时打的秋夜已然深寒。薄薄一层衣衫根本抵挡不住冷意。他今天被打后昏了过去又错过了吃饭。现在他又痛又饿又冷人被关在铁笼里吃的是剩饭残羹睡的是干柴稻草没一日能得舒适。
  
      与他一同被关押的两王都已经睡熟虽然环境恶劣但是这么多日子来他们已经越来越习惯这种折磨竟然能在这样的情形下睡得香甜。
  
      刘挪动身体试图让冰冷地手脚热一些却又牵动了身上的伤口痛得他闭上眼倒吸一口冷气而当他睁开眼睛时却看见一个人就站在笼前。
  
      那人身披黑色的斗篷头脸以及整个身体几乎都被与夜色连成一片地斗篷掩盖着只露出来一个尖尖的漂亮下巴。
  
      一见到那人刘不知道从哪里生出来一股气力不顾全身地疼痛他抓住笼子边急切低哑地道:“你来了什么时候才能救我走?”那人蹲下来望着刘兜帽下传来清冷地声音更让刘感到寒冷:“这里是皇宫处处守卫森严我一人来去已是不易又如何带湘东王离开?”
  
      刘听了一阵沮丧他松开牢笼身子瘫软在地上:“既然不能你又来见我作甚?”
  
      那人从怀里取出三件折叠起来的细毛织成地内衫轻轻放在牢笼前的地上轻声道:“我是来告诉你我已经找到了你的心腹阮佃夫和李道儿这二人对你甚是忠诚届时我再收买皇帝左右之人他日寻隙而动废帝而自立……”
  
      他一边说着刘的眼睛一边张大起来。
  
      那人飞快的说完这些便低头朝刘欠了欠身:“然而在此之前请湘东王保重性命只有你保住了性命才有他日可言。这衣衫穿在衣内不容易给人看出来若是别的容易给皇帝知道有人在暗中助你。”
  
      听了那人的话刘心中又燃起了希望但是他看着地面上三件同样的衣衫又有些奇怪:“我一人可穿不下三件另外两件放在何处?”
  
      那人本已要转身离去听见他这话又停了下来出一声像是嗤笑的声音慢慢道:“您身边不是还有两位贵人么?我总不好厚此薄彼。”
  
      看那人走远了刘赶紧脱下外衣先挑一件看起来最厚实的内衫穿在里面顿时便觉得暖和了不少但看着另外两件触手绵软温暖他有些舍不得就这么给出去便强撑着再都套着穿上身材一下子显得臃肿不少上半身也紧束得难受他只有赶紧脱下来看看旁边睡着的两个兄弟他低声道:“便宜你们了。”
  
      才要叫醒二人偷偷加衣裳他又忽然想起来他们三人同吃同住同时受苦他身上多件衣裳别人不知道却瞒不过这二人若是只有他得穿难免引妒嫉那人一次拿来三件又何尝不是为了封他们的口?刘觉得冷王意之也觉得冷。
  
      他所在之地是比建康更往北的地方已经在北魏境内这里的秋意更加的深浓也更为的凛冽但是王意之并没有在乎不断吹在身上的冷风他正十分清闲的十分随意的坐在一间土屋的屋檐下一双目光含着轻快笑意竟像是在欣赏夜景。
  
      也是这个夜晚无星无月并无多少夜景可言有的仅仅是暗沉的仿佛无边无际漫开的夜色。
  
      这夜色让他想起容止的眼眸也是那么的漆黑深沉一望看不见底。
  
      忍不住笑了一下王意之感到一点冰凉的湿意顺着风飘到他脸上他偏了偏头快探出手来在空中一抓便又抓到三两粒雨星。
  
      过了一会儿雨星渐渐的密集起来这秋天的雨并不暴烈它仅仅是淅淅沥沥的下着如这萧瑟的秋一般给人带来更深一重的寒意。
  
      王意之到来的时候这座小村庄已经因遭遇流寇洗劫空无一人此时周围方圆数十丈除了他之外便只有屋内一个活人。
  
      他身上穿着的是粗糙的麻衣流离的行程也让他面上多了些风尘的颜色可是此时的王意之看起来比在建康时更自在更快活就连秋雨凄寒也不能阻挡他露出微笑。
  
      雨慢慢的下将屋檐打湿汇集出一滴水滴颤颤巍巍的从一尺宽的屋檐边上落下来正滴落在王意之的鞋尖上与此同时他听到远处传来的嘈杂的脚步声眼中笑意又更深了几分。
  
      “终于来了。”
  
      凄风冷雨暗夜有多少人不能成眠。
  
      我这里是……凄风没冷雨暗夜继续温柔地召唤包月推荐票
  
      投票方法在女频页面下点击封面下的投推荐票标志假如是从主站进来的那么就点击封面下那个粉红色的女频作品标志转入女频来继续投票我是推书分隔线
  
      《回到明朝当皇后》作者:宁馨儿书号:
  
      简介:她回到了明朝寻找自己不小心穿越的男朋友。
  
      可哪一个才是她的正牌老公?难道还得学那唐伯虎点秋香点到哪个算哪个?
  
      怎么点来点去把自个儿点成了皇后?纠缠于两帝之间?
  
      身处宫闱她不爱宫斗爱武斗!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