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凤囚凰 > 一百八十八章 暴风的荒原 二
    不动声色地将手从他掌下抽开楚玉问道:“上策如何中策如何下策又是如何?”原本打算一见到容止便摊牌但是听他说了个上中下三策又引起了楚玉的好奇。
  
      至于她自己的事可以暂且压下来。
  
      容止微微一笑道:“眼下情形乃是因皇帝与公主反目那么惟三之计上策当今皇帝昏聩公主可令择一幼弟取而代之届时幼弟登机公主在他身后指点便可把握朝政;中策乃是安抚皇帝令其相信公主并无异心同时构陷驸马让他失去皇帝的委任;下策乃是独善其身从公主府内悄然脱身离开。”
  
      矛盾的焦点在楚玉和刘子业反目那么解决问题的办法也很简单第一刘子业消失第二反目的理由消失第三楚玉消失。
  
      他侃侃而谈笑意从容幽雅仿佛说的并非谋夺权柄的大事而是轻风明月小桥流水。
  
      楚玉古怪地望着容止她早就知道容止胆子很大却没料到他狂到了这个地步张口上策便是谋反让她垂帘听政做武则天还没出生时的幕后武则天而她现在所正在做的照他说来反而成了下策。
  
      其实细细想来也确实如此从她的角度出自然是希望能以最少的伤害损失达成最基本的平安可是容止不一样她早就知道他是个狠毒的人他的好坏判断并不是以自身的安全为基本考量而是从全局上把握攫取最大利益。
  
      倘若她逃了。一定会面临刘子业的追捕倘若她希望化解与刘子业地矛盾可化解了这一次。难保没有下一次。
  
      而容止的上策乍看上去虽然冒了绝大风险。执行的过程也不可谓不艰难可是一旦成功前方将会是一片坦途。一路看中文网
  
      只不过……楚玉冷笑一下:是谁地坦途还说不准呢。
  
      倘若她被容止的言语所蛊惑选择了他所说地上策。那么势必要大幅度的依赖于他用谋施计人事调派都经由他手他想要做什么手脚实在是再容易不过了。
  
      她绝对相信容止能够完成这个上策站在她的角度这也是可行的。因为很快刘子业将会死于一场刺杀只要她看准时机便能从中牟利。可是——上策归上策。但那是他容止的上策而非她楚玉地上策。
  
      更何况。容止所选的道路。必然是一条狠毒无比充满了杀伐的路途。路上不知道要牺牲多少无辜的生命。
  
      就算这里面没有容止的算计是真真正正地为了她好她也不愿意如此执行。
  
      她心肠软她优柔寡断她感情用事她拿得起放不下因此有时候即便知道怎么做才能达到最好的效果她也很不情愿。
  
      她宁愿做一个二十一世纪的平民百姓也不愿做公元五世纪的地下女皇。
  
      等等?!
  
      二十一世纪?
  
      思路漫无边际地飘飞着前一刻楚玉还在苦恼着如何安然从公主府逃离可是下一刻她的全副心神都集中在了方才想到地事情上。
  
      是啊她怎么忘记了天如镜的手腕上有她回去的希望假如她能够拿到那个手环并且研究出来那手环是怎么工作地是否就可以藉由此回到她原来的世界?
  
      思及此楚玉地呼吸不由微微急促她也想起来容止对天如镜地评价——
  
      现在的天如镜与他地师父相比根本就不成气候他太干净了。
  
      说天如镜干净是相对于天如月曾经的行径而言相比起杀人不眨眼拿活人来做实验的天如月天如镜不过就是在紧要关头陷害她一下确实是干净不少。
  
      而容止坦言曾骗得天如月取下那手环……
  
      楚玉可以听见自己的心跳越来越急促前些天强行浇灭的渴望又重新燃烧起来:假如是容止能不能再一次从天如镜手上取得那手环?
  
      只要取下来就好她拿到手环可以好好研究一下看看能不能使用而相对的天如镜失去手环也等于失去他最大的依仗。
  
      虽然这么做极大损害了天如镜但是想到能回家楚玉便什么都顾不上了。
  
      她要回去。
  
      谁都不能够阻止。
  
      能回去就好只要回到那个世界即便一时半刻没办法弄到合法身份也不会有人想要她的命。
  
      对只要回去就好。
  
      楚玉从来没有这样渴盼过一件事也从来没有这样因为一个目的热切的希望几乎烧光她的理智。
  
      这个目的对她而言实在太诱人了。
  
      思及此楚玉忽然开口问容止:“你有没有什么法子再将天如镜手腕上的手环给取下来?”
  
      容止闻言微怔道:“公主要那东西做什么?那事物只有天如镜一人用得当初我从天如月手上骗下就是因为用不得反而给弄得全身剧痛才吃了大亏。”
  
      楚玉心说你那是被电了但是她并不会告诉容止其中关键只道:“总之我问你有没有法子骗过来只要能骗天如镜脱下那手环便好。”至于具体用途她自己想法子。
  
      容止似笑非笑道:“公主若想要弄到那手环实在再容易不过只消邀请天如镜来公主府请他用饭在饭菜酒水之中加些许迷药便可手到擒来。”自然假如楚玉愿意亲手敬酒想必效果更佳。
  
      楚玉满脸狐疑望着他一百二十分的不信。
  
      他说的简直就是普通的黑店手法在饭菜里下药这手段简直俗滥得不能再俗滥倘若这么容易便能成功容止当年又是何苦跟天如月斗得死去活来?
  
      容止笑吟吟的瞧着楚玉他的笑容很可恶高深莫测地是那种好像知道了什么她所不知道事情的笑法让楚玉心中很是郁闷:“你笑什么?”
  
      容止的笑意更深眼眸之中闪烁着玩味的光辉:“我虽然时常说笑但是这一回却是千真万确公主大可一试若是不成公主在找我算帐也不迟。”
  
      他顿了顿目光刹那间变得深凝道:“只不过我有一事相求倘若公主取得了手环可否让我知晓公主要这手环是想做什么?”
  
      这个章节名是我前阵子在看日本轻小说的时候到书里面的一个描述觉得很有感觉就概括要点地拿过来用了
  
      习惯性泪奔包月推荐票书分隔线《欲穷千里目》作者:李锦银书号:1o445o4
  
      简介:从小与世隔绝生性活泼顽皮的阮叶和义兄乔不遗一起踏入江湖寻找她从未谋面的父亲和儿时的好友阿旭。微甜微酸的兄妹情谊诡异出现的朝公子美女俏偷儿紫罗还有那似乎一直风云诡秘的江湖传说又有多少事情是以它最真实的面目呈现?世事难料命运多舛小小女儿能否保住她不变的天真笑靥?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