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凤囚凰 > 一百九十章 暴风的荒原 四
    不轻不重的磕击声在门上响了起来非常圆润而干脆的声响好像水波的涟漪一圈一圈地向外扩散
  
      拉开门见敲门的人是楚玉桓远有些意外但是他只是一愣之后便迅让开门口:“公主请进。”
  
      两人在屋内坐定眼角余光瞥见楚玉的指甲微微青想来是一路走来路上风吹冻的他便将放在案几上的黄铜手炉推给楚玉让她拿着暖手。
  
      楚玉感激地点了点头便不客气地伸手握住她身体微微弓双手平放在桌案上一时之间却又仿佛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
  
      楚玉忽然来访桓远心中也有些忐忑那个挖地道的计划桓远虽然最初不知道但是以他的聪明看阿蛮和流桑连续几日在楚玉那里再结合府内到处挖池塘的景象便大致猜出楚玉打的什么主意。
  
      因为用心去看知道现在的楚玉已经与从前不同才不会如旁人那般陷入有关色*情的错误猜测。
  
      对于当土拨鼠这件事桓远实在是没有什么心得他基本上算是个比较纯粹的读书人学的两手剑术连流桑都拼不过对于这种纯粹依靠体力的活并不能太能胜任只偶尔让流桑过来告诉他一些府内的地形方位就是为了提醒他们不要弄错方向和位置。
  
      桓远的知情也在楚玉的料想之内我知道你在做什么你知道我知道你在做什么这个心照不宣的把戏便在共有的默契下维持了许多日子楚玉不主动提。桓远也从不主动询问没有什么事便在府内看书直到今天楚玉趁夜来访。
  
      虽然现在的日子和从前被公主软禁时没有多大区别。但是放开过眼光见识过这个世界地桓远与从前已经大不相同。至少眼力明显有进步一看到楚玉他便敏锐的觉她心中仿佛在烦恼着什么而那种烦恼。隐约让他有了一种不妙的预感。
  
      是出了什么事吗?
  
      桓远静静打量着楚玉但是仔细端详她似乎并不是地道被现也不该是有什么危害反而是有一些焦虑又有一些不舍。
  
      意识到自己已经沉默得太久楚玉放开手炉正色望向桓远这个容颜俊美。风仪古雅地青年虽然一开始是她救了他并且给予了他自由的空间。可是到了后来很大一部分程度上。却是她仰仗于他。假如没有桓远只怕她现在地处境还会糟糕许多。
  
      不知不觉间。桓远已经变得十分可靠最初见到时他还有点倔强和意气可是现在却是在不知所措的时候可以倚靠的肩膀。
  
      柳色太贪财流桑年纪小阿蛮头脑单纯唯一有过人手腕和清晰意志并且不会起什么坏心眼的大概就是桓远了。
  
      这个人也许不及容止但是她并不要他跟容止争锋只要他能代替她保存公主府内的其他人便好。
  
      “桓远。”楚玉慢吞吞地将自己令阿蛮二人挖掘地道地事情说出来一边在心里斟酌之后的措辞“这些你应该都知晓了吧?”
  
      桓远抿了抿嘴唇润着柔光的唇瓣绷出一个很优美的线条:“公主是否去意已决?”他没有像容止那样很华丽地祭出上中下三策而是直接问她对今后的打算从某种意义上说容止惯于主导而桓远则稍微倾向于配合。
  
      大约也是因为如此桓远缺少了一点容止的俐落狠毒也缺少一点强势的魄力。
  
      觉自己竟然不自觉地比较起来了这二人楚玉连忙打断思绪她现在正在桓远身前反而想着容止这实在是一件对桓远很不尊重的事。
  
      “是的我去意已决。”清了清嗓子楚玉认真道她对于公主府地权位和财富并无多少留恋更何况前方还有已知的死亡在等着她若说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却是桓远等人。
  
      她是一定要走地只不过在走之前她必须安排好其他人的后路离开公主府后如何安然混出城如何逃避刘子业与何戢可能跟随来地追捕应该前往何方如何在他乡安顿下来怎样经营今后地生计……
  
      这些问题楚玉原本以为可以慢慢考虑毕竟两个月时间还早而地道也没有挖出公主府外然而她突如其来的决定令这一切都急迫起来让楚玉回想起来又微微地懊悔。
  
      可是懊悔归懊悔楚玉并没有停手的意图她实在等不及了就算要在这里多滞留一些时日也要等手环拿到手再说。
  
      桓远的嘴角微微翘起他朝楚玉低了一下头道:“在下倒是有法子只是还得先请公主赎罪。”
  
      他什么都没说便先说赎罪楚玉便知道他后面一定有什么玄机这个时候不管桓远有什么罪过她也懒得去追究只随意挥了挥手道:“你说吧。”
  
      桓远垂敛眼眸低声道:“我瞒着公主做了一件事。先前公主使人往各地安顿家宅的时候我暗里多派了数人另在别处有安家。”
  
      虽然楚玉对他可以说是十分宽容和信任了可是要说桓远就此死心塌地将前途完全赌在她的信任和宽容上那也实在不可能因此掌握到了实权后桓远小心翼翼地做了一件事便是假如有一日楚玉翻脸那么他已经给自己留下来了完善的退路。
  
      从买通人手方便出逃到出逃的路线以及安家的地点在悄无声息间已经安排停当这并非楚玉所亲自安排的因而越捷飞无从得知也在上回刘子业铲除她的狡兔三窟时没能挖掘出桓远的后路。
  
      桓远低声说完全部便不再言语两人之间再一次陷入可怕的沉默。
  
      过了许久楚玉才把手炉抱进怀里反复摩挲着凉的手指轻声问:“为什么告诉我呢?”这件事她之前被瞒着假如桓远不说她今后也不会现他倘若想脱身也可以自己独自一人离开他其实完全没有必要告诉她这些。
  
      桓远有些茫然地摇摇头他一直垂敛着眼眸不去看楚玉也不去想象她现在的表情。
  
      这已经是他最后的底牌此时全部交了出来等于将自己的生命以献祭的姿态完全奉上倘若楚玉因此要处置他他完全反抗不了完全抵挡不了。
  
      “为什么?”桓远喃喃地道“也许是我想要信你吧?”
  
      他给自己留后路的安排源自于对楚玉没办法完全信任可是看到方才她认真苦恼的神态她真切忧心的眼眸他忽然间强烈不忍起来竟然鬼使神差地将自己苦心的安排和盘托出说完之后他也竟然没有后悔。
  
      楚玉放下手炉。
  
      觉她的动作桓远终于忍不住抬起来眼帘但是楚玉却将脸别向一旁她的声音里有着细弱的颤抖:“谢谢你愿意相信我。”
  
      对于楚玉而言桓远留后路的做法根本就无可厚非她脑海里并不存在主从之间需要完全服从坦诚的概念可是桓远最后的坦白这分量却重得让她不能忽视。
  
      不仅仅是因为正好解除了她的燃眉之急她知道桓远这一坦白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他完全地袒露在她面前她随时可以伤害他他却不能反抗抵挡。
  
      不同于年纪小的流桑也不同于没那么多心思的阿蛮更不同于不在乎是否依附他人卑微存活的柳色桓远的骄傲楚玉是见识过的她也知道他有多么的渴望自由他曾经受过侮辱和伤害他思路严密个性谨慎不容易轻信人也绝少这样毫无防备。
  
      但是他现在退让到了这么一步。
  
      在这个世上在这个人身上彻底的信任有多么可贵。
  
      楚玉从来不认为别人为她付出什么是理所当然的当有人真心地对待她她也会感受到并记在心里。桓远这份心意沉重得难以想象让楚玉的鼻子钻进一种酸疼的刺痛。
  
      积累下来她已经亏欠他太多了。
  
      既然有桓远的后路支持楚玉也便放心许多她纵然是立即消失其他人也可托付给桓远。只是如此一来她欠下的更多并且永远都偿还不了。
  
      接着便迎来了第二天。
  
      鸿门宴。
  
      习惯性泪奔求包月推荐票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