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凤囚凰 > 第一百九十九章 山有草木兮 上
    楚玉低下头将脸用力埋进冰冷的湿手巾里冷水的寒意穿透肌肤直达大脑让她稍稍振作了一些。
  
      三天没有休息大量透支了她的体力和精力但是奇怪的是楚玉一直睡不着她曾经很努力地想让自己休息一会可是才闭上眼睛不几秒就好像被什么催逼着一般睁开来。
  
      放下手巾楚玉转头望向天如镜。
  
      天如镜和她一样三天没睡比楚玉更糟糕的是他三天来没有吃半点东西只喝过少许清水每当他支撑不住要失去意识的时候楚玉都会趁着他迷糊时问手环的使用方法希望能趁着他神志不清时套出来但是每当问及关键的时候天如镜都会适时清醒又恢复闭口不言的状态。
  
      两人互相对视精力的消耗让他们已经做不出别的表情只面无表情地看着彼此目光幽冷而空洞仿佛两只孤伶伶的鬼魂。
  
      天如镜全身的骨头都仿佛在凄厉的叫嚣脑子里好像有人拿着大锤用力敲打出巨大的令耳朵轰鸣的声响视野范围变得很狭窄看着楚玉便看不到周围其他的物件倘若稍稍偏转目光便又瞧不见楚玉了。
  
      他知道自己现在的状态很糟糕他没有尝试过这样长时间的困顿疲惫心志虽然犹可支持但是身体也许会先被击垮。可是……
  
      他专注的凝望着楚玉视野之中只有一小片圆形的范围是亮着的让他能看清楚楚玉的样貌周围尽是一片漆黑。只有聚集于她眉眼地那一块是明亮清透的她的眉梢累着恹恹地倦意目光却宛如凝固的冰块。
  
      虽然身体很是难过。但天如镜看着楚玉僵冷地神情面上飞快晃过一抹不易觉察的悲哀怜悯。
  
      慢慢地。他开启嘴唇张合几下却忽然现自己不出声音来喉咙里好像破败的风箱一般吹过空洞的风声。嘴唇到咽喉几乎都是干涩的。
  
      觉天如镜有要说话地意思楚玉连忙拿起来搁置一旁的白瓷茶杯走过去给他灌了一
  
      三日下来她的耐心已经被焦躁消磨干净最开始还能耐心将水杯放在天如镜唇边等他低头沾唇现在却是直接硬灌也不管天如镜是否喝下又或者会不会被呛着。
  
      冷水流入气管天如镜狼狈的咳嗽。剧烈得整个人都好像要被咳散一般可是楚玉却仅仅是一旁冷眼观看就好像在看三流电影一般的冷漠。
  
      只看了片刻。她便放下茶杯又从怀中取出手环。三天来不知道第几次端详研究。
  
      确定手环不会产生电流伤害她后。楚玉便没少把玩这东西她现在就算闭上眼睛。也能在脑海中描摹出手环的每一条弧线的形状宝石的大小以及最细微处的形态但是她始终无法使用。
  
      不是她地始终不是她的。
  
      焦灼和疲惫真是十分可怕的东西将她几乎要逼得疯狂只余下一点点清明记住最初地执念却已经没有多余的心力分给那些柔软地美好地情感。
  
      天如镜知道楚玉是怎么一回事并没有因为她的粗暴和冷漠愤怒只是越地悲哀怜悯。
  
      虽然被绑缚着的人是他可是他手中依然握着不败的底牌最先被逼迫到绝境的人反而是她。
  
      是他将她逼迫到这等境地的吗?
  
      如此想着天如镜剧烈的咳嗽之后终于总算又恢复了说话的能力他哑着嗓子慢慢地道:“……是不可能的你是不可能使用神物的。”
  
      这也是三天以来天如镜头一次主动跟楚玉说手环的事情楚玉冷冷抬起眼等他的下文。
  
      “想要使用此物必须得到现任执掌者的承认。”天如镜艰难地道之前呛着水他的气管中依旧火辣辣的每说一个字从肺部到咽喉都带动起一阵痛楚“又或者杀了我再等三年神物便自然无主听凭驱策。”
  
      他说的两个条件都极难达成手环的现任执掌者自然是天如镜他坚持了这么久又怎么可能愿意帮她?而三年光阴她更是等待不起。
  
      她可以晚三年再回家可是三年之后容止只怕已经化作一堆枯骨。
  
      楚玉没怀疑天如镜所言是否虚假这个时候他已经没有必要编造什么谎言来骗人纵然编造也不会提出杀死他这种自寻死路的办法。想了一会儿她静静地问:“你告诉我这些是为着什么?”
  
      这三日来她已经费尽口舌就连那所谓的天书不过是历史记载这件事也一并说了目的无非便是希望软化天如镜那固执的心念可惜天如镜纵然是听了这些也没有如何动摇。
  
      他修炼了三天的如封似闭若非有所图谋没必要在这个时候破功。
  
      天如镜垂下眼帘他的声音很轻轻得像是淡薄浮云上飘过的微风:“我想了三日想通了一件事你最初应当不是为了容止而来的以容止的智计不该是用这等手段也不会让你出面你挟持我最初应是为了另一件事。”
  
      楚玉面无表情道:“你说的不错我确实并非为了容止。”她原本是为了自己可是现在容止的昏迷已经让她改变了第一目标。
  
      既然被看出来了也没有什么隐瞒的必要。天如镜没有看楚玉他依旧看着地面低声道:“那与容止是不相干的是吗?”
  
      “是。”
  
      “你想从此间脱身?”
  
      “是。”
  
      “远走他方?”
  
      “是。”
  
      “再不回来?”
  
      “是。”
  
      “平淡度日?”
  
      “是。”
  
      “倘若我应允你这个你是否愿意放弃容止?”
  
      楚玉险些惯性地脱口而出“是”好容易艰难地咽回去但是不可否认天如镜所说的对她而言拥有莫大的诱惑力就算是细细思索之后她也很有答应的冲动。
  
      天如镜看着他慢慢地道:“我想过了你是否活着对大局的影响并不大但是容止活着却足以改变天下大势。”
  
      两厢比较楚玉的危险性简直可以忽略不计。
  
      天如镜自己知道楚玉对他所说的话并非全无影响听到那历史记载之说与其说是震动不如说是让他悄悄地松了口气:他终于有了能让楚玉活下去的理由。
  
      大不了等过了二十年他走遍天下修改所有的史书让所谓历史变得和手环中的记载一模一样按照楚玉的说法这也未尝不可。
  
      虽然辛苦一些但是至少能保全她。
  
      带着一丝恳求他望着楚玉:“我已经让步所以你也退让一步吧。”
  
      他认输。
  
      他低头。
  
      他屈服。
  
      他退让。
  
      不是为了容止不是为了他自己也不是为了任何人只是为了她。
  
      他也从来没有想过竟然会有这一日他珍惜一个人过自己最后甚至压倒从小到大竖立的信念和执着令他做出这样的后退。
  
      他退的这一步看上去很小很小但却是从未有过的。
  
      继续僵持下去最先崩溃的人将会是楚玉。
  
      他终于还是不忍心。
  
      三天不眠不休无食少水并没有击倒他可是他却在她冷凝绝望的眼眸底败下阵来。
  
      看着楚玉怀疑审视的目光知道她疑心他有所图谋天如镜苦涩一笑。
  
      他终于认输终于低头终于屈服终于退让却并不是为了自身而是缘于她永远不会知道的理由。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这是世界上最深的寂寞和绝望——我就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越人歌》
  
      这算是中国古代最古老的情歌春秋时楚王子子皙被封鄂君乘舟泛洞庭打浆的越女爱慕他用越语唱了一歌便是这一。
  
      大概意思是山上有树木树木上有树枝这谁都知道但是我爱慕着你你却不会晓得。
  
      我很喜欢这两句中忧伤的意味。
  
      求包月推荐票
  
      女频界面下封面下有投包月推荐票标志起点女频包月用户在登录状态下点击即可。假如是从主站进来的点击封面下部那个红色的女频作品标志转入女频页面拜谢。
  
      木有包月推荐票地话那就给两章推荐票票吧谢!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