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凤囚凰 > 二百零二章 失之以毫厘
    他……听到了。
  
      容止静静地张着眼望着上方的虚空他性子素来沉定自持少有如此沉不住气的时候方才楚玉尚未离开屋内只转过身去他便忍不住睁眼来这在别人也许不过是些许小事可是在他而言却是极大的失态。
  
      他脑海里一遍又一遍回响着方才楚玉所说的话心中已是一片惊愕惊愕得甚至分不清楚自己究竟在为了什么而震惊惯常明晰的心思此时竟混乱成一团好像潮水波涛澎湃不可抵御。
  
      但是他还是克制住了自己没有在楚玉转身之前“醒来”更没有在她转身之后叫住她。
  
      就如同是汹涌澎湃的潮水不管多么的激烈暴戾却遇上更为坚固强韧的高大堤坝一分一毫都动摇不得。
  
      他曾对人说为谋用计者要掌控住自己的心态不能沉迷于阴谋诡道之中可是他却隐下了一点未说:掌握得太过强硬稳固了也便失了寻常的人性。
  
      若连自己的感情思绪都能完全以理性掌控人生之中没有意外也没有悲喜这是何等的可怖又是何等的可怕?
  
      容止知道这样不好可是他已经不是小孩子人生的观念和信条都已经固定成型兼之他自己也没有改变的意图便一直这么下来。
  
      纵然是有花错先告知他生的变动再来是楚玉以为他昏迷将心中最大秘密说出来这接二连三的冲击性消息也不过是让他心神震荡惊愕有加。可是要说是感动却还尚且不及。
  
      楚玉并不是第一个待他好的人倘若每个人对他好。他都要感动一番那么容止也不会是今日的容止了。
  
      只不过……
  
      容止微微颦眉。…他秀丽地眉梢原本婉约柔和却因为瘦削而显出来一点儿料峭的锋芒每稍一动作便仿似轻轻地飞出一刀:“楚玉楚……玉……吗?”
  
      他有些无意识地念着这个名字。从前只不过是一个人的寻常代号可是此时念起来每一个音调带起微微地气流都仿佛缓慢震荡起来什么。
  
      一直盘桓在胸口的那只强大地无所不在的掌控着一切的钢铁手腕在这一刻产生了细细的裂纹。很细小很微不足道甚至觉察不出来可是确实实在在是产生了。
  
      容止有一些些惘然的无错。不知道该如何处置这份奇异地震动思索片刻。最后还是决定暂且压下。楚玉的事情可以容后再想现在需要优先考量的。则是因为这一变故对他所布置计划的影响。
  
      依花错所说的情形他约莫不必通过自己的安排便可获救可是如此一来……他的计划是在楚玉不能成功他让花错将手环取来还给天如镜的基础上进行的可是观花错方才地神情对楚玉的此举十分乐意大约会暂缓出手等天如镜救治他之后再行打算。
  
      而在此之后……
  
      容止静静躺在床上有条不紊地梳理着一条又一条的线索反溯每一处安排过了许久他露出一抹无奈地笑容:“花错……”
  
      他轻声开口但是没人回应。
  
      花错不在。
  
      抿了一下嘴唇容止慢慢蓄积全身的力量支撑着自己坐起来想要走下床去:有一个关节可能会出差错花错他……
  
      他这一睡去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来即便是得天如镜救治也不一定能够立即苏醒倘若醒来得晚了一些便来不及了。
  
      一定要提前制止……
  
      他地身体已经是强弩之末纵然有一些作伪地意味存在其中但也是他以自身钢铁意志强行抢过来的时间若是换了旁人只怕早就支持不住。
  
      才坐起来容止便只觉得胸中血气翻滚一片漆黑地无力将他整个人罩住片刻后喉间涌上来一抹甜意。
  
      他想要张口呼唤可是嗓子里却不出声音他想要下床留下只字片语可是全身的力量都被瞬间抽离。就只差那么一步他总是与成功失之毫厘四年前是这样如今也是这样。虽说人生总是由一个意外和另一个意外组成可是生在他身上的意外未免太多了一些。
  
      身体失去了重量周身轻若鸿毛好像在天上飘飞但背后却撞上了床铺震得鲜血涌出口角。
  
      容止知道自己的身体已经到了极限这回是真的到达了极限本来他至少还可以再多维持一日半日的清醒但是今天听到的事极大的震荡了他的心神令他强自维持的身体提前崩溃。
  
      有一些无奈的他露出一抹嘲讽的笑容也不知道是在嘲笑什么苍白嘴角边染上点点鲜红显得煞是刺眼。
  
      也罢人算不如天算。
  
      愿赌总要服输。
  
      在这静悄悄的屋子里柔软的芬芳香气中以此处为中心无形的波涛失去了掌控的那只手四处激荡奔流着越来越汹涌越来越奔放很快便要脱去轨迹。
  
      容止缓缓合上眼帘。
  
      楚玉自己整理一下回到天如镜所在的房屋中时屋子里四个人正在一言不地面面相觑。
  
      一方是桓远和花错一方是天如镜和越捷飞。
  
      看到天如镜脑袋上的小辫消失无踪又重新整齐地梳成髻楚玉暗暗惋惜。
  
      越捷飞十分愤怒的瞪着桓远花错二人见楚玉进来立即便调转了炮口:“公主我们是真心念着旧情才喝下你的酒你竟然如此算计我们!”
  
      楚玉与天如镜僵持的三日内越捷飞一直都关押在隔壁房间里每天灌加足了分量迷药的参汤迷药是为了确保他不醒参汤则是确保他不饿死现在看来他虽然昏迷了三日但气色却比天如镜要好上得多。
  
      面对越捷飞的指责楚玉微微一笑道:“不错我就是算计你们来着了怎么就准你们坑我不准我反坑回去?”她直言承认噎得越捷飞无话可说接着便转向桓远。“你来了。”
  
      之前她与天如镜达成协定的时候桓远不在是去料理府内其他事务以及稍作休息去了方才得知楚玉从屋子里走出来料想有了结果便急忙赶来顺便放了越捷飞。
  
      越捷飞被关了三日不仅大量喂药还用绳索结实绑缚身体里残留大量迷药手足酸软不说还因为长时间捆绑导致血脉不通纵然此时放了他也不怕他翻出浪来。
  
      桓远看着楚玉的眼神有些探询他走之前天如镜还是一副顽石的模样怎么才不过两个时辰功夫便一下子答应下来了?她究竟做了什么才令天如镜改变主意的?
  
      但是观楚玉神情似乎并没有解释的意思他也不好紧迫逼问。
  
      其他的人都可以不予理会楚玉深吸一口气望向天如镜:“你怎么样方便现在就开始吗?”
  
      开始救容止。
  
      天如镜微微地点了点头。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