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凤囚凰 > 二百零三章 命运由天定
    再度回到容止床前楚玉身边多了一个天如镜两人都各自休息了两个时辰让天如镜养了会精神才总算是开始了。
  
      令照料容止的小厮下去卧房内便只剩下三个人。
  
      天如镜面上没有表情他看了一会容止随后转头对楚玉道:“虽然我出手救他但也须有言在先他的身子亏损太过能不能醒过来还要看他自己的造化。”
  
      他这话就好像医院里医生在进行有危险的大手术之前让病人家属签字生死由命楚玉闻言愣了一下随即咬牙道:“你就不要废话了尽人事听天命这个道理我也不是不知道。”都已经到了这个时候她难道还要说不救我们换家医院?
  
      楚玉倒不会怀疑天如镜拿这个来骗她她现在已经把手环交还给了天如镜倘若天如镜有心毁约现在转身就走她也奈何不得他这个时候天如镜肯留下来便是他信用的表现了。
  
      天如镜低头按了下手环原本看起来好像严密无缝的手环上立即浮起来一块指甲盖大小的正方形凸起仔细一看竟然是一个开口的盖子天如镜手指一动便将那银色的金属盖子掀开随即微转手腕从中倒出来两粒绿豆大小的白色药丸。
  
      楚玉看他走上前去弯腰将药丸塞入容止口中感觉十分不可思议:“就这样便可以了?”
  
      天如镜淡淡道:“自然不止你当知晓我师父对他的禁制岂止只是单纯的限制他的体力?但是这是要的一节昔日他吃下衰竭身体地毒药。算是他身体虚弱至今的祸这一粒正好是解药只不过……”
  
      楚玉听他的解说。原本有些放下心来但是听他又补上一句“只不过”。忽然又被吊起在半空:“只不过什么?”至于那句“你也知晓”指地是什么她虽有些好奇但不方便询问。
  
      天如镜慢吞吞地道:“其一师父虽然给人吃过毒药却从未用过解药。虽然此间有标注是解药但是已经过了这么久能不能解我也拿不准。”
  
      楚玉心说你拿不准的药还来给人吃她压着怒意道:“不能找个猫狗什么地来试验么?”好歹先看看效果吧?
  
      听出她言语中的不满天如镜目光微微黯然低声道:“毒药是先辈留下来的已经用光了。也没有配置的方子。”当初天如月给容止吃的毒药是最后一粒倒是解药剩下来不少。所以他方才考虑到容止身体衰败了这么久用上两份解药也许效果会好一些。
  
      楚玉听着他地话。捕捉到一点不对劲。她仔细想了想忽然想起一事。陡然色变道:“你说是先辈留下来的先了多少辈?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天如镜不隐瞒地道:“至少二百多年祖师在得到这神物之前药便已经藏在其中。”
  
      听到他这话楚玉的心整个儿都凉了:二百多年!正常药物保质期三五年就算长的了这个药竟然经放置了过两百年也许还不止这么些时间说不定之前还度过了漫长的几百年……天知道变质成什么样了!
  
      楚玉开始努力回想天如镜拿出来的药丸有没有长绿毛什么的虽然刚才看似是雪白无暇但是万一她看走眼了呢?
  
      就算手环是高科技产物这里面的药也应该是高科技药但是再怎么强大也架不住几百年几百年地放置吧总会过期的。
  
      这种过期的药她怎么能放心让容止吃下?
  
      楚玉正要开口责问忽然又苦笑一下顿住:就算天如镜事前告诉了她这件事她又能怎么样?就算明知道这药是过期地她也不得不让容止服用因为没有别的办法。
  
      现在只能期待既然毒药是能挥作用地那么相对地解药也挥其应有的药效吧。
  
      天如镜喂完了药重新站起来静静等待着楚玉不知道他下一步要做什么也跟着等待足足等了大约半个时辰才终于有了点动静:容止地身体动了动随即嘴一张呕出微微乌的鲜血两口之后血的颜色恢复正常但是他嘴里却好像开了个专门往外冒血的涌泉嘴唇间涌出来的红色液体一直没停下来。
  
      一口两口三四口五口六口七八口……只不过片刻功夫容止吐出来的血便染红了半张床铺好好一张床弄得像是谋杀现场甚至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楚玉看到这幅情形一下子吓呆了过了好一会儿她才艰难地挣扎反应过来三步并作两步地冲上去想碰碰容止却又怕把他给碰坏了只有回头揪住天如镜的衣领切齿地问道:“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容止他怎么了?”
  
      天如镜也有些吃惊他抿着嘴唇目光似是在忍耐着什么一字不说。
  
      看到容止吐血他竟然暗暗地有些幸灾乐祸的心思虽然他并没有在其中动手脚可是能让容止吃一些苦头总是让他心里高兴。
  
      这是不对的他不该因为一个人的死活而轻易牵动心神可是凡是牵扯到楚玉他便很容易乱了方寸失了平常心。
  
      对上楚玉焦虑的眼眸天如镜的好心情顿时荡然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波又一波的酸楚。两人对视了好一会儿天如镜别过视线垂目道:“我也不知。”他没有给人解过毒天如月虽然拿活人做过试验但是每一个吃下解药的人都死了。
  
      这些他自然是不会告诉楚玉的。
  
      也许容止命大能活下来也许容止撑不过这一关。
  
      假如真的有天意存在那么他将容止的命运交给上天来决定。
  
      听天由命这是最不负责任也是最容易心安的做法——
  
      听天由命。
  
      楚玉心底也浮现了这么个词片刻后她忍不住有点儿讽刺的笑起来:容止应该是最讨厌这个词的吧?
  
      这时候看过去容止那被鲜血染红的嘴唇似乎形成了个嘲笑的弧度。
  
      推荐票好少……今天提早写完完……大家多给点推荐票吧洒泪鞠躬……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