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凤囚凰 > 二百零四章 名侦探容止
    吐啊吐啊的终于停下来了。
  
      眼看着容止几乎把身体里大半的鲜血都吐出来后终于停止了这种可怕的行为、
  
      楚玉伸手探一下他的状态却惊喜的现吐出来那么多血后他的呼吸和心跳居然都稍微增强了一些不再像先前那样断断续续仿佛随时会停止。
  
      一瞬间楚玉觉得先前的所有担忧都值得了整个屋子里仿佛开满了芬芳的花她转头笑望向天如镜:“想不到还是有效的。”那解药真强悍过期了这么久还能挥作用。
  
      与楚玉不同的是天如镜有些微微的失望虽然他并没有打算存心害死容止但是眼看着容止从鬼门关捞回一条命来他还是有些微的不顺。
  
      这细微的心绪被他面无表情地压下:“是的。”也许并不光是药的缘故容止能支撑下来与他意志坚定也许不无关系先前那些用药的全都死了唯独他一人活了下来而这些人中服下解药之时要数容止身体状态最为孱弱。
  
      就连他师父天如月也曾私下对他说过容止的心志坚如钢铁不可摧折倘若容止不是敌人倘若他能早些年遇到容止并收他为徒只怕如今继承手环的人是容止而不是他。
  
      眼看容止看起来不像是马上要死的样子了楚玉也松了口气随口询问起天如镜毒药的细节:“那毒药和解药在别人身上都产生了什么效果?”她原本想问那毒药对容止究竟产生了什么作用但是事关容止原来的山阴公主不可能不知道容止前后的变化。所以楚玉只能旁敲侧击来探询。
  
      天如镜不疑有他直言答道:“与容止差不太多只不过药在每个人身上的作用程度不同。容止地身体似是最能抵抗药性别的人吃下药后。除了体力衰竭之外年岁至少缩减十五岁只有他才不过缩减了四五岁的模样。而吃了解药之后其他人虽然都死去了但都是以恢复原来地年岁的姿态死去。…也只有容止没什么改变。”
  
      柯柯南?
  
      楚玉脑海中瞬间就浮现了一部漫画地名字漫画的主角是个少年侦探被一神秘组织灌了毒药没有死却变成了小孩……
  
      当然这时候不是回味漫画的时候楚玉的惊愕只在脑海中一晃而过便立即投放到了眼前:“这样就结了?是否还要做什么?”
  
      “自然不止。”天如镜淡淡道顿了一会儿。他有点儿不情愿地道“你先睡在容止身边。”
  
      啊?
  
      睡?
  
      因为之前有了柯南的前例楚玉顿时又产生了其他地联想。她中学时代除了大量的漫画外还看过些批量制造的三流武侠小说。小说中男主角中了毒。没有解药都是靠着跟女主角(或女二女三)ooxx才解除的生命危机。
  
      好歹是高科技产品。容止的解药该不会也这么……吧?
  
      心中不太情愿楚玉也没有动弹身体天如镜有些奇怪道:“你怎么还不上床?不想救容止了?”
  
      楚玉咬了咬牙道:“难道就只有这个法子?”
  
      天如镜有些奇怪道:“你若是想救到这一步便收手我也不介意。”这法子并不为难她为何满面不情愿之色?想了想他又安慰道“你不必忧心不会死人的。”
  
      竟然……有可能激烈到联想到死亡吗?
  
      楚玉的脸色红了又白以她这具身体原来的身份ooxx不过是常事但是她却是第一回啊而且还是由她去主动ooxx一个昏迷的人……又心理交战许久楚玉才艰难应道:“假如一定要这样那就这样吧!”
  
      顿了顿她问道:“能不能呃你能不能转过头去?”虽然下定了决心她还是不太习惯有人在旁边看着。
  
      天如镜道:“我不看着怎么行?”
  
      ……居然居然还要现场指导么?
  
      楚玉有点欲哭无泪涨红着脸道:“可是我不习惯啊。”话还没出口她便陡然想起来天如镜未免也太平静了而他们方才也始终没有指出来究竟具体要怎么救治假如是用ooxx来救人纵然天如镜如何地冷静然也不会这么镇定吧?
  
      心念一动她便问道:“你究竟打算怎么救人?我睡在他身边后要做什么?”
  
      天如镜道:“你睡下就好其他的事情交给我即可。”
  
      听他言语中的意思似乎不是让她去ooxx容止昏迷地身体楚玉心中大大松了口气她让人进屋清理了下染了半床血的被褥换上了新地干净地稍稍把容止的身体往床地一侧挪了一些便躺在他身旁。
  
      天如镜戴着手环的那只手平举宝石顿时射出一束散的蓝光将两个人一齐笼罩住。
  
      在蓝光之中楚玉没有任何不适虽然不知道这是做什么的但在这光芒之中她渐渐平静下来……
  
      容止还是活了下来虚弱苍白的外表下以一种强硬而坚韧的姿态保存了一线生机。
  
      他的呼吸心跳增强了一些体温也在慢慢回升但是只有一点只有一个小小的问题:他一直一直没有醒来。
  
      他好像中了睡眠的魔法就那样苍白而沉静地安睡着不知道是否在等待公主的亲吻。
  
      不苏醒但也不死去。
  
      就好像时间的光轮独独在他身上停留息止。
  
      容止停了下来楚玉停了下来公主府也停了下来。
  
      地道已经挖通到外苑的边缘只需要再朝上方挖个五六丈便能够通向外界但是楚玉却不知道现在该不该走假如她离开便是一定要带着容止走的可是带走了他应该如何照料?现在容止的生命每天就用药材吊着他昏迷前曾经开出养气养身的方子现在那些药材全都用在了他的身上假如离开了公主府虽说不至于立即断药但是少了公主府财力和权势的支撑她哪里去找那些源源不断的药材?
  
      因此曾经的脱身计划因为意料之外的事情不得不搁浅下来。
  
      容止昏迷后的第二日夜里天气骤然变冷建康城内降下了今年第一场冬雪纤柔而轻盈的雪花自墨蓝苍穹上飘摇而下映着月光点缀深沉的夜色给地面笼罩上一层晶莹的霜雪银白。
  
      而沐雪园此刻也沐着雪花静静地静静静地仿佛随着它的主人一并沉沉睡下只不时有雪花簇簇落下的声响那么静瑟也那么的幽远。
  
      而公主府外一条无人的巷子里沐着深沉的夜色与飘零而下的雪花一袭红影飞快地踏雪而行乍一看去好似须臾掠过的红色流星只留下虚幻不真的残影伴随着飞溅的冰雪碎屑薄薄一层雪地上留下来串浅浅的足印。
  
      那条红影一直疾奔到一栋宅院外才停下脚步站定之后望着门上的牌匾楚园两个字依旧飘逸飞扬但是牌匾上的漆已经有少许脱落已经不复昔日气象。
  
      这里早已经被荒废弃置却被拿来做了他用。
  
      花错只在门口略一停顿抖落衣衫和髻的冰凉雪珠才踏足步入走入竹林之中他不意外地看到了那背对着他的身穿斗篷的身影。
  
      唔这章的标题是一时起意的恶搞大家不要当真哈
  
      顺便继续求推荐票票大家投几张推荐票吧
  
      刚才有读者说被标题雷到了……雷过之后不要忘记投推荐票哈o()o…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