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凤囚凰 > 二百一十三章 今朝香如故
    墨香掀开斗篷时楚玉一行人几乎都呆住了。这个在他们认知中早已死去的人此刻却又活生生地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纵然形容憔悴容貌损毁甚至神态也与从前大不相同可是他们还是能辨认出来这是墨香。
  
      这确确实实就是墨香。
  
      雪地里好像有幽婉的暗香如丝如缕地扩散开来。
  
      流桑喃喃道:“那个好像是墨香哥哥啊……他不是死了吗?”说着他自己抖了一下“难道是鬼?”
  
      楚玉瞧见墨香略一错愕旋即有所领悟笑了起来。
  
      花错在墨香掀开斗篷前就知道了来人的身份可是看到墨香现在的形容面上登时浮现愧疚之色。
  
      楚玉所能想到的桓远自然也想通了不少他心中浮现被欺骗的怒意目光锐利地望着容止道:“容止你是不是该给个解释?”
  
      容止没有回他甚至没有朝他瞥一眼只一直凝视墨香墨香掀开斗篷便缓慢低下身想要行礼他的行动似是极为不便连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做起来都好似千难万难。
  
      容止这回终于没有继续靠着马车他轻轻往前踏了一步扶住正要下拜的墨香低声道:“苦了你了。”
  
      纵然没有人跟他细说前后他也能大致猜出来事情的经过:他让墨香负责执行他的计划但是因为楚玉所做决定产生的意外导致花错的想法改变为了制止墨香花错将墨香囚禁了起来。并摧毁了他一切与部属联系地途径但墨香还是想方设法逃了出去并直往江陵找到于文。也就是宇文雄向他请求武力增援。以应付因为花错胡乱插手而产生的乱局。
  
      虽然只带了一百人但是这一百人个个都是娴熟弓马惯于厮杀的猛士马上马下皆可杀人纵然是在千军万马之中亦可如利箭般突围。…
  
      江陵那边墨香请出来宇文雄。让他们赶来建康而楚玉等人此时正遭受到宗越地追击正好赶上给他们解围。
  
      这一遭的功劳却是要算在墨香身上。
  
      容止猜地与事实几乎相差无几只是少了些细节:墨香被花错打晕后便被他关在建康城一座空宅子里雇了人看守着他墨香不似花错那样身具武力他想尽办法逃出囚牢后。现已经失去了与部属联系的渠道不得以只有一个人只身前往江陵求救他先天体质柔弱。身无分文这一路上吃了不少苦头。甚至还有歹人打上他美色的主意。为了自保他自毁容貌。历尽艰险方至江陵见到于文雄。
  
      而赶来建康的途中虽然宇文雄见他身上带伤劝他不要同行但是墨香还是以他在比较容易判断局势的理由坚持一道前往一路折腾又让他受了不少罪但是不管多么痛苦吃力墨香却咬紧牙关从不叫喊完全没有拖慢黑骑地行进度硬是以孱弱的身躯支撑过了这段路途。
  
      几日来他已赢得了宇文雄以及一百黑骑的敬意。
  
      墨香吃的苦受的罪他不打算说容止也不打算问他扶起来墨香后那双足以夺去人心志的眼眸看了他一会儿便放开他后退两步。
  
      接着容止抬起双手正了正衣衫弯下腰端端正正地朝墨香做了一揖。
  
      墨香挨饿受冻时并没有后悔他自毁容貌时也不曾迟疑可是面对容止这一礼他却忽然慌乱失措起来连忙想躲开容止正前方但是他的肩膀被身后伸来的一双大手稳稳地固定住硬是让他受了这一礼。
  
      一直等容止重新直起腰来宇文雄才放开墨香道:“这是公子的心意你受得起这一礼不须避开。”
  
      纵然宇文雄这么说墨香依旧惴惴道:“但是我还是没办成公子交代地事……”
  
      容止轻笑着打断他道:“墨香成事在天非你之过。”
  
      几乎在同时站在三四丈开外的楚玉轻笑一声伸肘捅了捅桓远:“哎你可有觉察到那家伙方才行礼的样子很有你地几分架势呢?”桓远一直是这样端方严谨礼数周到的样子却不料今天能在容止身上看到相似地动作。
  
      虽然还散着头只正了衣没有正冠但是这对平素居高临下地容止而言已经是极大的诚意了。
  
      桓远见楚玉还笑得出来忍不住讶然道:“公……”主字还没吐出口他便见楚玉明媚地眼眸带点警示意味的眯了一下随即想起来正确的称呼涨红了脸蚊子叫了一声:“楚……玉。”
  
      顿了一下他说话才恢复正常:“墨香诈死该是容止授意你怎的好似并不生气?”
  
      楚玉偏头想了想笑道:“我生什么气?”
  
      楚玉没有气桓远心中却有他几乎忍不住要脱口而出质问:“你就这么喜欢他?喜欢到什么都可以不在乎?”但是他有直觉地感到自己没有立场这么问只闭口不言面色微沉。
  
      见桓远有点变了脸色楚玉心说不逗他了又笑了笑道:“其实我心里早就隐约知道容止手里拿着什么我不知道的倚仗但那是什么我却不怎么晓得今日总算是略知一二。”
  
      楚玉偏过头看着依旧对墨香说话的容止神情晃过一丝恍惚低声道:“我是怎么打算的你待会便会晓得了。容止对墨香说完话便让宇文雄率众退至一旁他迈开脚步来到楚玉跟前道:“公主能否借一步说话?”
  
      楚玉却没有像对桓远那样纠正他的称呼只淡淡道:“有什么事便在这里说吧。”
  
      容止一笑道:“那也无妨。”说罢他也像方才对墨香那样对楚玉端端正正地做了一揖。
  
      楚玉懒得避开只冷笑道:“你拜我作甚?我又没有像墨香那样诈死顺便还请援军来给你解了围。”
  
      容止抿了抿嘴唇笑道:“那时候我听见了。”
  
      “什么?”他没头没尾的来这么一句让楚玉有些摸不着头脑。
  
      容止静静道:“一千五百年。”她最大的秘密。
  
      楚玉当即色变:“你装睡的!?”
  
      “是。”
  
      楚玉面色变幻不定咬了咬牙道:“……我们借一步说话。”
  
      不好意思今天出去逛了半天街回来的时候累惨了腿抽筋趴下了……
  
      马上就要进入摊牌阶段求包月推荐票
  
      投票方法
  
      女频界面下封面下有投包月推荐票标志起点女频包月用户在登录状态下点击即可。假如是从主站进来的点击封面下部那个红色的女频作品标志转入女频页面拜谢。
  
      顺便给朋友pk的小说求pk票:
  
      《皇家幼儿园》作者:玄色书号:1o53978
  
      残害祖国花朵从皇家幼儿园开始。
  
      大家投完pk票不要忘记把包月推荐票留给我哦o(
  
  
  
99uu娱乐